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29周年 天安门母亲发公开信要求平反

六四29周年前夕,六四事件的死难者家属“天安门母亲”给习近平当局发公开信。湖南维权人士拍照片纪念六四,结果遭警方约谈。图为2014年6月4日晚,香港18万市民参加悼念“六四”。(文翰林/大纪元)
人气: 347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六四29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给北京当局发公开信,要求平反六四。另外,大陆维权人士拍照片纪念六四,结果遭警方约谈,至今情况不明。

天安门母亲”的公开信

6月1日,六“天安门母亲”向习近平发公开信,要求重新评价六四事件,并坚持“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

公开信说:“1989 年那个不平静的夏天,北京天安门广场枪声及坦克履带的隆隆声,打破了所有人的梦想,民众反官倒、反腐败、对民主自由的诉求,竟然换来了一场血雨腥风。”

然而这场浩劫造成的人间悲剧,29年来历届政府从没有人向家属问候一声,没有人说声对不起,震惊世界的大屠杀好像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人命关天却若无其事,我们深切感受到当局的麻木和冷酷。人间的苦冷冷到心里、冷到骨髓。”

签署人之一、“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对大纪元表示,此前“天安门母亲”们用各种各样形式发声都得不到回应,现在新任领导上台了,“他(习近平)一直在提倡核心价值观,就包括民主、法治、自由。他年纪也并不大,也了解六四的这种状态。六四当时学生提出的口号就是要反贪污、反腐败,有什么不对呢?却出动野战军镇压老百姓。所以就给习近平写了一封信,希望他头脑清醒些,能处理这件事。”

北京的四十多位“天安门母亲”,2016年六四前,避过当局监控,在市内一家餐厅聚会。(图:参与网)

公开信还披露,如今“天安门母亲”已有51名家属离世,当中有人经不住痛苦自缢身亡,不少人含屈而终,剩下的都已经是垂暮之年,且疾病缠身苦不堪言。“六四”这段历史不仅成为禁区,“六四”难属也成了被边缘化的苦难群体,光顾他们的唯有公安和国安。一到每年重大敏感期,他们都被监控、监视居住或被旅游。

张先玲表示,目前,她就被当局软禁,电梯口一直有人监视她,主要是不让她见记者。“往常六四当天,我们都会去万安公墓祭典我们的亲人,但是要坐它们(中共)的车,它们会看着我们、监视着。”

对于当局今年严厉打压六四纪念活动,张先玲回应:当局目前方方面面都压得很厉害,但是在国内的一些人心里还是同情此事,在公开信中也要求当局开放谈论六四的禁区。

“你要让大家知道这个事情(六四),事实真相不可能会被掩盖的,这种做法只能是掩耳盗铃。目前的做法体现出当局的无能,一个人犯错不敢承认,就是很卑鄙,作为一个国家,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手段是不管用的。”张先玲说。

 

湖南公民纪念六四被约谈

在同一天,6月1日,湖南株洲维权人士陈思明对外发布了一张纪念六四的照片,随即就被当地警方约谈,要求他在6月10日之前不可离开株洲,在六四纪念日期间也不得有任何纪念活动。同他一起的湖南维权人士何家维目前也处于“危险”中。

湖南知情人袁先生告知大纪元记者上述情况,袁先生表示,陈在一个公园的坦克旁举了纪念六四的牌子,当天当地派出所就找了他,“今天已经被当地派出所找过去了,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袁先生表示,陈思明对这次警方的约谈做好了进监狱的准备。“他有预感,昨天约谈的时候就把行李也收好了,带着的。”

但是截止目前,陈思明没有向袁先生等熟识的朋友发消息,“就目前这么紧张的形势,我们也不知道他会面对什么结果。”

 

 

袁先生还表示,今年当局对纪念六四活动打压得很厉害,目前民间处于低潮期。他认为当局的这种做法很愚蠢,这将激发反弹力,社会上会涌现更多的异议人士,他相信“或者在某一天,弹到应有的位置,中共再施加作用时,就会受到反作用的伤害”。

去年六四纪念日当天,南京公民史庭福穿着写有“勿忘六四”的文化衫,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前对来来往往的民众讲述六四真相,当局随后将他以“寻衅滋事”罪判刑1年。另外,许多网民采用转发藏头成语填空:八面威风、九死一生、六畜兴旺、四面楚歌来纪念六四;还有网民在天安门广场用左右手指亮出“六四”这两个数字,湖南株洲8位年轻人用行为艺术摆出“六四”字样。

袁先生说:“六四是民族的巨大创伤,持续这么长时间,在官方媒体、文字中都只字未提,在网络上视为敏感词。但是有良知的,了解真相的,都不会忘记那个时期的,逝去的那些学生和工人以及其他各行各业的受害者。”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6-02 10: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