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x ans de vacances

小说:十五少年漂流记(1)

作者:儒勒‧凡尔纳(法国)

《十五少年漂流记》(野人文化出版提供)

    人气: 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纽西兰查理曼国际学校的十四名学生,计划在暑假时乘船出航旅游,然而船只阴错阳差地漂出港口(没有船员,只有一名少年实习水手在船上)……为了生存下去,他们展现了智慧、友谊以及勇气,互相看顾、友爱、自尊自重,不曾放弃希望。

一、暴风雨与甲板上的四个少年

一八六○年三月九日夜里,天与海的漆黑交融在一起,视线仅止于踢几下水就可游到的范围。

这片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巨涛伴着青白的闪光肆虐,一艘几乎没有船帆的小船正倾力奔逃。

这是一艘吃水一百吨的游艇,名为“猎犬号”的双桅纵帆船,但船尾上的名牌在一次意外(风暴或撞船)中被整片拔起,早已不见踪影了。

晚间十一点,时值三月上旬,以船只所处的纬度来看,黑夜才刚开始,第一道曙光最快要在清晨五点才会展露。但黎明能否为猎犬号驱走威胁呢?风浪是否放过这艘羸弱的小船?

是的,唯有浪涛放缓、风头暂息,它才能逃过此劫。毕竟身处茫茫大海,远离了任何一片能获救的土地。

船尾有四个男孩,一个十四岁,两个十三岁,还有一个年少的实习水手,大约十二岁左右,是个黑人。四人都站在船舵旁齐力控制着船身,以防一个大浪把船给掀翻。

这差事并不容易,勉强转动的船舵差点没把他们给推过护栏。更不用说午夜前的那波大浪,船舵没被卷走还真是个奇迹。

被推倒的少年们赶紧站起身。

“柏利安,船舵还能用吗?”

其中一人问道。

“没问题,柯尔登。”

柏利安冷静地站定后,又转头对另一个人说:

“德尼凡,你站稳了,别松手!……这船上不只有我们而已!”

这几句话是用英语说的,但只要听口音就会知道柏利安是个法国人。

接着,他又转向实习水手:

“莫可,你没受伤吧?”

“柏利安先生,我很好。”实习水手回答:“但我们一定要顶着浪头前进,否则一定会被卷进浪里。”

这时,通往舱房的船舱盖突然开了。两个小脑袋探出甲板,后头还跟了只汪汪叫的小狗。

一个九岁的孩子大叫:

“柏利安?……柏利安?……怎么回事?”

“没事,艾弗森,没事!”柏利安回应:“带着多乐进去里面好吗?快点!”

“可是,我们好害怕!”

另一个看上去年纪更小的孩子也说话了。

“其他人也都害怕吗?……”德尼凡问。

“对!其他人也害怕!”多乐回话。

“别这样,快进去!”柏利安又说:“门关好,躲进被子里,把眼睛闭上,这样就不会怕了!没什么好怕的!”

“小心!浪又来了!”莫可大叫。

一道浪猛力袭打船尾,幸亏海水没有淹上甲板,否则水就要进到船舱里了。要是吃了太多水,船就可能因此沉入海底。

“快点进去!不然就有你们好看!”柯尔登大吼。

“好了,孩子们,快进去吧。”

柏利安好声好气地重复了一次。

两个小脑袋才刚缩回去,又有另一个男孩跑上了甲板:

“柏利安,你不需要我们帮忙吗?”

“不用,巴克斯特,你就和克罗斯、韦博、瑟维斯、维各斯,还有其他孩子待在里面!这里有我们四个就够了!”

听了柏利安的话后,巴克斯特回到舱房里,从内部锁上了门。

但多乐刚才说了:“其他孩子也害怕!”

这么说来,这艘被狂风暴雨夹击的船上只有孩子啰?

没错,只有孩子!几个人呢?算上柯尔登、柏利安、德尼凡和那个实习水手,一共十五个。他们怎么会跑到船上来呢?

待会儿就会知道了。

船上一个成人也没有吗?没有船长指挥航行?没有水手协助处理船只事务?暴风雨中,也没有舵手掌舵?

是的!一个也没有!

更糟的是,船上没有一个人知道猎犬号在这茫茫大海中的正确方位!……

那,是哪一片海域呢?是最宽、最广的那一片!这一片太平洋,从澳洲和纽西兰,直到南非的近岸区为止,宽达八千公里。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船员们全都在某个船难中丧生了吗?还是马来西亚的海盗掳走了他们,只留下一帮最大也不过十四岁的小毛头自生自灭?这样一艘吃水百吨的船,最少也需要一名船长、一名大副、五到六个水手。

就算没有这么多,至少也该有个可以驾驶船的船员吧!

结果,竟然只剩一个实习水手!……

这艘船究竟是从哪来的?从澳洲某个海域或是大洋洲上某个群岛吗?它在海上漂泊多久了?要开往何方呢?

这些问题是任何看见猎犬号的船长都会问的,孩子们想必也都答得出来吧!但放眼望去,海面上不见任何船影。在这片航线交错的大洋中,没有正好路过的越大西洋航船、没有远从欧洲或美洲启航,准备前往太平洋各港口数以百计的蒸气船或挂帆商船。

就算有吧!它们那强而有力的机器或大帆,在这狂风暴雨之中,也是自救不暇,这艘小游艇只得如风中残烛在涌浪间挣扎。

此时,身在船上的柏利安和其他同伴正用尽全力避免船只倾侧。

“怎么办才好!”德尼凡惊慌失措。

“看着办,尽全力就是了,老天保祐!”柏利安回应。

少年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其实这种情况就连大力士也要祈求上苍保祐。

***

暴风雨现在是愈发凶猛,水手们形容这是“急风迅雷”真是一点也没错,风正如雷劈般袭向猎犬号。除此之外,四十八小时前,船的主桅杆在离甲板四英尺高的地方断了,如今摇摇欲坠的船桅上无法升挂船帆,要掌握航向就更是难上加难。

还有被横支杆撑起的前帆,虽然还算可用,但随时有倒下的危险。前方支索上的三角帆早已支离破碎,“啪嗒”的声响就像枪支开火。

整艘船就只剩前帆了,但因为男孩们无力收帆,面积过大的帆吃风过多也有撕裂的风险。要是连前帆也破了,船将无法顺风而行,大浪一来,将会从侧面卷起船身,带着上头的乘客一起倾覆,一起坠入无底深渊。

航行至今,视线可及之处没有任何岛屿,东方也没有任何陆地的痕迹!这种情况下,靠岸固然可怕,但相较之下,这片鬼魅般的茫茫大海更令孩子们感到恐惧。

尽管面对的是浅滩、暗礁、一波波翻滚的海涛和接连不断拍击岩石的碎浪,比起脚下这片空虚的水域,海岸对他们来说是希望,是能让他们脚踏实地的土!

因此,他们张大了眼寻找那指引方向的火光……

但暗夜里一丝微光也没有。

大约半夜一点,一阵巨大的声响压过狂风怒吼。

“前帆的桅杆断了!”德尼凡大喊。

“不,是前帆的帆缘索!”实习水手说。

“得把它拆下来。柯尔登,你和德尼凡留在这里掌舵。莫可,你来帮我!”柏利安说。

相较于身为实习水手的莫可,柏利安的航海知识也不差,毕竟从欧洲到大洋洲的这段航程间还夹着大西洋和太平洋呢!一路下来他也逐渐熟悉了操纵船只的方法。这正是其他对海一无所知的男孩让他和莫可一起指挥航行的原因。

柏利安和实习水手没两下就冲到船头了。他们必须赶紧扯掉前帆,否则要是导致船身倾斜,海水灌进船身,那可就麻烦了。除非砍了前帆桅杆,或是帆索断裂,船才有救。但这些孩子要怎么做到呢?

柏利安和莫可想出了一个妙计,目标是在暴风肆虐期间尽量维持帆的面积,为此,他们决定松开横桅的帆索,把帆的高度降到四、五英尺高,接着又用小刀把破损的部分切断,再将下端固定在前方挡板的系索栓上。

两个勇敢的少年好几次都差点被浪给卷走。

虽然只是一片小帆,但船将得以在既定的航道上前行。而且就算如此,船速还是几乎跟鱼雷艇一样快。重要的是,这速度使得他们能追上浪头,避免被浪淹没。

完成这项任务后,柏利安和莫可又回到船尾协助柯尔登和德尼凡。◇(未完,待续)

——节录自《十五少年漂流记》/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作者简介】

儒勒‧凡尔纳(Jules Gabriel Verne ,1828~1905)

法国小说家、剧作家、诗人。知名著作有《环游世界八十天》、《海底两万里》、《十五少年漂流记》……等。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资料,凡尔纳是世界上作品被翻译第二多的名家。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小说:十五少年漂流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朱锦看罗衣热泪满面、情绪激动的样子,含着嘴里的饭,可怜巴巴地申诉道:小姐, 我上了一天的班,来回挤了两个小时地铁,饿都快饿死了。而且这光碟我自己看了好多遍了。
  • 妹夫和木偶剧团的指挥合计好了要给我介绍一个对象。
  • 三枝子拚命忍住想将这件事告诉身旁两位评审的冲动,虽然她事前完全不看参赛者资料,但西蒙通常会浏览一遍,思美洛则是习惯清楚掌握资讯,所以他们不可能没注意到这行字;而且更令人惊讶的是,上头还标示著“附有推荐函”。
  • 史传猷低垂着眼神,仿佛已厌倦了世界上的一切。只在偶尔的伸腰哈欠中才睁眼看看周围。突然,他注目于三簧锁钥匙,抬头看看司机。
  • 之后我开始应征文书工作。原以为可以帮报社写写稿之类的,结果我只能栖身地方小报,撰写乡间表演活动和巡回剧团的剧评文章。
  • 一周前,土石流侵袭贫民窟,把死者冲入水泥防洪渠道,这渠道将卡拉卡斯一分为二,堪堪能将瓜伊雷河的河水容纳在其水道内。现在河道内涨满十二月的脏水,以及原本充塞山丘和市中心之间街道上的一切,已到即将溢出的地步。边上驶过的汽车,总是又将泥水溅入,为汩汩急流添加一种奇怪的声响,像是上帝的手撕纸时发出的声响。
  • “你瞧,多神气呀!穆勒太太,坐的可是汽车呀!当然哪,也只有像他那样的体面人士才坐得起。可他没料到,坐个汽车兜兜风,就呜呼哀哉命归黄泉了。而且还是在塞拉耶佛!这不是波士尼亚的首都吗?我猜大概就是土耳其人干的了。我们本来就不该把他们的波士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抢过来。你看看,穆勒太太,结果那位大公果然就上了天堂!他大概受了好久的苦才死去的吧?”
  • 生活中有乔,就像在两个极端之间摆荡,开心和难过,行动和思索,不可预期和可预期,天真和天才,秩序和失序。
  • 我这个年纪的人都记得,第一次听到那场竞赛时,自己人在哪里,正在做什么。当时我坐在小窝里看卡通,萤幕忽然跳出一则视讯,说詹姆士·哈勒代已于昨晚去世。
  • 有一天,发生了一件带来巨变的事。当时我在食堂里拿了食物,坐在珍妮·库兰身旁。我不该乱说话,但她是我在学校里唯一半生不熟的人,而且坐在她旁边感觉很好。大多时候,她不会理我,而是跟别人说话。起先我都跟一些美式足球选手同坐,但他们表现得活像我是隐形人。至少珍妮·库兰表现得像是知道我存在。之后,我开始注意到另一个人,他经常开我玩笑。他会说:“呆瓜怎么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