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遭中共迫害”系列报导之文东海(一)

文东海:中共打击律师是有计划的政治迫害

维权律师文东海。(大纪元)

人气: 18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每一个案件都存在违法。”湖南律师文东海回忆两年来代理的诸多法轮功案件说。他想要竭尽全力帮助当事人,无奈于大陆这种司法乱像与迫害政策。

曾经当过警察、教师的文东海,此前为长沙执业律师;2015年“709案”后正式转向代理维权案件;2016年1月至今年被吊照,他多代理的是法轮功学员的案子——中国30万律师中少有律师敢接触的案子。

然而不幸的是,2018年5月26日,湖南司法厅发出公告,称文东海无故不参加听证,终止对拟吊销律师证听证会,并将继续对他作出吊照行政处罚。

事实上,文东海当时被不明身份人员袭击,但他已向司法厅及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讲明情况,希望他们协商。结果,在文东海做笔录时,湖南司法厅做出违法公告。

“他们这一波打压律师的行动,是公检法系统安排报复性的行动,是有计划、有步骤、系统地安排的,发动各个法院进行投诉。”文东海说,“本来客户对律师的反馈、投诉才是律协应该了解的情况,但是这次都是各地公检法的投诉。”

去年下半年至今,中共司法当局陆续注销、吊销了曾代理法轮功学员案件的维权律师及律师事务所:2017年11月2日,山东律师祝圣武被吊销执照;2018年1月中旬,北京律师余文生被注销执照;2月11日,北京程海律师所在的北京悟天律师事务所被强制注销;2月12日,广东维权律师隋牧青被正式吊销执照;3月5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执业证被强行吊销;5月16日北京律师谢燕益、5月17日北京律师李和平拟被吊照听证会召开;5月19日,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被强行解散。

文东海说:“这些都是违法的。对律师的整治,要从投诉、立案起,如果参与的都是公权力的话,这些问题就是政治迫害。”

文东海被吊销执照的原因很荒唐

而就文东海本人,他被吊销执照的理由是,湖南司法部门和律协认定他在去年办理法轮功学员——云南省峨山县李琼珍和广东省汕头市彭佩珊的案件中有违法行为。

可是,据文东海介绍,法轮功学员李琼珍的案子中,云南省玉溪市峨山县法院副院长柏为良逼迫当事人认罪和解聘律师,并且联合当事人家属诋毁律师。

“我控告他了,在开庭时,要求该院院长那汝琼、副院长柏为良、合议庭成员申请回避,并提供了当事人的笔录、家属的情况说明。”文东海表示,峨山县法院不仅没有休庭调查提供的证据是否真实,也没有让审判委员会对此做决定,而是审判长柏为良以院长已经做出决定为由驳回复议申请。

为此文东海和柏为良发生了激烈冲突,但文东海经过反复抗争,无效。

“让我忍无可忍的是,判决书下来后,我的当事人与其他人比较,判得太重。我们又没有任何救济措施。”文东海叙述当时情况,他又进行了第二次控告,但始终没有得到回应。而湖南司法厅却把此事件当成吊销文东海律师执照的一个原因。

至于广东省汕头市法轮功学员彭佩珊一案,文东海表示,因为该案第一天庭审时,进度慢了,可能610、国保对法官进行批评,第二天开庭完全不让律师说话,剥夺了律师辩护权,“我就抗议,结果被赶出法庭。”

文东海说:“调查我的案子违法的地方更多。”他依据律师法、行政处理法,要求湖南司法厅对他代理的两起法轮功案件进行全面调查,但是“他们只针对、截取法庭那一小段时间,我要求对法官在看守所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调查,他们却没有任何调查行动。”

文东海还表示,这两起案件之所以成为典型,是因为他们的投诉暴露出他们的邪恶,而他又在不断地披露真相。“中国要有法治很难。仅靠我的努力,帮助当事人,也无法直接改变。这个事情闹得大了,你不断纠缠,不断暴露真相,它就整你。”

中共当局在法轮功案中的违法怵目惊心

709案”发生后,有侠义性格的文东海,历经犹豫,顶着压力,最终答应做当时被中共非法关押的王宇律师辩护人。

“刚开始,我对法轮功了解也不是很清晰。中共妖魔化这么多年,当时对法轮功也是有误解的。”文东海说:“但是,709的时候,我的当事人王宇,在律师界的口碑非常好,她却代理了很多法轮功案子,这促使我了解法轮功。”

原本打算向代理专利技术方面发展的商业律师文东海,转向代理维权案件的道路,2016年后更是多代理法轮功学员的案子。

据明慧网报导显示,文东海代理过湖北、广东、贵州、北京、云南、黑龙江等多省法轮功学员的案件。

“代理后,发现这些案件,违法情况怵目惊心。”文东海说,“每一个案子留给我的印象都深刻,当事人受到这样的打压,还在默默忍受。这些法轮功学员,从人性角度都是善良的,而这种善良是中国目前最缺乏的。”

于是,文东海对这个群体逐渐有了好感,一直尽力帮助,以至于一些商业案件因他代理法轮功案子而不再找他做辩护。

在众多的法轮功案子中,给文东海印象最深的有两起案例。

一起是他同山东维权律师王振江在黑龙江省佳木斯代理的法轮功学员王淑英的案子。“一个是她向最高法、国务院等投递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另一个是,她的一同修受到迫害,她帮忙一起去控告。”文东海说,就这两件事情,却给判刑3年,开两次庭,一次把律师赶出法庭,一次在律师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开庭宣判。

“很奇葩的案例啊。就算根据最高法的司法解释,她也没有制作和传播法轮功真相,根本够不上犯罪。”文东海说。

另外一起是山西忻州市法轮功学员张春蕾一案。一开始文东海不被允许会见当事人,后来是截止开庭前,仍不给阅卷。

“开庭了,法官让工作人员念一遍卷宗,就让我辩护。真是奇葩。”文东海说,他还听到更“奇葩”的言论:“那个法官说,不管违不违法,只要遵守党的领导,上面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让我杀人,那肯定要杀人。”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6-20 9: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