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评《共产党宣言》

凌晓辉:共产主义毁灭人类的宣言书(下)

人气: 74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6月03日讯】(接上篇

七、被证明错误的《宣言》五十年后被俄国捡起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真正再相信“共产主义”了,特别是中共党员,包括领导者本身。可是, 一直被浸泡在共产主义红色幽灵制造的、万变不离其邪的党文化中的中国人,他们仍然身居于完全没有信仰、不被信任、没有相互关爱的社会环境中。尽管无论是从实践还是理论都证明《宣言》的错误和邪恶,但是共产主义背后的邪灵在没有达到其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之前是不会自动退出舞台的。

马克思恩格斯合写《宣言》时,均不到30岁。马克思少年时代就加入了“撒旦教”,他除了被共产邪恶幽灵控制,由此而吸取了邪恶的“能量”外,对人生、对社会并没有什么阅历和经验,特别是当时英国的情况,与《宣言》中的场景几乎是相悖的。

当时,马克思恩格斯对英国政府的统治情况是极清楚的:政府设置专门机构和人员深入工厂,对工人工资、生活福利、医疗保健、劳动时间……无一不作出公正、客观的调查报告,尤其对童工和女工,给予特别的关注,正因为下情得到上达,工人工资才得到相应提高,在政府干预(法律)下,劳动时间缩短了,工人的权益特别是童工和女工得到适当保护。尽管如此,马克思恩格斯还是说,国家是压迫工人阶级的机器,这些措施在他俩眼中是“鳄鱼的眼泪”,是麻醉工人阶级的“毒药”。

诺贝尔经济奖得主哈耶克在1954年曾编辑出版了一本论集《资本主义与历史学家》。哈耶克本人在该书《导论》中亦断言:“人们对历史事件的看法却并非取决于客观事实本身,而取决于他们所能接触到的关于历史的记录和解释。”哈氏列举了伦敦的激进的库克.泰勒夫人注意到那些披露兰开夏工业区工人极其悲惨的生存状态以及工厂主极端暴虐的文人们基本上都没有到过兰开夏,于是不顾他们反对于1843年亲自前往考察。然后记录了她所看到的真实情况,泰勒夫人写道:“现在,我终于在工厂、在他们的住所、在他们的学校中亲眼看到了这些工厂工人,我完全无法理解人们为什么要为他们奔走呼号?比起其他劳动阶级来说,他们穿得好、吃得好,行为也更端正。”“轻信、传播报纸上的话,这样的人太多了,他们从来没有费心思探究一下,报纸上说的是真是假。”哈耶克直言那些悲天悯人的报道是:“一个最离谱的超级神话,人们一直用它来贬低令我们当今的文明受益匪浅的经济体系。”

刘晓在《当年英国工人为何对“共产党宣言”不感兴趣?》一文中列举了一些具体数据:“1840年时,英国成年男性劳动力中,有47.3%在产业界工作;而在1900年之前,西欧没有任何国家的工人比例这么高过。不过,1861年之前,整个英国还称不上是“一座工厂”,大型的工厂很少,而且大都是棉纺厂,这些棉纺厂主要集中在英国中西部的曼彻斯特。

以撰写《美国的民主》而闻名的法国政治思想家Alexis de Tocqueville,1835年参观曼彻斯特与伯明翰(1840年代英国的第2大工业城)时,说曼彻斯特“有一些大资本家,几千个穷苦的工人和少数中产阶级”,而伯明翰有“有少数大产业,有许多小工业。工人在自己家里工作,或在小型工厂内和老板一起工作。工人看起来较健康,生活较好,较有秩序,也比较有道德”。

然而,英国在经历了19世纪40年代的饥饿时期后,从1850年开始迅速进入了“维多利亚繁荣期”。1856-73年间,英国工人每小时的生产力,每年增长1.3%,这项增长率直到1951-73年间才被超越过。也就是说,《宣言》里所预测的“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工资会下降”是完全错误的。因为这一时期,工人的生活水准大幅提高,实际工资在1851-73年间增加了26%,在1851-81年间增加了38%。经济好转后,工人组织全国性的工会,保障工人的福利,不必依靠国家来救助。

正是因为工人生活水准的提高,当1848年《宣言》出版后,人们对斗争自然无法产生兴趣。不过,被邪恶幽灵操控的马恩对此并未死心,仍然期盼著下一波的经济危机会再带来革命的热潮。然而,他们还是失望了,只好转而批评英国工人的“狭隘心态”。自巴黎公社起义失败后,他们所期待的共产党革命终于在1917年的俄国发生了,但却是一场夺取民主政权的政变。”[1]

至此可以说明,《宣言》所渲染的许许多多场景都是虚假和错误的,后来的实践中除了其崇尚的“斗争”和“暴力”外,其所谓的理论几乎都是南辕北辙的胡扯。这种颠倒黑白、罔顾事实的狡辩和欺骗也一直贯穿在后来的一百七十年的共产主义运动之中。因此,它只可能是一篇由魔鬼操纵的, 并且异于人类逻辑思维,欲毁灭人类的宣言书。

八、窃取政权、抢夺财产使世界成为共产邪灵“所有制”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2] 这是大家所熟悉的《宣言》结尾,邪灵在召唤著跟随他们的信徒们,他们就是公开的要夺取政权、抢夺财产,将世界统统据为己有。消灭一切私有制,使之成为共产主义邪灵的所有制。

“民主”就一直是共产主义,特别是中共欺骗人民的口号。其实共产主义邪灵一刻也不会,也不可能放弃它的权力和所掠夺来的财物。这样人们可以隐约看出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一些端倪,赵紫阳和胡耀邦的下台也许就是因为在“坚持党政分开”,消减共产党对于国家政权干预,中共怕失去控制政权的权力。所谓“支持动乱”,连他们自己都不可能相信。只是为了找个理由把邪灵最后的,也是最得意的,人们称之为“魔头”江泽民换上舞台。江氏也就是这样喝着六四学生的鲜血而篡取最高权力位置的。

《宣言》中绝大部分篇幅在形式上都是渲染对财富拥有者的仇恨和对立,要用一切可用的手段,将财富从拥有者手中夺过来并将财富拥有者消灭掉。“共产主义的特征并不是要废除一般的所有制,而是要废除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3]

共产主义邪恶幽灵企图像“进化论”的传播一样获得成功,尽管“进化论”漏洞百出,逻辑混乱,但在邪恶操控下硬是把动物狡辩成人类的祖先,使之在科学界得到广泛认可。共产党要把人类社会的一切结构、道德和伦理一并毁灭。这就是恩格斯在《1888年英文版序言》所深感欣慰的:“在我看来这一思想对历史学必定会起到像达尔文学说对生物学所起的那样的作用……”

结语

人们可能会认为,现在还有谁信仰共产主义?在当今的中国无论共产党员还是党的各级领导干部都在搞资本主义那一套了。其实不然,共产党为了生存可以任意改变表面遵循的任何原则和规范,因为除了欺骗是它的根本属性外,其余它都不在乎。特别是其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永远也不会改变,我们通过其《宣言》可以比较完整的看清共产主义的本质。

科学一贯重视通过给事物下定义来规范世界,从科学哲学(区别于马列哲学)行上学的角度来说:共产主义是宇宙中的败物、以“恨” [4]集聚起来的黑暗势力。这股势力是人们看不见、摸不着的有生命的灵体。通过附体在个人、特别是群体身上起作用。这个灵体会使得人和它的组织彻底的颠覆作为人应有的世界观,无意识似的成为暴徒、凶手或规则的破坏者。如同《宣言》的最后写的:“总之,共产党人到处都支持一切反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运动”。而且共产党喜欢“暴力”,会以最切身利益引诱和激励人去毁灭现存的一切,手段可以是“打、砸、抢、杀”,并且是越狡诈、残暴和恐怖,就越容易在共产党内部获取荣耀和权力。

无论是道家的阴阳学说,还是西方哲学的辩证法普遍认为:宇宙间所有事物皆有阴阳两个属性,他们相互依靠、相互制约、存有相互转化的关系。共产主义邪灵将“恨”阴险的通过《宣言》根植于宇宙万物构成的最根本的阴阳属性中。将这两个属性完全对立起来、相互斗争、直至达到你死我活的绝境。邪灵清楚的知道,当这种“恨” [5]一旦在人类和宇宙中起著主导作用之日,就是宇宙万物和整个人类彻底毁灭之时。

(全文完)

[1]刘晓:《当年英国工人为何对“共产党宣言”不感兴趣?》,大纪元,

[2]  《共产党宣言》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 248-307页

[3]  《共产党宣言》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 248-307页

[4]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序言

[5]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序言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6-03 10: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