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遭中共迫害”系列报导之王全璋(一)

王全璋3年音讯全无 儿子泉泉:我想你了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遭抓捕前与妻子李文足和两岁儿子合影。 (李文足推特)

人气: 255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综合报导)“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了。”5岁的泉泉已经3年没有见到爸爸了,“爸爸长得帅帅的,戴个眼镜的,然后呢,然后就记不住了……”

他的爸爸王全璋(42岁)是著名的维权律师,却在中国大陆被“人间蒸发”1081天,家人聘请的六位律师和亲属均得不到会见,也不知道人是死是活。

他的妈妈李文足29次到大陆最高司法机构(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进行控告,不是被暴力驱赶,就是被推诿,始终没有王全璋的任何音信;甚至今年4月4日李徒步赴天津寻夫,半道还被国保暴力截回。

每次李文足到天津第一看守所给王全璋寄钱、衣服时,“看着大门缓缓打开,每次来到这里都有冲进去的想法。但是我只能够强忍着这种冲动,站在看守所大门前面,多待一会儿,因为王全璋就在里面,3年了⋯⋯”

王全璋因代理多起法轮功学员等维权案件,2015年7月10日在中共当局全国范围内统一打压律师的行动中被非法抓捕;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羁押天津第二看守所;2017年2月,案件起诉至法院,同年7月,代理律师被告知王已被转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截至目前,王全璋一案仍未开庭审理。

其实,在2015年7月之前,王全璋就因替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遭到当局多次暴力迫害,如遭上海法官的徐敏芳当庭驱逐;遭遇河北省唐山公安警察的汽车夹击,威胁人身安全等。

2012年8月31日在代理黑龙江省东宁县法轮功学员苗福案时,王全璋因见当事人被东宁县国保大队林晓伟等人酷刑逼供致脑子被打坏、失去记忆,而要求法庭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却遭到东宁县法官王传发的殴打和谩骂。

2013年4月3日王全璋在江苏靖江市法院,为68岁的法轮功学员朱亚年作无罪辩护时,因庭上递交材料时用手机拍照备查,被法官粗暴对待;隔日,王全璋被以“说话嗓门大”“违反法庭秩序”拘留10天。此事引发256名中国律师联署要求公开现场录像并释放王全璋,全国各地数十位律师、公民赶往靖江市法院,跟当地政府、拘留所交涉,也引起海外媒体的关注报导,3天后王被提前获释。

2014年3月28日,王全璋赴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农垦局七星拘留所,为法轮功学员及被迫害律师(其中一位律师被威胁活摘器官)维权时,拘留所警察为逼迫王全璋在保证书上签字,抓住他的头发撞墙,并用拳头猛击他的后脑。

2015年6月18日,在山东聊城法轮功学员杨玉喜一案中,审判长王英军指使法警将王全璋拖出法庭野蛮殴打。王全璋说:“这是我执业生涯中遭遇最黑暗的时刻,曾经接到过电话威胁,要我的胳膊要我的腿,曾经遭遇上门抓捕,汽车碰撞,跟踪,曾经被法官搧耳光,曾经被司法拘留,被扣押电脑手机,这些曾经遭遇的一切,在这一次法院法警们密集的拳头猛烈暴打头部之中,尽显苍白。”

同为维权律师的梁小军曾披露王全璋要代理法轮功学员案件的原因:“他说过,他之所以后来不再做那些普通刑事案件和土地拆迁案件的原因,是他认为法轮功修炼者更需要法律帮助,而受助者群体的善良和诚信则让他更专注于案件的代理。”

而对于律师费,王全璋则说:“对于你们,无论我收多少律师费都显得太多,但为了帮助更多的人,为了可持续的维权,我不得不收费,你们给多少看你们的能力吧。”

如此善良的律师却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近3年,曾一度传出王全璋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其中包括电击,电流的强度可直接令受刑人当场昏厥。

他的妻子李文足在《王全璋,你还活着吗?》一文中说,“⋯⋯我在峭岭家看见苍老的李和平律师,右臂抬不起来、弯腰驼背,我的眼前一下子黑了,全璋,我看不见你了!为什么没有你的丝毫音信?

“我听了这些,我要发疯了:全璋,你以前曾经遭受过这些酷刑,但是你挺过来了。这一次,是不是你已经被酷刑折磨得神志不清了,已经身体残疾了,或者已经不在人世了……”

王全璋妻儿。(大纪元)
王全璋妻儿。(FRED DUFOUR / AFP)

3年来,李文足被中共当局严密监控、软禁、拘留、跟踪、恐吓、骚扰、警告、逼迁、约谈,无法自由生活,儿子也无法到幼儿园就读。

不过,还有可以稍稍安慰李文足的是他们的儿子泉泉,他曾说:“爸爸我来保护你,我要用这个来帮你防护,用这个来打败怪兽,救你出去。”#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8-06-25 6: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