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序书摘

专业人资看履历表 平均一份只花六秒

(fotolia)

蔡淇华:美国The Ladders 公司曾经利用十周,观察三十位专业人资,结果发现他们平均看一份履历表,只花六秒……

“把你的自传改成六张海报!”

“那我这一份自传要丢掉了吗!”

“不是要丢掉,是要转化,要转成可以吸眼球的形式与内容!”眼前的学生C退伍三个月了,投了二十份自传加履历,只获得二次面试机会,但都未被录取,决定帮他“诊断”。

“老师,要如何转化为六张海报?”

“你看你的自传‘内容’全是又臭又长的文字,有基本资料、学历、经历、社团参与、得奖纪录与证照等六大类,采取传统的散文书写是OK的,但因为你想应征的工作是广告创意,但你的‘形式’却无创意,这是自打嘴巴。用六张海报,让人资六秒内就看到你的创意、文案与平面设计能力,替未来的主管省时间,是一种贴心。”

“贴心?”

“是啊!因为忙碌的主管花六秒钟就能认识你,其他人却要花费好几分钟,才能找到重点,这不是一种加分的贴心吗?”

“有道理,但为什么是六秒钟呢!”

“美国的The Ladders 公司曾经利用十周,观察三十位专业人资,结果发现他们平均看一份履历表,只花六秒,而且大部分时间,目光是停留在第二张履历表有标题的部分。这是过去的调查,今年我去硅谷时,一家科技公司的人资主管告诉我,从今年起,他们要求的履历表已从二页缩到一页,所以现在看一份履历表,可能不到六秒。”

C拿了转化为六张海报的履历表去求职后,马上被台湾前三大的广告公司录取。春节前特地回来“报告”一年来的心得,得知他现在已是公司比稿成功率最高的文案,手上常同时承接二位数的案子,是一般文案的五倍。询问他成为公司最强文案的秘诀?

“我会站在业主的立场思考,在创意与现实间取得平衡。就像老师说的,要知道读者是谁,才能做到贴心。”C务实的创作观,与另一位学生鼎钧的分享极为类似。

去年暑假,就读麻省理工一年的鼎钧回台,请他吃中餐时,发觉他当天中午说的话有条有理,而且竟然比过去三年都要多。我很好奇,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

“因为一堂写作课,但这堂课的名称却叫做‘沟通’。老师说写作第一件事是‘读者意识’,也就是思考‘你的读者是谁’,要用读者能懂的语言叙述或比喻,才能产生‘高效能沟通’。我们这学期只写三篇文章,第一篇是‘科普文章’,要写到市井小民都懂;第二篇是‘学术论文’,要让专家懂;第三篇写‘科学营活动企划’,要让家长懂。”

英特尔公司为了让工程师懂彼此的语言,也做了类似的培训。

二○一七年带学生访问硅谷英特尔公司时,工程师发给每位学生一盒乐高积木,做好后,要每位学生写一份作出这个成品的说明书。之后学生交换说明书。若做出的积木越精确,则写出说明书的那组分数越高。

我好奇询问工程师:“以为你会带我们做机器人,想不到竟然是教学生写一篇‘说明书’?”

“写说明书是英特尔工程师每天都要做的事,若台湾工程师的说明书写得不明确,那么印度的工程师读了之后,可能会做出错误的产品,这将会带来全球性的灾难,所以要成为英特尔工程师,第一件事是学会‘站在读者的立场’去表达。”

二○一七年五月时,我曾邀请米兰设计学院的Allen 老师演讲,谈如何写履历申请学校,Allen 老师谈的,与业界的C、麻省的鼎钧、甚至与英特尔公司的工程师都一样,谈的都是读者意识:“想想你的读者是谁?他是时间有限的教授,在看了堆积如山的文件后,他累了。所以去思考,什么能打开他的眼睛?因此请把最厉害的部分放在最前面(Put the best in the front)!别怕一直谈论你自己(Don’t be afraid to be too personal),重点是你与这个科系的连结,其他不相关的都要拿掉,这是这个时代的逻辑。”

我在台下点头如捣蒜,但也怀疑学生真的能了解吗?

这几年很多学生拿自传给我看,我的意见很一致:“小学得过的奖、国中时当的干部、哥哥姊姊的资料,都可以去掉,家庭介绍最多两行,重点是你与申请校系的相关,讲重点,不要超过两页。”

学生总是捧著十几页的自传,一脸不忍:“这些真的……真的……都要删掉吗?”日后再看到学生送出去的资料,发觉包括“哥哥正在当兵、姊姊在当护士”这些“族繁用力备载”的冗文,仍原封不动留着。

除了无言以对,心中更害怕的是,台湾真的还要锁国,继续死抱着这种“自绝于时代的表达教育”吗?

上学期到一所国中分享,老师拿了一叠学生作文,请我表示意见,看了十多篇后,我不禁抱怨:“为什么第一段就蒙掉了,每一个学生都在替‘孝顺’下定义呢?”学校老师指著作文前面的“作文引导”:第一段必须说明题目的定义,这样子观念才会明确,事理才能显著……。不好意思说:“蔡老师,是我们要求学生这样做的。”

我只能讷然苦笑,终于了解,为什么学生一到高中,交过来的都是这种制式的八股。“其实在这个眼球和手指都在滑动的世代,我们应该藉由作文课教他们现世需要的写作素养。”我提出一个理论:“这有一点像行销学的AIDA受众思考:先勾起注意(Attention),再引发兴趣(Interest),让受众有欲望(Desire)继续阅听,最后再用文学修辞的‘意象语言’,写下情理交融的感性结论,引发受众的行动(Action)。”

“那过去的起承转合要丢掉了吗?”国中老师提出一个大问题。

“起承转合还在,只是我们必须丢掉又臭又长的‘起手式’。与世界对话,就怕‘起手式’还没打完,对手的重拳早已一记打中我们的心脏。联考作文是一回事,但用时代的美学,教会学生一生行走的能力,才是更重要的一回事。”

“‘时代的美学’是什么?”

“今日的‘时代美学’是‘由简驭繁’。你可以比较一下台湾与西方的颁奖典礼,台湾的颁奖典礼还是用起承转合那一套,颁奖者把整个场子当成自己的,要哈拉‘起手’好久,等场子都冷了,时间都用光了,观众的脸上都三条线后,才会进入重点;反观金像奖和艾美奖,颁奖者一开始会先讲个笑话,这是引起attention,然后言简意赅切入重点,快速颁完奖,这是对观众、对空间与对时间的贴心与尊重。”

“老师的话,让我想到Ted Talk。”

“是啊! Ted Talk 把以前一、两个小时的演讲,浓缩在十八分钟内,而且讲重点,讲故事,也给感动,就可以行销全世界。然而这些尊重、礼貌与素养,都是必须从小训练的。”

“难道我们写十几年作文训练还不够吗?”

那个下午我没勇气回答那位老师,但我知道下一代面对的是“六秒钟,决定要不要你”的时代,我们的写作教育要呼应现世,要记得贴心,要记得礼貌,要记得读者,要记得,先丢掉乏味的“起手式”吧!

《写作吧!破解创作天才的心智图》(时报文化出版提供)

——节录自《写作吧!破解创作天才的心智图》/时报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林芳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