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平议“修正资本主义”

人气: 45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9日讯】当今时不时出现的金融风暴,根源其实是芸芸众生“不诚信”、破坏市场伦理,而政府没尽其维护市场规矩、疏忽监理、没扮演好其角色,甚至官商勾结、黑白两道挂勾所致,但世人却是责怪资本主义自由市场

在二00八年的金融海啸出现,以及接踵而来的全球性经济恐慌,“自由市场是祸首”的声音响彻云霄,而自由市场或自由经济往往与“自由放任”划上等号,也是“资本主义”的同义词。其远祖被认为是亚当.史密斯这位有“经济学之父”美名的苏格兰人,由于他的名著《原富》(较为人熟知的中译名是《国富论》这个并不合适的书名,原文是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中,“不可见之手”带引出“市场机能”的无限威力,在自由市场中,经由“价格”这只“无形手”(不可见之手)的指引,私利和公益就能妥善调和,各国(或人类)的财富就可增进,全人类的生活福祉也顺势提升。

二百多年来,自由市场理念被认为是主流,也被认为就是实行资本主义。概括地说,全人类的福祉的确是增进了,绝大多数地区跳脱了“贫穷的陷阱”,不过,像非洲还有许多“赤贫”(绝对贫穷)的地方,而即使是富裕的先进发达国家,其内部“贫富不均”的现象一直以来被诟病。到二十世纪末,竟然演变为“中产阶级的消失”和“M型社会”、“百分之一富者VS.百分之九十九贫苦者”的恐慌;也就是说,财富集中在少数资本家或企业家手中,甚至于被认为是经由剥削劳工和其他弱势者得到的,于是咒骂、攻击资本家和资本主义的言论,以及各种主义又纷纷出笼。

修正资本主义此起彼落

不过,纵然资本主义被如此的认定,甚至于有“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是最糟糕 的“经济制度”的说法,但“其他的制度更糟糕”,更是世人普遍的共识。于是,将资本主义“修正”就大为流行:有的是推动资本家或企业家做慈善、公益这种好事,而成立基金会作慈善事业更是成为一窝蜂,晚近“企业社会责任”(CSR)更成为显学。有的是创造出新名词,在“资本主义”之前加上一些形容词,如“裙带资本主义”、“放纵资本主义”、“超级资本主义”、“民主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等,二十一世纪的全球首富,比尔.盖兹,二00八年一月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年度盛会“世界经济论坛”演讲中,提出“创造性资本主义”(Creative Capitalism)应是很受瞩目的名词。

盖兹的“创造性资本主义”重点在“创造性”,因为他是高科技巨星,一生从事创新,乃想 在“纯粹资本主义”中加入一些诱因机制,在原先已有的“获利”诱因外,再用“表 扬”(recognition)这种“无形的名”来提升公司声誉,以吸引顾客和优秀员工。在盖兹眼里,资本主义以有效且可持续的方式运用“自利”这股力量,但只服务了那些有能力支付的人们,而慈善组织和政府帮助疏通我们对那些没有能力支付者所寄予的关爱,但在这些人的需要尚未获满足前,这类资源就已用罄,盖兹乃认为,我们需以一个更好的方式吸引创新者和企业参与此行动的制度,来快速改善穷人的生活,于是他提出“创造性资本主义”。

这个制度是由政府、企业和非营利组织共同努力以延伸“市场力量”触角,使更多公司能够赚钱或获得表扬,并改善世界不均现象。聪明的盖兹已猜到有人会质疑这种“市场导向社会改革”不可行,质疑把情操(或利他)和自利结合在一起,不但无法延伸市场触角,反会阻碍市场的扩展,于是他先下手为强,搬出资本主义之父、坚信自利对社会有大价值(即私利和公益相调和)的亚当.史密斯的最重要作品《道德情感论》(The Theory of Mornal Sentiments)中,关于人具有“利他心”来抵挡或有的质疑,盖兹更以微软在过去二十年从事的慈善行动,来证明他倡导的新制度是可行的。

如何看“创造性资本主义”?

如果只听盖兹感性和自信的演说,一时间绝对会受感动并认同盖兹,但真的可行吗?会不会产生不好的负作用呢?《时代》杂志专栏作家麦克.金斯利觉得“创造性资本主义”这个名词涵义不明确,而“在事业经营中纳入做 好事”,这种将道德层面和物质层面的好生活结合起来,“是否可行”以及“如何行”,更是重大议题,他在些许慌张不安下,乃公开征文,邀请素负名望的专家发表看法,结集成书在二00八年出版(中文译本《从贪婪到慈悲》),包括威廉.伊斯特利、维农.史密斯、盖瑞.贝克、罗伯.瑞奇、理察.波斯纳等认为传统的资本主义被误解,而应回到亚当.史密斯的世界,让政府做对的事并将该做的事做好,不要干预经济事务,如此一来兼具自私和利他心的自由人,就能在市场机能的引导下,做获利和慈善 两者兼得事务,也可在“自助、人助、互助、天助”下,让贫穷消失或不再出现。

其实,即便在政府做错事的当今世界,我们信手拈来就可得到例子,盖兹本人就是一例,而二十世纪的首富洛克斐勒更是很好的例子,他以“信任”(Trust,中译“托拉斯”)经营“品质标准”的产品(标准石油),将赚得的钱经营庞大的慈善事业,在饱受无情、长期的攻讦和谩骂下,洛克斐勒仍将其巨大财富大都用于慈善事业。他抱持着上帝使者之使命感,从事这项事业,发现其难度甚至比 经营企业有过之,也到处显现出人性丑陋面。一方面是各方贪求无厌的需索,一方面是多方冷言冷语的讽刺。无怪乎洛克斐勒会感慨说,巨富是巨大负担,是一项沉重责 任,不是大福就是大祸。

为了做好慈善事业,为免除受补助者的依赖性更深,洛克斐勒提倡“相对基金”理念,尊重专家意见,实施“普及性”社会福利。他在医疗和教育两类慈善事业上最有成就,所创设的医学研究所,研发出多项治愈严重传染病的药方并普及全球,而此研究所促成的洛克斐勒大学,也成为培育诺贝尔医学奖的温床。在教育方面,芝加哥大学这所名校的创办固然有名,但在基础教育,尤其是女性和黑人的普及教育上,更值得大书特书。由此两类慈善事业,可看出洛克斐勒具有“永续发展”的远见,也可窥知其不在求名,此由他一概谢绝用他的名字作为机构名称,更不出席各项落成典礼 等行为也可见端倪。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值得一提的是,洛克斐勒在行善时,极力避免让人养成依赖性,他在一九一一年 三月十七日曾写一封信给儿子约翰,就一则指责他吝啬、捐款不够多的新闻,以一则寓意“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的故事,来解释“我很少理会那些乞求钱来解决他们个人问题的理由,更能解释让我出钱比让我赚钱更令我紧张的原因”,该故事的寓意很简单:“一只动物要靠人类供给食物时,它的机智就会被取走,接着它就麻烦了。同样的情形也适用于人类,如果你想使一个人残废,只要给他一对枴杖再等上几个月就能达到目的;换句话说,如果在一定时间内你给一个人免费的午餐,他就会养成不劳而获的习惯。别忘了,每个人在娘胎里就开始有被‘照顾’的需求了。”

洛克斐勒告诉他的儿子说:“资助金钱是一种错误的帮助,它会使一个人失去节俭、勤奋的动力,而变得懒惰、不思进取、没有责任感。更为重要的是,当你施舍 一个人时,你就否定了他的尊严,你否定了他的尊严,你就抢走了他的命运,这在我看来是极不道德的。作为富人,我有责任成为造福于人类的使者,却不能成为制造懒人的始作俑者。任何一个人一旦养成习惯,不管是好或坏,习惯就一直占有了他。白吃午餐的习惯不会使一个人步向坦途,只能使他失去赢的机会。而勤奋工作却是唯一可靠的出路,工作是我们享受成功所支付的代价,财富与幸福要靠努力工作才能得到。”二00六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尤努斯(Muhammad Yunus)和其创办的穷人银行,所秉持的理念和实施方式,与洛克斐勒异曲同工,都要让穷人有尊严,不是给鱼吃,只养他一天,而是教穷人捕鱼的本领,供养他一生。即使要救济无力过活的穷人,也要保证能快速且直接交到当事人手上,绝对要避免层层移转,尤其更不能交由贫穷国家的腐败政府来负责。

至于类似盖兹所倡议吸引有理想、不计金钱报酬的优秀人才,从事造福穷人的科技创新工作,有最伟大科学家之称的爱因斯坦,可作为模范。他在一九三三年受聘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时,提出两个条件,其中之一是“要求低薪”,够生活之需就好,与另一伟大的发明家爱迪生正好相反,后者“自私自利”,每件发明都为了赚钱,对工人又极苛刻。虽然两者迥异,但对人类都有大贡献,重要的是,他们都在自由经济、资本主义的世界里。我们或许可以这样想像,如果爱迪生能有“利他心”,应该可对人类产生更大贡献。

在一个不受政府有形之手干预的自由市场里,坏产品很快会被淘汰,如果人人都自私、自利、贪婪,甚至于欺骗、狡诈,市场就会萎缩、甚至于消失。二00八年金融海啸就是“信用破产”,让金融市场崩溃的活例证,是“市场反扑”,怎可本末倒置的说“自由市场是祸首”呢?如果人人具利他心、善心,在自由市场顺利完善运作 下,应该不会有贫穷的问题!让我们午夜梦回扪心自问、从“心”提升吧!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8-06-19 11: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