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遭中共迫害”系列报导之余文生

余文生陷冤狱 妻子救夫遭中共迫害

余文生律师2017年1月摄于北京。 (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人气: 11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综合报导)“如果真有一天它再把我抓走,我会坦然面对,哪怕付出生命代价,那时我希望国际社会、公民捍卫者能照顾好我的妻子、孩子。”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2016年底,还有人身自由时说。

如今,他又陷冤狱。妻子许艳四处奔忙,为丈夫声援呼救,却遭到中共当局威胁,甚至两次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并坐上审讯椅;她和儿子出境也被限制。

维权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为营救丈夫奔波。不但状告澎湃网,还向徐州市铜山区检察院和徐州市检察院递交了对余文生律师案申请检察院监督的书面材料。(许艳推特)

2018年1月20日,余文生在北京遭约12名警察(其中一人是特警)非法抓捕后,先是以涉嫌“妨害公务罪”羁押在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后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被监视居住,目前又被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而前一天,即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开幕当天,余文生发表了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改建议内容。

原本是商业律师的余文生,2014年因声援“占中”遭中共当局迫害,出狱后仍被骚扰,随后转向做维权律师,并一度代理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而遭迫害的王全璋律师一案;尤其在2016年,余文生大量代理了法轮功学员案件。

他之所以积极关注法轮功学员案件,是因为他深受高智晟律师的影响,并认为迫害法轮功是“中华民族之千古奇冤”。

“法轮功学员,这些年来太不容易了,他们经历的苦难,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打死打残,近千万人遭到这样的打压。17年来,他们不屈不挠的坚持值得我们律师尊敬,我们要尽所能为他们辩护,让他们少受迫害……为法轮功去伸张正义。”余文生2016年说。

中共当局为了不让余文生代理王全璋一案及其它法轮功学员案件,先是把他从所属律师事务所解聘,后于2017年7月1日,北京市司法局以更新旧律师执业证为由,收走了余文生的律师执业证。2018年1月15日,余文生收到北京司法局发出的注销其执业证的通知书。

余文生被抓后,官方的所谓告知书。(许艳推特)

这期间,余文生不断抗争。他控告北京市司法局局长苗林等九名司法局官员,甚至提出罢免北京市长蔡奇。

“为法轮功申辩,是在捍卫法律正义”

2013年9月13日,余文生为天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辩护时说,中共当局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自1999年至今类似于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一样的、可以不顾事实法律的政治迫害运动,源于前党魁(江泽民)‘欲加之罪’的非法意志,一人之令”。

“其错误之明显、严重,为祸之烈,范围之广,持续时间之长,牵涉善良无辜之多,恐怕是空绝千古!”

他说,“在中国,并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赋予国家元首和最高法院认定一个组织是否是邪教组织的权力,因此,无论江泽民的讲话也好,还是最高法院的通知也好,都没有合法授权。”

这个案子留给余文生印象最深。“周向阳当时绝食1年多,手都是被铐在后面。他们的事情,让人一看就知道中共是多邪恶。”

周向阳、李姗姗夫妇。(明慧网)

他曾表示,每一起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子,都是中共在违背宪法、剥夺公民合法权益。“宪法里明明写着宗教信仰自由,但实际操作中却没有办法运用宪法来保护自己。只能是一些冠冕堂皇的骗人游戏。”

在为周向阳辩护中,余文生还说:“此刻为法轮功申辩,也是在捍卫法律的正义,也是在捍卫真善忍普世价值,是在实现法治捍卫人间正义的最高使命!”

同时,他还讲到,在这场迫害中,法轮功学员却在真实地实践著“真、善、忍”,“在十七年遭诬蔑打压的岁月里,向人类真实地展现了他们自己,得到了普遍的接纳和赞扬。十七年来从来没有以暴易暴、以怨报怨,全国没有发生过一起法轮功学员因遭受迫害与不公而采用暴力或非法手段鸣冤雪耻的事件。”

余文生曾表示,法轮功群体真是为中国人权撑起了一片空间,如果没有他们,中国人权状况可能会更加恶化。

其实,与法轮功学员及其他中国人一同并肩反抗中共暴政的余文生,在这次被抓之前曾有机会逃离大陆,但是他选择留下来:

“我留在国内还能做一些事情,为人权事业做些贡献”“当今的中国,谁也无法保证真正的安全,因为面对强权,以我自身的力量根本保护不了妻子和孩子,谁都保护不了谁。”对于妻子的付出,他说:“这不是语言能表达的。我觉得,遇到她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8-06-27 1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