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丹麦彻查警察违宪案 中共黑手浮现

【大纪元2018年06月28日讯】2018年6月7日,丹麦司法大臣鲍尔森(Søren Pape Poulsen)宣布重新启动一个调查委员会,以彻底查清2012年、2013年中共高官到访丹麦时,丹麦警察为何违反《基本法》阻挠民众抗议事件(丹麦官方称此为“西藏案”)。

2012年,中共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到访丹麦时,丹麦警方开出四辆警车遮挡抗议民众;2013年中共政协主席俞正声到访时,2名法轮功学员前来表达“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诉求,因身着黄色T恤衫而被丹麦警车带离现场。事件发生后,2名法轮功学员和6名西藏支持者将警方违宪行为告上法庭。

针对此案,丹麦司法部于2015年10月建立了具有独立司法权的调查委员会。该调查委员会于2017年12月18日公布调查报告,报告指出,丹麦警方阻挠民众抗议的责任,应该由哥本哈根警察局承担,两名中层警察官员应被追究具体责任;每一位受害人,可获两万丹麦克朗的赔偿。据哥本哈根警察局估计,约有二百民众在抗议中共代表团现场。

值得注意的是,在调查委员会长达2000多页的调查报告中,整个报告提及法轮功的次数高达三分之二。中使馆在中共代表团访问之前与丹麦官方各层接触与交涉过程中,其反复强调、向丹麦官方施压的要求是不要见到法轮功学员,并且把此作为中共官方访问成功与否的标准。

这份报告还表示,由于原警察局领导已离职,所有的邮件信息被删除,导致无法彻查指令来源的真相。

调查委员会报告公布后,受到了丹麦各界的质疑,民众普遍认为普通警察如果没有上级命令是不可能轻易违宪的。

面对民众的质疑,2018年6月4日,司法大臣鲍尔森曾宣布没有必要重新开启调查。

不过,事情峰回路转。2018年6月7日,司法大臣鲍尔森在新闻公告中说,“国家警察局在常规的服务器检查时,发现了大量邮件档案。”

今年5月22日,国家警察局的IT安全处查到大量个人邮件档案,并于6月1日告知丹麦司法部。

今年4月,丹麦国家警察局曾向国会报告,“删除的邮件重新复原的可能性非常小”,因此国家警察局“没有作出复原删除邮件的尝试。”司法部在公告中表示,国家警察局没有注意到邮件档案,是因为存档的服务器存在于警察局的邮件系统之外。

司法调查还发现了一个来自高层的“操作指令”。2015年10月2日,丹麦前司法大臣平德(Søren Pind)公开了2012年访问事件中的部分“操作指令”(operations befaling)。这份警察执行任务的内部“操作指令”显示,警察部门必须确保可能的示威集会不会让中共国家主席看到。

新唐人电视台报导,丹麦律师Tobias Stadarfeld Jensen说,“文件记录显示,丹麦政府受到来自中方的压力。中共让丹麦政府意识到他们对抗议中共民众的高度重视,并力图显示它们对于民主制度是如何实施强大压力的。”

此案原告之一法轮功学员鲍女士表示,“我没有说要责怪丹麦政府。我非常珍惜在丹麦我得到的自由。中共它是渗透在全世界各个国家的,它用这种经济手段在压榨每个国家,我希望丹麦政府能够认清它丑恶的面目,不能受到中共的影响而破坏了自己国家的立国之本。”

丹麦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布里克斯(Benny Brix)说:“我们欢迎丹麦官方对警察侵犯人权的事件承认错误,并表示道歉。丹麦警察以及政界某些人士是在中共独裁政权的压力下,放弃了我们自己的立国之本。这不是简单的用丹麦纳税人的钱为中共买单,向受到伤害的民众经济赔偿可以完事大吉了。”

“这一事件让丹麦整个国家蒙羞,其背后的根子是中共。这是我们所有人都需要认清的真相。”

2012年6月15日,胡锦涛访问丹麦期间,在中共压力下,丹麦发生了一系列官方违宪阻挡抗议民众的事件。丹麦法轮功学会发言人Benny Brix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民众抗议中共现场接受当地记者采访。(大纪元/林达)#

责任编辑:张宪义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