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气: 244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0日讯】2017年1月11日,四川的老母亲彭广贞收到一条来自嘉州监狱的短信,她伤心不已——被冷冻4年多的儿子徐浪舟的遗体,于2017年1月10日被强行火化

2009年5月29日凌晨3点左右,四川成都,谢德清灵堂。突然,成都市大批防暴警察闯入,一百多人包围灵堂。他们大打出手,打伤谢德清的大儿子谢卫东,绑架走二儿子谢卫民,并强行将谢德清遗体抢走。第二天,谢德清遗体被强行火化

2006年,山东烟台居民徐承本在网上发表一篇文章,质疑被关押中的妻子被活摘器官而死。第二天,徐承本被捕;妻子贺秀玲的遗体也旋即被强行火化。

贺秀玲、谢德清、徐浪舟是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三位法轮功学员。中共为何要强行火化他们的遗体?

被推进太平间里的贺秀玲还有心跳

2004年3月11日,山东烟台市玉黄顶医院太平间。亲人看到躺在太平间里的贺秀玲,腰间绷带缠绕,而她的双眼还在流泪!在亲人的催促下,医生约半小时后带着心电图姗姗来迟。经测试,贺秀玲的心脏还在跳动,心电图测试纸跑出十几公分长……医生急忙撕碎心电图纸,慌慌张张地走了。

贺秀玲(明慧网)

贺秀玲,女,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村法轮功学员。因信仰“真、善、忍”,被烟台市南郊看守所迫害得奄奄一息。2004年3月8日,被送入烟台市毓璜顶医院(又叫专区医院)。3月11日,含冤离世。

11日当天,面对亲人怀疑太平间里的贺秀玲“还没死”,毓璜顶医院不作急救,只是回避。对于医院这样的行为,贺秀玲的丈夫徐承本怀疑:医院偷盗了她的肾脏,否则遗体上腰间为什么被包扎起来了呢?

事后,医院说,做过腰间穿刺,但看守所张队长说,没做穿刺。医院不让家属碰遗体。

据医生的说法,当天早晨7时45分死后就抬出了病房;而太平间管理尸体的人说,贺秀玲是9时多被送进来的。这1个多小时的时间差内,贺秀玲人在哪里呢?据说,动作麻利的医生摘取肾,只要10多分钟就可完成。

事后,警方欲出价10万元阻挠徐承本不再上诉,遭徐拒绝。

谢德清被绑架不到一个月离世 遗体呈中毒症状

谢德清,四川省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退休职工。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全身病痛不治而愈,身心健康,为单位节约了一大笔医药费。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原则,包括五套功法动作,对祛病健身有奇效。

因坚持信仰,2009年4月29日,谢德清被绑架到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迫害。

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四川省成都勘测设计院退休工程师谢德清,被劫持至“成都法制教育中心”不到一个月,便被迫害致死。(明慧网)

不到一个月,谢德清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伴有严重心绞痛。在这种情况下,洗脑班将其扔回家。

回家仅4天,谢德清含冤离世。

离世前,谢德清曾艰难地说,新津洗脑班强制送他到医院作所谓身体检查,并给他注射了不明药物;(之后)10多天内,他水食难进。谢德清离世时,双手变黑,遗体也随后逐渐变黑,呈明显中毒症状。

不明药物、精神病药物是中共为了让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强制迫害手段之一。截至2018年6月19日,以关键字“不明药物”在法轮大法明慧网上检索,显示有3,926条相关信息。这仅是突破中共重重封锁送出海外的消息。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04年单独针对中国精神病院进行的调查发现,仅山东、北京、河南省、河北省4省42家精神病院或精神科中,90%表示曾关押过法轮功学员。其中25家承认法轮功学员没有精神病症状,关押他们只为强迫转化,手段包括使用药物。

徐浪舟遗体有大块血淤

徐浪舟,攀枝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优秀警察、法轮功学员。按照法轮功“真、善、忍”标准为人处世,工作执法公平,任劳任怨,连续四年被评为市先进工作者。当地媒体曾多次报导他的事迹。

徐浪舟(明慧网)

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徐浪舟后来被开除公职、非法劳教、判重刑,经历了“上刑床”、几万伏电棒电击、捆警绳五花大绑曝晒、高温下做奴工、吊打等酷刑。2012年3月18日,徐浪舟被迫害致死,时年39岁。徐浪舟的母亲与妹妹,在警察的监视下发现其遗体胸部有两大块血瘀。

徐浪舟遗体(明慧网)

1999年7月20日, 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以法轮功修炼人数超过共产党员、其“真、善、忍”原则与共产党意识形态不同等为理由,不顾中共政治局其他6个常委反对,下令镇压迫害。这场迫害时至今日已持续19年了。

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 “不查尸源,直接火化”等群体灭绝政策的指使下,中共各级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警察对不愿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使用了上百种酷刑,包括毒打、电刑、火刑、开水烫、烙铁烙、“老虎凳”,甚至活摘器官。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6月19日,包括徐浪舟、贺秀玲、谢德清在内,4,226名法轮功学员被确认迫害致死。这个数字只是冰山一角。

真相崎岖路

徐承本在妻子贺秀玲死后两年后网上发文,质疑她被活摘器官后第二天即被捕。徐被劫持至洗脑班;在迫害下,身体迅速消瘦,原本体重一百七十斤,数月后仅一百零几斤,像一副骷髅架子;意识常常模糊。两年后凄惨离世时,徐皮肤溃烂,疑遭当局施用药物迫害,以达到杀人灭口的目的。

谢德清的妻子、成都勘测设计院73岁的退休干部余勤芳,2015年7月28日向北京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指控江泽民发动这场迫害,导致其丈夫、女儿被迫害致死。

徐浪舟死后,遗体一直被冷冻在成都东林殡仪馆。母亲彭广贞坚持要为儿子讨回公道。她说,“遗体我不敢火化,因为他们杀害我儿的罪证在我儿身上。乐山嘉州监狱(原乐山五马坪监狱)威胁要毁灭证据,企图逃脱责任。我坚决说:不。”

为了销毁证据,五马坪监狱多次逼迫彭广贞。在彭广贞不同意的情况下,2017年1月10日,四川省嘉州监狱强行火化徐浪舟遗体。火化通知书上没有任何人签字。遗体火化时,没有任何家人在场。#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8-06-20 9: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