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际反酷刑日 看中共秘密使用的“酷刑”

中共部分酷刑示意图(明慧网)

人气: 30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6日讯】2003年3月14日下午,上海提篮桥监狱医院三楼东边的一间病房。瞿延来被送到这里。

一名男犯戴着一次性手套拿进来5根绳子。绳子看起来很脏。后来听犯人说,这绑绳从来不洗的,什么爱滋病人、皮肤病人、传染病人都绑,上面屎尿也沾带了不少。

他们把瞿延来双手手腕用绳子绑紧,两臂拉开固定到病床的中部;双脚的脚腕用绳子绑紧,两腿拉直,床脚处有铁栏杆,就固定在那里;胸部用绳子和病床的床头连在一起,拉紧系好——这是中共百种酷刑之一——“死人床”。“被5根绳子绑在床上的滋味是极其痛苦的,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难熬。”瞿延来说。

瞿延来,1977年出生,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能源工程系,品学兼优,曾获黑龙江省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特等奖、数学一等奖。1997年7月开始接触法轮功,一直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开始,才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法轮功主要书籍)。2002年9月30日深夜,瞿延来被上海警方劫持,非法判刑5年。期间多次遭受毒打、死人床等酷刑,几度命危。

上海交通大学高材生瞿延来(明慧网)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6月26日国际反酷刑日,至少4,22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个数字只是冰山一角。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发动迫害。中共各级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警察对不愿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使用了上百种酷刑,包括毒打、电击、火刑、开水烫、烙铁烙、冰冻、水牢、“约束衣”、“老虎凳”、“死人床”、毒蛇咬、性侵犯、野蛮灌食、灌不明药物、灌粪汤……这样的迫害,已经持续19年了。

以下仅举数例:

性虐待

2016年4月14日,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在国会大厦举办主题为“中国广泛使用酷刑”(“China’s Pervasive Use of Torture”)的听证会。

从中国辽宁逃亡到美国的法轮功学员尹丽萍,讲述了她在辽宁省“黑监狱”遭受群体性侵害并被录像等恐怖经历。

尹丽萍向美国国会议员展示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照片。(李莎/大纪元)

尹丽萍说:“2001年4月19日那一天,我一生都不会忘记,那天早上我和另外8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马三家秘密转押到一个很特殊的地方,是专门用男人性迫害女法轮功学员的一所黑监狱。我们9个人被分别分到了9个房间。我被分到第一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大的双人床和一个木制落地衣架,4个男人早已等候在那里。

“晚上10点左右,走廊里突然传来了邹桂荣凄惨的喊叫声,她不停地喊着我的名字,‘丽萍、丽萍’,‘ 我们从狼窝又被马三家送到了虎穴,这个政府都在耍流氓了!’她不停地喊这两句话。

“听到她凄惨的叫喊,我拚命冲了出去。邹桂荣也拚命地冲到了走廊,我抱住邹桂荣死死地不撒手,看管我们的男犯不停地打我们,我的右眼角骨被打凸起来,身上的衣服全被撕裂掉,裤子在脚面上,衣服在脖子下,几乎一丝不挂。我和邹桂荣都被拽回了各自的房间。

“他们四五个男犯人把我扔到了床上,有摁胳膊、摁腿的,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骑在了我身上猛砸我的脸和头,我被打的记忆就停留在这里……等我醒来时,我的身旁已经躺了三个男人,我被他们群体性侵害的时候还被录了像。”

尹丽萍还在听证会上展示了多幅酷刑迫害照片,她在讲述亲眼所见的身边人遭受酷刑及被迫害致死的经历时,泪流不止。她说:“我们之间曾经相互有约:其中谁能活着出去,就要把这么毫无人性的迫害告知全世界,今天我九死一生来到了这里,讲出了她们再也无法讲出的话。”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普遍,而且恶劣。2000年,中共前政法委书记罗干在马三家劳教所蹲点之际,马三家劳教所的警察将18位坚持修炼不转化的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们强奸,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残。之后这一疯狂恶行被其它劳教所及监狱效仿。

《法轮功人权报告》中“对妇女施暴”部分有这样的描述:数十万遭到羁押的法轮功女学员中,没有几个能逃过被剥光衣物的羞辱(有时是长期的)。有些更惨烈的实例是,女学员被警察强暴或轮奸、阴道遭电棍电击、硬毛刷插入阴道刮搔的凌虐,或是赤身裸体被丢入男牢房里等等。一位死里逃生的法轮功女学员说:“那里面的邪恶外界是无法想像的。”

野蛮灌食

“(灌食的)管子一下子插到肺部,赵旭东当时发出很大的惨叫声……这时只见赵旭东喉咙里一直发出响声,看着极其难受的样子,可是手脚被捆在一起无法活动。快晚上了,有犯人发现没动静时,人已经死了。当时在场的一个犯人说:‘这么好的一个人就这么给迫害死了,想起都心惊,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坏的人,可没想到这里的人更坏,简直是杀人不眨眼,对这么好的一个人都能下得去手,经常想起那一幕,永远也忘不了,太触目惊心了。’”这是赵旭东的母亲——甘肃“中国石油兰州石化公司”(简称兰州石化,或称兰化)退休职工白金玉女士在控告江泽民书中的叙述。

赵旭东生前和妻子为女儿过生日。(明慧网)

赵旭东于2004年2月5日在兰州市看守所被强制灌食致死,年仅36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赵旭东死亡时七窍流血,背部呈青紫色、太阳穴有明显伤痕,原先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在61天内,有三分之二全白,160斤的体重只剩皮包骨……

2002年8月,黑龙江法轮功学员王霞被非法判刑7年,关押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期间,她遭到各种酷刑迫害,包括野蛮灌食、电击、吊打、性侮辱虐待、大头针钉入指甲、不明药物摧残等。

灌食时,狱警把王霞绑到床上用木板固定,使之根本无法运动,灌食管长期插着,一至两个星期才抽出一回。

王霞被投入监狱前110多斤,后来仅剩下40多斤,骨瘦如柴,身体几乎没有肉,骨盆突出,腹部深陷,大小腿仅剩骨头,脚完全变形,几次出现生命危险。

法轮功学员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前后的照片对比。(明慧网)

 

王霞遭迫害后照片(明慧网)

医学灌食是为了挽救无法正常进食人的生命。在中共监狱里,“强制灌食”是一种残忍的酷刑,随时有致人死亡的可能。

在中共监狱里,从警察给法轮功学员灌的食物中看到,中共使用包括:浓盐水、浓辣椒水、大蒜汁、芥末油、人尿、大粪水、高浓度酒,甚至摧毁神经系统的不明药物;灌食时,他们故意来回抽拉灌食的管子,使受害者遭受惨烈剧痛;有时管子插到气管、肺部,造成有的法轮功学员在被灌食过程中当场死亡。

冰冻

2008年1月19日,辽宁女子监狱。一个大铁盒被装上水,用于冻冰。

辽宁法轮功学员赵会军,被两名犯人姜平、文连英用胶条捆成球、封嘴,然后把她按在冰盒里。冰碎了,又往她身上浇凉水。衣服干了接着灌。

两个犯人这样做的目的是强迫赵会军放弃修炼法轮功。赵会军说,“见我还不签字,(他们)就把我的衣服扒光,往身上浇凉水,抓住我的头发在地上拖,用皮带抽,用摩砂皮鞋踢踩脚趾,直到打累了或我休克了为止。”

犯人姜平还怪笑着对她说:“监狱里什么叫人性?打死你这样的,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冰冻”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所使用的酷刑之一,这种酷刑可导致人全身冻僵、冻伤、神经麻痹、局部肌肉坏死,重者致全身瘫痪、失语失忆,甚至死亡。

寒冬里,中共警察或指使犯人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下,甚至扒光,或者直接将人用冰冷的凉水浇透,或让人踩在冰上、趴在冰上,或者直接把人埋在雪堆里。

锥刑

吉林省四平监狱。关押在这里的诈骗犯杨建国,是专门给监区长做饭的,他也是这个监狱的打手,身上总是带一个铁锥子。

“他用铁锥子剜梁振兴身上的肉,扎他的头;对着他拳打脚踢,从床上打到床下,然后抓住他的头往墙上撞,他们把这叫‘看星星’。”一次,犯人颜德全把梁振兴的头和大腿扣在一起,背上再坐几个人,之后又有更多的人往上扑,他们起着哄,狂笑着……

“我看到梁振兴两年多都戴着脚镣,只有一天没带,那天说是北京来检查团。”

梁振兴(明慧网)

以上是大陆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向明慧网的投书中所叙述的。梁振兴是震惊世界的长春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的参与者之一。2002年3月5日,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成功插播了《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真相片。长春有线电视网观众逾百万人,很多人因此得知真相。对此,江泽民十分恐惧,密令“杀无赦”。

梁振兴后被判刑19年,关押期间遭到“锥刑”、“抻床”、十来根电棍同时电击、野蛮灌食等多种酷刑折磨。梁于2010年5月1日被迫害致死,年仅46岁。

毒蛇咬

中共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有一种酷刑令人毛骨悚然:毒蛇咬。

湖北安陆市公安局。法轮功学员潘菊英2000年8月9日被绑架,一直被关押在这里。潘菊英自述道:“2000年8月11日下午,恶警陈新运用两条蛇水淋淋地往我身上提,并强行把我的左手塞进装有毒蛇的编织袋,再强行把我的脚塞进装有毒蛇的编织袋,毒蛇爬到了我的脚背上,冰冰凉……”

山东临沂兰山办事处计生办。2000年7、8月,临沂市4名法轮功学员彭成旭(煦)、孙茂兰、赵夫钦、赵夫敏,被绑架劫持在这里。

山东省临沂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头目,还指使打手买来一条蛇,放在笼子里饿着。蛇饿极了就将头从笼子里伸出来半尺长,被挤在笼子上缩不回去。打手们就提着笼子让蛇去咬彭成旭的脖子。咬完后的第二天,彭成旭在伤口处拿下一粒蛇牙来。

电击

2004年5月7日,辽宁龙山教养院。原辽宁省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法轮功学员高蓉蓉在这里遭受电棍电击。从下午3点到晚上9点多,高蓉蓉被连续6个小时电击,造成她的面部严重毁容。高蓉蓉后被迫害致死。

高蓉蓉生前照片。右为高蓉蓉被电击毁容10天后照片。(明慧网)

2002年,大连市法轮功学员王云洁,在马三家教养院遭电击导致乳房溃烂。

王云洁在马三家教养院遭电击迫害致乳房溃烂。(明慧网)

有毒药物

2000年11月,原山东省平度市现河公园职工、女法轮功学员张付珍进京,为法轮功请愿,被平度市610警察强行扒光衣服、剃光头发、成大字形绑在床上。警察强行给她打了一种毒针。尔后,张付珍痛苦得就像疯了一样,在床上挣扎着死去。

整个过程“610”(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大小官员都在场观看。

2007年1月18日,黑龙江省木兰县法轮大法弟子常永福被迫害致死。死亡时,常永福双耳、眼角流血,鼻子、口中有血块。

常永福生前被关入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迫害他后,为了推卸责任,将其送回木兰县“610”办公室。“610”将其送入精神病院。精神病院对其注入了不明药物,待药物发作后让家属接回家中。常永福含冤而死。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常永福遗体脸部严重变形。(明慧网)

强制堕胎

黑龙江省万家劳教所。

为了逼迫一个怀有六七个月身孕的法轮功女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狱警们将她的双手用粗绳子绑上,绳子的另一头绕经房梁上的滑轮,拽在狱警手里。然后,狱警把垫在她脚下的凳子蹬开,孕妇的整个身体被悬空。房梁离地有三米高,警察一松手里的绳子,孕妇就急速下坠,臀部着地,重重摔下,狱警再手拉绳子将人吊起,如此这般来回折磨她,直到她在无以言表的痛苦折磨中流产。

更残忍的是,警察还强迫她的丈夫在旁边看着他妻子受刑(见明慧网2004年11月15日对在万家劳教所遭受一百多天酷刑折磨的王玉芝的采访报导)。

中共迫害示意图:强行给修炼法轮功的孕妇打胎。(明慧网)

宁夏银川东门计划生育医院。法轮功学员郭文燕2003年被警察绑架后,强制送到这里堕胎。由于胎儿大,医生怕出事故,他们于是强迫家人签字。

女婴被流产下来时活着,还哭出了声。婆婆说:“还活着呢!我们抱回去养。”

没想到,医生听到女婴哭声,一把掐住脖子,不一会儿孩子就没了声音,被活活掐死!

开水烫

盖春林,男,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居民、法轮功学员,2005年4月17日被绑架,19天后即被迫害致死。

家人看到盖春林遗体脸上有烫伤,扭曲变形;右胸有烫伤。验尸结果显示:食管都烫熟了,用手一撸都掉皮,心尖变白色。

法医鉴定,盖春林是被开水烫死的。

盖春林(明慧网)

熬鹰

原中共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办公厅官员张亦洁女士,在大陆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强制“熬鹰”。

她说,“他们曾经连续四十二个昼夜不眠不休地对我‘熬鹰、攻坚’……在那次四十二昼夜‘攻坚’中,我被强迫昼夜站立,只要眼皮一打架,她们就用棍子朝头上猛抽,不让我片刻阖眼……后来我实在撑不住了,一打瞌睡,那个刚从医科大学毕业的女警就明目张胆地往我嘴里塞药片(不明药物)……

“一天夜里,我突然满口牙齿全部松动,两颗门牙朝两边凹翘着,中间裂开一道大缝。当后来偶然照到镜子时,我惊呆了,我简直不敢相信镜子里的那个白发苍苍形容枯槁的老妇是我!如果没有信仰的支撑,我决不可能活着走出那魔窟。”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李秀珍在济南监狱遭迫害期间,狱警们曾连续28天基本上不让李秀珍睡觉。李秀珍实在睁不开眼,狱警就用胶带纸黏在她眼眶周围上下上拉扯,有时还用扫帚棒支起眼皮。而在山东潍坊劳教所,狱警为剥夺法轮功学员的睡眠,竟然采取用手指弹眼球、用湿毛巾抽打眼睛的方式进行折磨。

约束衣

“就在当天晚饭后,天还不黑,三队姓崔的年轻警察指使几个吸毒犯把我拖到楼下,副队长胡兆霞指使几个吸毒犯强行给我穿上‘约束衣’,然后用绳子把我的胳膊反绑在椅子上,两条腿捆在椅子下边……疼得我大汗淋漓,大声哭喊,他们就用胶布黏上我的嘴,并使劲抽打我的脸,致使我恶心呕吐,生不如死。”

“就这样一直残酷折磨了十个多小时,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才松绑,脱掉‘约束衣’,当时我的四肢已失去知觉。”这是河南省焦作市法轮功学员王俊英女士在其控告江泽民书中的自述。

约束衣示意图(明慧网)

“约束衣”是从前身套进在后背结带,衣袖长出手臂约25公分,衣袖上有带,此衣由细帆布制作。

狱警将此衣给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穿上,将法轮功学员手臂拉至后背双臂交叉绑住,然后再将双臂过肩拉至胸前,再绑住双腿,腾空吊在铁窗上或者椅子上,嘴里再用布塞住。

据目睹者口述,有的受刑者,双臂立即残废,首先是从肩、肘、腕处筋断骨裂,用刑时间长者,背骨全断裂,被活活痛死。

2003年5月22日,河南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女法轮功学员孙士梅,40多岁,被用此刑吊了一天一夜,5月23日被解下时全身早已冰凉。

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约束衣”虐杀致死,包括:原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博士耿飒、河南石油勘探局采油二厂会计张雅丽等。

活摘器官

“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抽搐……”这是2009年,辽宁省锦州市一位在现场担任持枪警卫的目击证人向“追查国际”披露的内容。

2002年4月9日下午5点,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里,两个军医(一个沈阳军区总医院军医和一个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年轻军医)将一名三十多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在人完全清醒、没打麻药的情况下,活生生摘取了她的器官。此前,这位女法轮功学员已经经历了一周的严刑拷打、强暴等等,伤痕累累。

2006年3月,原辽宁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员工安妮,作为第一名证人,向海外媒体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她的丈夫在辽宁苏家屯医院参与了法轮功学员眼角膜活体摘除手术。安妮披露,曾有约6,000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这家医院的地下集中营中,她在医院时,已有4,000多名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被分别摘取不同器官,然后扔进医院改造的焚尸炉中焚尸毁迹。

此后,“追查国际”通过上万通电话调查,至今获得60个调查录音、1,628份资料证据,证实:自1999年以来,江氏犯罪集团控制全国劳教所、监狱、集中营,与军队、政界、司法界、医学界、贸易界、黑社会联手,形成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杀人网,出售器官、活体试验、贩卖尸体、贩卖活人牟取暴利。特别是军队、武警医疗系统大规模涉入,达到了随意攫取、杀人如麻的地步。

2016年,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华府公布最新独立调查报告。调查显示,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手术量为6万—10万例,这些器官主要来自法轮功学员。

穿越生死

上海法轮功学员瞿延来在其控告江泽民书中说:“被5根绳子绑在床上的滋味是极其痛苦的,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难熬。我想1天不是由24小时组成的吗?!1小时不是由60分钟组成的吗?!1分钟不是由60秒组成的吗?!我问自己,再多坚持一秒行不行?肯定没问题!那我就一秒一秒地坚持到迫害结束的那一天吧!”

他也曾被强制灌食。“3月13日早上灌食时,我抽出的胃液竟也变成黑色的,狱医说我的胃也出血了,下午就赶紧把我送到了上海市监狱总医院。”

瞿延来在控告江泽民书中表示,他对中共施暴警察没有丝毫的怨恨。“这段时间,虽然有很多人对我行恶,但我心里对他们没有丝毫的怨恨。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们干的坏事以后都是要偿还的,他们在无知中对我行恶,其实就是在害自己,我心里真的很可怜他们,后悔的就是我没能制止他们的恶行。”

“那时我最后悔的就是自己以前背的师父经文太少了,只有《论语》和师父讲法、经书中的零星句子,我就反复地背这点东西,就靠这极少的师父的讲法,支撑着我以异常平和的心态面对这一切苦难。”

“李洪志师父在《境界》这篇短文里写到:‘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着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

为瞿延来提供辩护的律师郭国汀说:“瞿延来先生是我的第二位法轮功当事人,(他)也是引起我对法轮功极大兴趣的原因,因为他竟能连续绝食绝水780天!直到我正式成为他的辩护律师为止。”

郭国汀律师(陈明/大纪元)

“开始时我一直不相信一个人竟能连续绝食绝水两年多!然而,事实是在这绝食期间,他曾先后四次生命垂危,被送进医院抢救四个月。在绝食期间,他一直拒绝进食,长期被强制灌食。而强制灌食实质上是一种极难忍受的酷行。”据明慧网2013年12月份的一份调查,被局部统计的442位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中,共有154人被灌食致死,灌食致死率高达35%。

“面对圣徒般的瞿延来,我不能不探索是何种原因,使得瞿延来具有此种超凡脱俗的承受苦难的能力?唯一的解释便是真信仰的伟大力量。”郭国汀说。#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6-26 11: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