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气: 15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30日讯】“坐小板凳”是中共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经常使用的一种酷刑手段。很多人对此不以为意,认为坐在凳子上算什么酷刑?揭秘中共酷刑系列报导之二:我们就来了解这种看似隐蔽、对人体伤害力却极为巨大的酷刑。

前北京空军军训器材研究所少校军官胡志明,因修炼法轮功遭中共迫害,两度出生入死。2002年在上海提篮桥监狱,他曾被关在3平米的小黑屋里,被强迫坐在一个仅约20厘米高、巴掌大小的板凳上。

前北京空军军训器材研究所少校军官胡志明:“除了吃饭时间,整天都会坐,一直坐到半夜去,很快身体就承受到极限了。长久坐着本身就是挺难受的,因为他不是你随意的想怎么坐就怎么坐的,必须腰挺直。坐在那小板凳上,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那小面积上。很疼,又不让动。时间长了,屁股下面就磨破了。”

胡志明所经历的,正是中共坐刑中的“坐小板凳”。这种酷刑,时间长了,不仅让人的臀部、腰部、两膝筋骨剧痛,屁股坐烂,磨出茧,还能导致残废。

天津法轮功学员董玉英,就经常在这种坐刑中痛昏过去,屁股坐烂、生疮,肛门口肿大、破皮流血,一坐下钻心痛,两膝筋骨一触即痛,行走困难。八个多月的酷刑折磨,每日旧伤添新伤的董玉英,最终被迫害离世。

原吉林大学教师王辉,2002年也因“长春电视插播事件”的大抓捕,在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坐小板凳。

原吉林大学教师王辉:“那个‘攻坚’过程的时候,从凌晨两点坐到半夜12点,一天只睡两小时的觉,一直那么直挺挺的坐20(多)个小时。”

每天连续坐22个小时,不让说话的高强度坐刑,王辉一连坐了三、四天。而在长达一年左右时间里,他每天被迫坐板凳至少十多个小时。

上海法轮功学员夏海珍:“这个坐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不要紧,可是你坐一年下来,板凳硬硬的下来,夏天穿着那个裤子不是棉质的,是化纤的,屁股就会长老茧,起坐疮,起坐疮以后就会流血、流脓。整个屁股都成黑青色。从监狱出来的时候,走路很痛苦的,经常会有针刺的感觉。屁股有时还有痒的感觉,用手抓,一抓出来的皮呀,都是黑乎乎的皮。非常的痛苦。”

长达两年多的时间,上海法轮功学员夏海珍在上海女子监狱,每天被迫十多个小时连续坐木板凳。

和王辉、胡志明类似,夏海珍被要求所谓的“正坐”。身体呈90度挺直,浑身肌肉紧绷。两个脚后跟必须紧靠在小凳子的脚上,两腿之间和双手十指都得并拢,不准有一点缝隙,稍有缝隙几个包夹就会一拥而上疯狂毒打。

夏海珍:“有的时候掐你眼皮,有的时候把头发一把一把的往下揪,还有把手伸进去,夹着你的乳头往外面死命的揪拉。还有尖尖的指甲把后背抓伤。还有的拧你的敏感部位。然后(有些)大法弟子是痛的那惨叫声全监狱都听得到。啊⋯⋯,当然比这个分贝要大多了,因为实在是太痛。我也同样忍不住的,发出这样的惨叫,痛的我在地上打滚,打滚她们也还是在拧你,掐你,然后叫你再重新坐好。这时候狱警会跑过来飞起一脚,叫你坐正。”

这种残忍的过程,狱警称之为“规范坐姿”。而且这种疯狂的迫害会无限次的重复上演。受着坐刑的夏海珍,受到突如其来的揪拉时,身体会一下子撑直,发出惨叫。在这种高强度的坐刑加毒打中,夏海珍整整过了16天。

而同时伴随的,还有严酷的精神折磨。

夏海珍:“这种酷刑真的是生不如死。面前还让你看诽谤法轮功的视频,还必须得叫你眼睛睁着看,他会拎你眼皮的。还要给你谈话,必须去要顺着他的思路去说,去诽谤法轮功,说你自己是有罪的。让你在坐刑当中,让你妥协。”

王辉:“最后的时候我有一天感觉精神有点崩溃,失去意识的那种压力,到承受的极限了吧。”

众多绝症病人因修炼法轮功获得健康,但他们因为坚持信仰,却横遭中共酷刑虐杀。这场屠杀贯穿中国各行业,遍布全国各城乡。

点击看完整影片:

——转自新唐人

责任编辑:任浩

评论
2018-06-30 11: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