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中共“志愿军”唯一回国女战俘的遭遇

一群被俘的中共志愿军(维基百科)
人气: 1959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30日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共派兵帮助发动侵略战争的朝鲜打败韩国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进入朝鲜半岛,将中共军队打回了“三八”线。此后,双方在“三八”线地区呈对峙局面。由于美国彼时的战略重点是欧洲,主要敌人是苏联,加之中朝损失惨重,内心愿意求和,最终双方同意谈判。谈判从1951年7月开始,历时两年,达成了停火协议。

而在随后的战俘遣返问题上,中共和美国发生了冲突。中共要求遣返所有被俘虏的“志愿军”战俘,但美国方面则根据自愿原则遣返。原来,在战争期间,许多中共军人寻找机会自愿投降联合国军,而且比例相当大。当时联合国军俘获的中共军人有两万一千余人,其中一万四千三百二十五人以“毋宁死”的坚决态度拒绝返回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自愿遣返者为6670人,其中只有一名女战俘。

对此,中共大为恐慌,遂对不愿回国的战俘采取了威逼色诱等方式,但也只有440名战俘回心转意,占总人数的3%。

在美国之音《解密时刻》推出的《志愿军战俘》系列纪录片中,有这样的镜头和解说词:

1953年8月下旬,一辆装载志愿军被俘人员的列车离开朝鲜,向鸭绿江北岸的安东驶去。车队到达板门店时,彩楼上“祖国怀抱”四个大字让战俘们激动不已,他们高呼口号,表达自己对国家的忠诚。一下车,激动的战俘握住迎接人员的手,泪流满面。兴奋之余,只有个别头脑冷静的人, 预感一场风暴又要来临。

不错,随后降临的风暴让这些为中共卖命的军人或许后悔了当初的选择。从1953年11月中旬起,中共开始政审,整个过程分为动员教育、检查交待、作出结论、安置处理。归管处后来下发文件,说“共产党员是不能被俘的”,战俘必须交代问题,沉痛反省。战俘们不得不开始开会检讨,自我赎罪,写检查反省投降行为。但是归管处在党籍问题上较为宽大,到1954年2月,80%战俘被恢复了党团籍和军籍。

3月,高饶“反党”集团发生后,中央下发文件,要求中共战俘95%开除党团籍,表现好的,仅承认被俘前的军籍。于是大部分战俘被遣返回乡,成为坏分子。文革爆发后,大部分战俘再次受到严厉批斗,不少人受不了折磨而自尽。

而那些不愿被遣返的中共战俘最终被送到了台湾,大多发展不错,至少善终。

关于女战俘的谎言

在自愿被遣返的中共战俘中,只有一名女战俘,名字叫杨玉华,时年16岁,是中共60军180师绷带所(师卫生队)的护士。杨玉华是在60军进军西南时,被从地方院校招上来的学生。她是背着养育自己长大的外婆参军的。入伍后,被分配当了一名护士。朝鲜战争爆发后的1951年2月,180师入朝参战,杨玉华也随军去了朝鲜。

大陆出版的吹嘘60军战绩的《屡创奇迹的60军》中写道:“每个师医院、文工团、师直机关各部门,都有女兵,与原来从华北入伍的女兵加在一起,每个师约有70多人,军部机关、军文工团、军医院和三个分院的女兵在120人之间,全军赴朝女兵300人至400人。”

一个问题是:既然有300到400女兵进入朝鲜参战,为何回国的女战俘只有杨玉华一人?其他女兵有没有被俘的?这个暂且不说,单说杨玉华到了朝鲜后,其所在的180师于1951年5月在朝鲜明月里被联合国军三个师包围,杨玉华被搜山的韩军第6师俘获。

据《志愿军唯一的女战俘近况》一文披露,杨玉华当时穿着男装,头发很短,满身泥水和污垢,因此美军没有发现她是女人。随后,杨玉华被送到联合国军医院。在医院,杨玉华得到医治并很快痊愈。在治病的同时,杨玉华还主动参加对其他中共伤病员的护理工作,直到7月中旬来例假时才被美军一名女军医发现她是女人。因为只有杨玉华一个女战俘,美军觉得单独为她开一个战俘营不划算,所以将她送到位于釜山的专门关押朝鲜女战俘的收容所,杨玉华从此开始了自己的战俘生涯。

关于杨玉华的战俘生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相关书籍中均有提到。在最早的一份杂志纪实文章中,曾隐晦地暗示杨玉华可能被美军强奸的情节,以后所有的网络都加以转载。对此,180师的河南安阳回国战俘胡春生告诉采访他的记者“这完全是胡编乱造!”杨玉华被美军发现是女人后,直接被送到了韩国管辖的朝鲜女战俘营,“与美军都没挨着边”。

还有文章为了彰显杨玉华的“勇敢和斗争精神”,称其在战俘营敢把美军提供的饭食一巴掌打在地上,并大声质问凭啥让她晒太阳。而事实是,这样做的杨玉华并没有受到什么“报复”。

文革被挂牌子晒太阳

1953年8月8日,被关押了两年多的杨玉华跟随473名朝鲜女战俘,一起被美军从釜山押上火车,次日抵达了板门店。或许,那时的杨玉华在踏入中国的土地那一刻,同样是热泪盈眶,自然也没有预料到中共卸磨杀驴的两面嘴脸。

杨玉华回国后,毫无例外地受到了审查,1954年审查告一段落后才返乡。与杨玉华的首任丈夫刘英虎是西南军政大学的同学的胡春生透露,杨玉华回来后先在四川内江,后来与在战俘营中结识的刘英虎结婚。刘英虎长相英俊,能拉二胡能弹琴能唱歌,他回来后分配在当地的一个供销社工作。虽然他已结婚,并有了两个孩子,但仍然有女子追求他。而彼时杨玉华则先后在乡间和城区的学校当老师。

文革爆发后,刘英虎因乱搞男女关系,被判20年徒刑。杨玉华在中共组织的压力下,被迫与其离婚。据胡春生称,这段婚姻对杨玉华的打击非常大,“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她谁都不见,连重庆的几个老战友的劝慰也都不理。”

因为做过战俘,文革中杨玉华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还被要求整天挂牌子跪着晒太阳。当年在战俘营中的“勇气和斗争精神”已全然不见。不过,对于这段经历,自觉解释起来很麻烦的杨玉华甚少和同事、学生谈及,或许她的内心也在担心着什么。

1986年杨玉华从万盛区实验小学退休,她的第二任丈夫是重庆驻军的一个营级干部。老伴去世后,杨玉华与儿子儿媳住在一起。

而了解杨玉华的胡春生,作为归国战俘的经历更为坎坷。回国后十多年都在颠沛流离,在辽宁等几个省市流浪,卖画为生。

结语        

网上披露,当年有63名中共女战俘选择去了台湾,并受到了宋美龄夫人的亲自接见。宋美龄对她们说:你们基本都是农家女儿,要乘年轻抓紧上学,学些知识和本领。后来,这些女战俘大多学习护理和剪裁,在台湾嫁人,过得都不错。

而作为唯一回国的女战俘的杨玉华,如果今年仍旧健在,应该已经是84岁高龄的老人了。在她的内心深处,是否有一丝后悔当年少不更事的选择呢?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6-30 5: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