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伦生活·我家的菜园

康妮

菜园一瞥。(作者提供)
人气: 100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6月22日讯】两年前我和先生向市政厅申请了一块菜地。菜地在英国叫做Allotment,常常能在郊外居民区附近看到它们的身影。菜地归市政厅所有,向本地居民出租。我们住的小镇上零散分布着有十几个菜园子,每个菜园里划分了几十块小菜地,任何人都可以申请。据住在雪菲尔的婆婆说她们那里的菜地要排几年的队才能轮到,我们很幸运,排了两个月就收到菜园大门的钥匙了。

我们的菜地大概180平方米左右,一年租金只要90英镑。市政厅除了对种树有规定,其它就没什么要求了,全凭个人爱好。菜地上有蓄水池、卫生间、浇水什么的挺方便的。

记得第一天拿到钥匙兴冲冲地跑到菜地,当找到我们那块地时却傻了眼。我们还以为直接就可以种菜了,但是在我们眼前的与其说是菜地还不如说是一块草地。杂草都快到脚踝了,只有从草地中间一棵快有半人高的迷迭香才能确认这里曾经是块菜地。

先生似乎对管理好这块菜地胸有成竹,他从小就在婆婆的菜地里帮忙,积累了一些经验。他花了一整个冬天把那块荒地翻了一遍。菜地旁边铁丝网隔着的是一条通往附近新建居民区的小径,遛狗的人路过时钦佩的对他说:这真是体力活,我肯定干不了,祝你好运!

春天到了,我们去离家不远的园艺中心买了些菜种。园艺中心里各种品牌的菜种挂了整整一面墙,里面还有东方系列的,比如国内常见的上海青、芥兰、大白菜、莴苣、长豆等等。除了菜种,那里还卖水果树苗,比如黑加仑子、黑莓、树莓之类的。

第一次种菜什么都想买,什么都想试试。只是后来实践后才发现,上海青是鼻涕虫的最爱,莴苣变成细长细长的,长豆苗爬了半年就索性放弃不长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每个人管理菜地的方式都不太一样。有的人比较依赖杀虫剂,园艺中心里各种药剂零零总总,对付鼻涕虫的,对付蚂蚁的,对付蚜虫的,对付杂草的,让人看得眼花缭乱。难怪有人会说,不要以为田间地头充满宁静与诗意,其实那里是你死我活、短兵相接的战场。

我和先生认为自己种菜用农药还不如去超市买现成的呢。他在网上查到了一种叫间种的有机栽培方法,通过搭配种植达到除虫的效果。比如在卷心菜、豆角旁边种上一排橙色的金盏花,这样蚜虫就都跑到花上了,因为它们更喜欢吃金盏花。我们试了试好像还蛮有效果的。

菜地是先生新发现的乐趣,他不仅周末会去,平时上班中午休息时间他也会跑去看看。时间久了小路上的行人都认识他了,路过都会和他打声招呼。公公婆婆在他生日前神秘的送了他一袋用黑色垃圾袋包着的不明物体,嘱咐一定要在生日当天才能打开。先生摇了摇,又凑上去闻闻,突然眉开眼笑,喜形于色。等到他生日那天,谜底揭晓,原来是一桶鸡粪肥料,简直可以写进拍案惊奇了。

从初夏开始,菜园渐渐就有收成了。新鲜的蚕豆收了一大筐,在菜地上一边晒太阳一边剥豆子,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时我住在江南乡下奶奶家,中午常常坐在屋檐下的小板凳上帮大人剥毛豆。剥好的毛豆放在一个瓷碗里,常常和堂弟比谁的豆子先装满一只瓷碗,谁输谁赢已经记不得了,只是记得那雪菜炒毛豆的味道不错。

话扯远了,除了豆子,我们还收了土豆、洋葱、番茄、芹菜、玉米等等。每当我们收菜时,路过的人常常投以羡慕的眼光,发出啧啧的惊叹声。有的人很有策略的对我们说,我敢说你们种的番茄没有超市的好吃。于是我给了他几个番茄,他心满意足的走了。说真的,尝了自己种的菜就再也不想吃超市里卖的了,超市的蔬菜就像没有味道一样。

秋天时,全镇的菜友会聚到一起举行一年一度的南瓜比赛。我们菜园有一位南瓜先生,他别的什么都不种,专门种南瓜用来参加比赛。他为了防止南瓜被偷,还在南瓜四周围上了铁栅栏,架起屏障,让人看不到南瓜大小,神神秘秘紧张兮兮的。

26KG大南瓜。(作者提供)
荷兰豆。(作者提供)
开花的洋蓟。(作者提供)
树莓。(作者提供)
玉米。(作者提供)

我们也抱着我们的大南瓜参加了南瓜比赛,所有参赛的南瓜依次过磅,我们竟然获得第二名,拿到了10镑奖金。第一名自然是南瓜先生的。看着他自豪的和他的大南瓜合影,我们暗自庆幸没有拿第一名,不然那对南瓜先生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据我的观察,绝大部分人拿到菜地后做第一件事就是推倒前人留下的旧木屋(shed),再搭一个新木屋存放工具。在敲敲打打中向菜园的邻居们宣告自己的到来。可是通常在热火朝天的干了一个月后,热情开始退减,从每星期来一次,到每个月去一次,到最后不见了踪影,于是野草又重新开始疯长。所以如果有人问我对菜园新人有什么建议,那就是不要把精力全浪费在搭木屋上。

先生前几天从菜地回来告诉我,一位路过的老先生特地停下来对他说,感谢你把这里弄得这么好,我每天路过都会欣赏欣赏。先生则谦虚地回答:谢谢夸奖,希望今后我还能继续达到您的标准。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对我们说了。从来没有想过这小小的一块菜地除了能给我们带来一堆蔬菜瓜果,还能为这条单调而沉闷的小路增添几份生机和乐趣,有意无意的点亮了几个过往路人的心情。

本来我们并没有打算在这个小镇长住下去,但自从有了这块菜地,突然间对这里有了种归属感。走在街上时不时能认出几个菜友,似乎一下子小镇变得亲切了起来。这一切都是我们当时申请菜地时没有想到的。

如果看了这篇文章你也有点心动,不如也去市政厅排个号吧。◇

责任编辑:文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