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毒品泛滥 中共贪官吸毒贩毒当“保护伞”

人气: 9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7日讯】中国大陆毒品泛滥,危害社会。中共官员不乏吸毒、制毒贩毒者,上至政法王周永康,下至地方的工会主席,都曾充当“保护伞”的角色。

中共官媒《半月谈》曾报导,湖南衡阳县查处了61名涉毒官员,包括县政府办、交通局、农业局、国土局、住建局、建工局、水利局等单位的党政官员和公职人员。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吸毒市长”、1972年出生的湖南临湘市原市长龚卫国。他于2015年4月毒瘾发作后产生幻觉,报警说遭人追杀,特警赶到时,他已经一丝不挂。

据说,龚卫国吸毒在该市流传甚广,但长期未被“追究”。2017年7月,龚卫国因滥用职权、受贿157.5万元,一审获刑7年。

在湖南、云南、山西、四川等地,“毒吏”同事之间、上下级之间以及和社会人员之间已形成了“毒友圈”,并呈现出吸毒链条“一条龙”。

云南楚雄州原州长杨红卫被称为“吸毒州长”。此人曾一边开会一边吸食一种名为“卡苦”的毒品。这是一种以鸦片为主、多种中草药加工的混合物,“卡苦”价贵,据测算,瘾癖大者每日需人民币约200元,月需6000元。

2013年1月,杨红卫因滥用职权、受贿900多万,被判无期徒刑,于今年4月被减刑为22年。杨红卫受贿上千万,在云南有房产17套,在澳大利亚有房产6套;在地震重建中插手工程、大搞“豆腐渣”工程。他喜欢酒和女人,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

一位专门代理毒品案件的刑事律师曾表示,吸毒官员的数量可能十分巨大,在拥有的钱财超过自身需要以及信仰缺失的情况下,一些官员寻求毒品刺激。

曾有调查显示,因淫乱或吸毒而感染上爱滋病的患者中,中共党政官员在各阶层中所占比例最高。

外界关注,大陆毒品横行,与中共官员充当“保护伞”是分不开的。时事评论员蓝述表示,“保护伞”有两种,一种是公安司法自己,还有一种是公安司法都得罪不起的人,就是有权力的人,在政府里、在党的高层的这些领导层里面。

在四川刘汉刘维涉黑案中,刘氏兄弟除了送金钱财物,还和原德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政委刘学军等三名政法官员在会所里吸食毒品,寻欢作乐。于是当有风吹草动时,这些涉毒官员便向他们通风报信。

2011年3月1日东北女子女伊楠在东莞市“贵族王朝”夜总会参与聚众吸毒而致死。其母亲王福兰在网路上发的举报网帖表示:“超百人的吸毒聚会,公安笔录上清楚的写着包房茶几上有毒品,却不抓捕召集人?不查毒品的来源?不对容留吸毒的场所进行处罚?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想掩盖什么?还是幕后另有黑手?”

帖文举报:处理伊楠吸毒致死案期间,时任中共广东省副省长刘志庚为了给亲属掩盖罪行,调换了东莞市所有镇区公安分局长,其中包括东城区派出所所长,期间获得巨额赃款。此后,该案久拖不决,

据《新京报》报导,在周永康的老家无锡,多年前,无锡的一个企业家反映无锡的一些地方有较严重的吸毒现象。但后来,这位企业家遭遇了公安部门长时间的调查审问。

除了吸食毒品,有的官员还制造和贩卖毒品。如曾任某县质监局副局长的福建人肖积合,因受贿被开除公职后,凭借化工专业知识,掌握了利用溴代苯丙酮化学合成麻黄碱技术。后来,肖积合被抓,获刑1年半。刑满释放后重操旧业,最终“二进宫”。

2014年8月,临泉县人社局原工会主席王飞因贩卖海洛因,被判无期徒刑。在2011年4月,王飞曾出资到外地买毒品,买回临泉贩卖。在与毒贩交易时,王飞还负责把风。

蓝述认为,社会上的黄赌毒屡禁不止,越禁越多,主要的原因就是黄赌毒行业背后有中共各级政府在后面撑腰。共产党本身是最大的黑帮组织,体制之内的这个黑帮组织,成了体制之外的那些游离的小的黑帮组织的保护伞。

有海外评论就此指出,中共糜烂腐化,早已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责任编辑:李新安

评论
2018-06-27 6: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