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x ans de vacances

小说:十五少年漂流记(2)

作者:儒勒‧凡尔纳(法国)

《十五少年漂流记》(野人文化出版提供)

    人气: 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通往船舱的门这时又开了。探出头的是小柏利安三岁的弟弟,杰可。

哥哥开口问道:“杰可,你要做什么?”

“快来!快来!里面进水了!”杰可说。

“不会吧!”

柏利安大喊,同时三步并作两步往舱里去。一盏昏暗的灯左摇右晃,微光中看得出里头约有十几个孩子因为害怕而紧缩在沙发或小床上。

“没事的!不怕!我们都在! ”

柏利安一走进来就先安抚了孩子们。

接着,他提起煤油灯照向地板,果然看见地上流满了海水。

这些水是从哪来的呢?是哪里漏水了吗?

看来似乎是如此。

主厅的前方是船长室,接着是餐厅和船员值勤室。

柏利安仔细检查了这些厅室,判断不是漏水,也不是水淹过了吃水线,只是刚才的浪带来大量的海水,从没有关好的船舱盖流进舱内而已,没有任何危险。

在回到主厅安抚了孩子们后,他才放心了些,再次回到舵旁指挥船只。这艘船本身就造得坚固,加上近期才镀上一层铜板,理应抵挡得了海水与浪的袭击。

凌晨一点,狂风大作,夜色因为厚重的云层显得更浓了,船被海水包围,仿佛航行在海面之下。海燕的鸣叫划破天际,它们的现身是否代表陆地不远了?

非也,它们的身影直到离岸几百英里之外都还可见。这些海鸟就和这艘小船一样无力抵抗,只能随风漂流,更没有任何外力可以减缓前进的速度。

一小时后,船头又传来撕裂声,就连仅剩的前帆也破了,帆布条有如巨大的海鸥在空中乱舞。

“帆全没了,”德尼凡大叫:“也没有其他的帆可以换了!”

“没差!”柏利安说:“只要速度不减就行!”

“说这什么话!你要是这样指挥……”德尼凡又说。

“小心后头的浪!抓稳了,别被浪给卷走了……”莫可说。

话还没说完,一波大浪翻上了船尾的甲板

柏利安、德尼凡和柯尔登被浪推到船舱盖边,三人都赶紧伸手扣住舱盖。但实习水手却在大浪横扫过后和几艘救生艇,包括两艘平底船和一艘轻艇一起消失了。

除此之外,还有几根备用桅杆和罗盘座也都不见了。这些东西不是应该收进舱房里的吗?好在一部分的甲板也被浪给冲走,水才能在短时间内排出,船也才不会因为承载过量的海水而沉没。

“莫可!莫可!”

柏利安一喘过气便大喊。

“该不会是被卷进海里了?”德尼凡说。

柯尔登俯身查看后说:“没有!没看到他……也没听到他的声音!”

“赶快救他……绑个救生圈丢下去!”柏利安下令。

在大家沉默的几秒钟内,有个声音传来。

“莫可?莫可?”

“救我!救我!”实习水手大喊。

“声音不是从海面传来的,是前面!”柯尔登说。

“我去救他!”柏利安马上动身。

莫可趴在湿滑的甲板上,小心翼翼避著绳索松动的桅杆。

喊叫声又一次传来,但在那之后却一点声音也没有。

同一时间,柏利安用尽力气赶到了前方的舱门。

他大声呼叫……

没有任何回应。

难道他在刚才那声呼叫后被浪卷入海里了吗?要真是如此,那这可怜的孩子应该已经离船很远了,毕竟现在的船速不是浪能追得上的。要真是如此,那他就注定要迷失在这大海之中了……

不!一丝微弱的声音又传到柏利安的耳中。

柏利安一听,赶紧冲到插著船首斜桅的起锚机旁,伸手碰到了正拼命挣扎的躯体……

是他,实习水手就夹在栏杆与船头间的细缝中,一条绳索绕住了他的脖颈,越是挣扎,束得越紧。应该是这条绳索在大浪卷起时拉住了他,现在反而要因此窒息而死吗?

柏利安抽出了小刀,费尽一番功夫割断了缠住他的绳子后,将他带到了船尾。

莫可在恢复了一点力气后开口致谢:

“柏利安先生,谢谢你,谢谢!”

接着,他回到原本的岗位掌舵,四个少年重新振作,继续与天一般高的浪搏击。

然而,事情并不如柏利安所想顺利,没有了前帆的船,速度终究缓了下来,这么一来,比船速还快的浪便能轻易追上他们并扑上船身。

还能做些什么呢?他们不可能再升起任何一小片帆了。

当时是南半球的三月,也就是北半球的七月,黑夜已不算长。凌晨四点,第一道曙光再过不久就会从东方升起,照向这一片猎犬号遭受风雨袭击的海面。或许待到天亮,狂风便会收敛一些?又或许,孩子们将会看到某块陆地,他们的命运也会在几分钟内出现转机?

等等吧!当黎明从天空那头降临时,我们就会知道答案了。

四点半左右,晨光缓缓伸出海面,逐渐延伸到了天顶。只可惜雾霭深锁,视线所及之处大约只有四百公尺。顶上的云快速流窜,暴风雨丝毫没有趋缓,浪涛翻滚,海沫漫天。这艘船一会儿被抬到浪顶,一会儿又沉入浪底,翻来转去好几次都差点倾覆。

四个男孩注视着狂风骇浪,心想,猎犬号是不可能撑过这一天的,要是风雨再不停歇,大浪终究会掀开舱盖,而他们就只能航向绝望了。

这时,莫可突然大喊:

“是陆地,陆地!”

透过浓雾的间隙,实习水手似乎在东方的海面上看见了海岸线。会不会是看错了?那条模糊的轮廓和天边翻腾的朝云简直没有两样,很容易混淆。

“陆地?”柏地安回问。

“没错……是陆地……你看东边!”莫可一边指向被漫天雾气遮盖的地平线。

“你确定没看错?”德尼凡又问。

“绝对没错!绝对没错!我非常肯定!”实习水手回答:

“要是这团雾能再散开些……你们看……就在那里……前帆桅杆右边的方向……快看!快看!”

这时,海面上的雾气正逐渐上升,露出了一段空隙。没多久,船上的人已经可以看清几海里外的景致了。

“没看错!……是陆地!真的是陆地!”

柏利安叫出声来。

“而且是个低地!”

柯尔登观察了海岸后也补了一句。

现在,陆地的存在已经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了。距离他们五、六英里的海平面上出现了一片不知是大洲或小岛的陆地。猎犬号还被狂风推著前行,根据当下的风向,不出一小时,他们就会抵达那片陆地了。

要考虑的是,要是在抵岸之前撞上了沿岸的暗礁,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但少年们可不想考虑那么多。这片意外得来的土地是他们眼里唯一的避风港。

风势仍然持续增强。猎犬号就像根羽毛被吹向岸边。这一道海岸看上去就像在白布般的天空中画上一条黑线。画布的背景是高度约在一百五十到二百英尺间的悬崖,悬崖之下一片浅黄的沙滩被看似自内陆森林延伸出来的林木包围。

啊!要是猎犬号能在不触及任何暗礁的情况下登上这片沙岸,要是能有一处河口做为避风港,也许少年们就能平安渡过这场劫难!

船仍然全速朝海岸前进,柏利安让德尼凡、柯尔登和莫可留在后头掌舵,自己则走到船头观察那片离一行人越来越近的陆地,但看了许久仍然没找到适合停泊船只的地方。陆地上不见任何河口与河道,甚至是一片沙地也没有,根本不可能轻易靠岸。

实际上,沙滩外列了一排礁岩,黑色的礁岩在溅起的浪花间忽隐忽现。看这景况,哪怕轻轻一撞,猎犬号也会立即粉身碎骨。

柏利安见此况,认为应该在船只搁浅前把大家集合到甲板上来,于是打开了舱门大喊:

“所有的人都上来!”

狗一听马上冲了出来,接着十几个孩子也先后爬出了舱门。几个年纪较小的孩子在看到浅水处溅起的大浪时,吓得大呼小叫。

将近六点时,船来到了第一道礁石边。

“抓紧了!抓紧了!”

柏利安大声喊著。说话的同时,衣服也脱了一半,准备好随时搭救被激浪晃下海的人,他知道,船撞上礁石是迟早的事。

突然间,猎犬号遭到第一次撞击,是从船尾撞上的,虽然整个船身都因此剧烈摇晃,但海水并没有灌进来。

第二排浪紧接而来,船因此被推进了五十尺,还正巧避开了那一带岩石尖锐的棱角。
船现在是左倾著,卡在退去的滚滚浪花间。◇(节录完)

责任编辑:李昀

——节录自《十五少年漂流记》/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点阅【小说:十五少年漂流记】系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妹夫和木偶剧团的指挥合计好了要给我介绍一个对象。
  • 史传猷低垂着眼神,仿佛已厌倦了世界上的一切。只在偶尔的伸腰哈欠中才睁眼看看周围。突然,他注目于三簧锁钥匙,抬头看看司机。
  • 猪饲真弓是三枝子高中时认识的朋友,现在是当红推理小说家。对于身为归国子女、只有国三到高三住在日本的三枝子而言,真弓是屈指可数的朋友之一。曾随着担任外交官的父亲旅居南美与欧洲的三枝子,当然无法适应凡事讲求群体意识的日本文化,所以能成为好友的也只有像真弓这种独行侠。现在两人偶尔还会相约碰面,而且每次见面,真弓就会喟叹艺文界和古典乐界还真像。
  • 厨房里的罗衣闻声走出来,两只手湿淋淋的,一路甩著水。她面色凛然地走到朱锦身前,看着门边的男子。施一桐也看看她,二人来来回回在走廊里擦肩而过这么多回,只有这一次,彼此对视一眼,面对面看了个正脸。空气里交会着意念的电流,仿佛几千年几万年的片段被翻出来。良久,才听见施一桐轻轻说了一声,依旧还是那一句,你好!
  • 该指挥为了尊重女方的意见,征得了我妹夫的同意,先不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在看排练的时候,让女方先暗暗相个面,然后再听她的意见是否再见面。
  • 他们希望找到什么?显而易见。我的意思是,没有其它可能,他们要找的一定跟那份报纸有关。他们又不笨,肯定以为我会把我们在报社编辑室的所有工作重点记录下来,所以如果我知道布拉葛多丘的事,应该会记在某个地方。
  • “你瞧,多神气呀!穆勒太太,坐的可是汽车呀!当然哪,也只有像他那样的体面人士才坐得起。可他没料到,坐个汽车兜兜风,就呜呼哀哉命归黄泉了。而且还是在塞拉耶佛!这不是波士尼亚的首都吗?我猜大概就是土耳其人干的了。我们本来就不该把他们的波士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抢过来。你看看,穆勒太太,结果那位大公果然就上了天堂!他大概受了好久的苦才死去的吧?”
  • 他来了。他在新的摇篮里。他在新家。他裹在齐亚拉先穿然后是我再来换艾莉绮穿的那件旧的黄色小衣服里。露在毯子外的,上面是小脑袋,下面是小脚丫,到这里为止一切都没问题,没有出什么乱子,不过,那个小脑袋和小脚丫要说的故事,我花了些时间慢慢才听懂。
  • 我这个年纪的人都记得,第一次听到那场竞赛时,自己人在哪里,正在做什么。当时我坐在小窝里看卡通,萤幕忽然跳出一则视讯,说詹姆士·哈勒代已于昨晚去世。
  • 有一天,发生了一件带来巨变的事。当时我在食堂里拿了食物,坐在珍妮·库兰身旁。我不该乱说话,但她是我在学校里唯一半生不熟的人,而且坐在她旁边感觉很好。大多时候,她不会理我,而是跟别人说话。起先我都跟一些美式足球选手同坐,但他们表现得活像我是隐形人。至少珍妮·库兰表现得像是知道我存在。之后,我开始注意到另一个人,他经常开我玩笑。他会说:“呆瓜怎么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