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还我一个家”沪访民控诉上海司法腐败

在中国动迁大潮下,上海有许许多多的家庭一夕间失去安身立命的“家”,从此萍飘蓬转。(大纪元合成/访民提供)

人气: 23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在中国动迁大潮下,上海有许许多多的家庭一夕间失去安身立命的“家”,从此萍飘蓬转。残疾人曹秀珍的房子被强拆了,连劳保养老金也没有,从此在贫病中维权;张瑜在司法的腐败下失去了所拥有的两套房子。得不到公平正义,使她们从冤民成为访民,在打压中艰辛维权,呐喊“还我房子”!

强拆让她“无家可归”

上海黄浦区薛家浜残疾人曹秀珍,她的房屋在2013年动迁中被强拆,至今没有给她安置房和补偿金,造成她无家可归。本身患有多种绝症,没有劳保养老金。因在上海各个部门反映问题无人问津,她只好带着被子进京乞讨,同时去向建设部要动迁房子。

今年6月6日,曹秀珍在北京寄信,被北京员警抓进府右街派出所后送久敬庄关押,通知上海截访人员带回上海,回上海后继续被关押在小东门派出所。曹秀珍在微信上说,“在小东门派出所整个晚上不让我睡觉,隔天早上又把我送到上海浦东张江看守所,没有任何理由拘留我十天。”

她还说,“他们唆使一个三十多岁的东北女人折磨我,不让我睡觉、整我、恐吓我,导致我天天头晕、血压低、心绞痛,不让我喝水,还用抽水马桶的恶臭味恶心我。我难受得浑身无力,腰背酸痛难忍。”

6月17日上午10点多钟,她终于被释放出来。然而,已经全身无力,举步维艰的她,被丢在一处无车站的路上,她很困难地步行了一段很长的路。

此前的5月18日上午10点,她在国家信访局排队反映问题时,因两天没吃饭又加上身体有病,当时她又累又饿,突然晕倒在地上。在访民朋友的帮助下,喝了点水才慢慢苏醒过来。

曹秀珍房子被强拆在上海各个部门反应问题无人问津,她只好带着被子进京乞讨。(微信图片)
5月18日,因两天没吃饭又加上身体有病,曹秀珍晕倒在国家信访局外。(民生观察)

随后,曹秀珍写了一封控告信,举报上海市黄浦区第三房屋征收所动迁安置侵权,要求重新给予补偿安置,让她有家可回,不再流浪街头。

2013年上海黄浦区动迁中,曹秀珍位于黄浦区薛滨路164弄7-8号的房子也在动迁范围。而当时她正面临婚姻危机中,她说,因丈夫经常对她暴力相向,吵闹要离婚,在她喝的矿泉水中下毒,她差点死掉。离婚后,房子被强拆了,她的安置房被动迁安置单位侵权。

没有安置房,身体残疾,且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和保障,她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到北京反映诉求,保障她的生命权和财产权,打倒贪官污吏、腐败官员,还她一个有尊严的生活。

司法腐败 两套胜诉房十年不执行

上海黄浦区张瑜,因两套房产被侵占,起诉至黄浦法院,获得胜诉判决。她分别于2006年、2007年申请执行。但到2017年3月底仍迟迟未执行。2017年3月30日,两套胜诉的房子目前市价逾2200万元(人民币,下同)被以80万元的执行款结案了。

张瑜向大纪元表示,她的两套房,其中一套承租房换房取得的黄河路房产,是当时和张铁牛结婚时单位分的,1984年两人离婚,法院判两人各拥有50%的房产权。1988年她出国常住在海外。

1993年,张瑜在以全款21万买入一套奉贤区西渡别墅,当时她人在海外,国内已无户籍,买房后就登记在张铁牛名下。2004年她接到亲属电话说她的房产被侵占,她才回国处理房产问题。

据张瑜所述,她黄河路的房产位处上海市政府对面,价值不斐,张铁牛为了逃避司法执行,2004年5月以假买卖方式过户到其情妇赵晓华名下。因房产被侵占,张瑜回国后无处安身,2006年5月开始上访。

张瑜申请执行了十几年的两套房产,一直在张铁牛和赵晓华名下,并出租给他人,收取了十几年的租金。2013年两人分手后,张铁牛要回该房产并登记在其女儿张驰名下。

直到2016年8月,黄浦法院才提出愿负责支付张瑜每月的租房费用,并要她签一份书面合同,约定房子归还后,法院就停止支付房租。

然而,两套胜诉房因法院久拖不执行,保全、查封的房产就这样被恶意转移,变卖了四次,最后将目前市价逾2200万元的房产以80万元(黄河路50%房产权执行款59万元;西渡别墅的执行款21万元)执行赔付结案,同时停止支付她每月的房租费用。

2017年9月最高法院回复通知书。(受访者提供)
张瑜在上海市黄浦区法院前抗议司法腐败。(受访者提供)

张瑜表示,“由于黄浦法院枉法裁判,包庇老赖,十几年两套胜诉可供执行的房产至今还在被执行人名下,我却无处安身、无家可归十四年,我非常愤怒,感受到法院太腐败、无耻、无法无天!”

“在愤怒之下,2017年4月1日开始露宿在黄浦法院大门囗抗议。10天后,法院开始喷水驱赶,黄浦法院大门囗24小时喷水。一共叫了10次110,我搭帐篷在法院门囗抗争了30天。”张瑜说。

今年5月25日,张瑜在北京上访,去中共最高法院控告上海市高院和黄浦法院,30日又到上海市委、市政府信访办控诉上海市高院,至今不履行纠正冤假错案的责职,不作为、乱作为,公信力丧失。

张瑜最后表示,“期待最高法的执监督办令能把公正和房子还给我,让我有家可回。”#

张瑜在上海黄浦区法院门前搭帐篷抗争30天。(受访者提供)
张瑜在上海市最高法院维权。(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李玲

评论
2018-06-22 9: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