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韵:“六四”29年 中共暴政不是过去式

世界没有忘记,历史不会消失。(Scott Olson/Getty Images)

人气: 49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4日讯】29年前,枪声响起,在北京城西的五棵松、木樨地;火光燃起,在天安门广场。中共又一次向人民举起了屠刀,震惊世界。随之而来的,是对学生领袖、支持学运的知识分子、媒体人员等各界人士的“秋后算账”。通缉、抓捕、撤职、整肃、吊销护照、拒绝入境、监控软禁……恐怖的血光,令许多中国人低下了头。

29年后,敏感依旧,禁忌如昨。若要在大陆的公共场合谈论此事,可能需要打手势,或是借助行为艺术,而不能用正常的话语。今年,从4月起,当局就着手“维稳”,安排监视特定公民,必要时施以软禁或送他们去“旅游”。

对于“六四”受难者,中共从来没有慰问,也不允许公开悼念。在严密的极权管控下,一些国人选择淡忘,说:“莫谈政治”。但是,那浸著血与火的夜幕,如何能轻易地“翻转”?相似的创伤,刺痛著过去和今日,也影响着我们的明天。

日前,两位美国议员、美国国会与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的主席,马可·鲁比奥和克里斯托弗·史密斯发表了关于“六四”的纪念声明。

鲁比奥参议员在声明中说:“在我们反思29年前聚集在广场和全中国各地的一百多万中国公民未能实现的憧憬之际,我呼吁中国政府允许围绕那年春天的事件进行自由和公开的讨论,无条件释放那些因为试图纪念六四周年而被拘留或监禁的人,并公开清算在党和军队手中对中国人民犯下的可怕暴力。”

暴政不是过去式

1989年,33岁的吴仁华曾经亲历“六四”凌晨的血腥清场,目睹学生惨死和被坦克碾断双腿。他后来流亡美国,一直致力于追查当年的涉事者、受难者和被捕入狱者的名单和情况。吴仁华认为,“六四”不是历史,而是现实。他问:“‘六四’,过去了吗?”

2007年,在“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著名“右派”林希翎说:“反右运动以后,接下来的大字报运动、四五运动、文化大革命,一直到‘八九民运’,一直接下去的镇压法轮功啊,当前对国内维权律师和人士的镇压,都是一脉相承。”

“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曾在纪念“六四”的大会上表示,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煽动全国民众仇视、排挤、打压、举报法轮功学员的做法,更加把中国拖入了一个共犯互害的社会,中共将普通人也纳入了它这个政权对其他人进行迫害的一种身份。

因此,“六四”并不孤立存在。这一波群众自发地质疑和反抗强权的运动,从政治中心扩散到全国,最后被武力扑灭。而使用暴力镇压,则是中共本能惯性的又一次“发作”,再现其冷酷和虚伪。

29年来,中共未曾间断对人权运动、信仰团体的迫害,同时加强舆论管控和信息封锁。在经济繁荣的表象背后,是腐败官场、道德下滑、丛生乱象。新的罪恶,在发生,在继续;现实,愈加沉重。

图为2017年6月4日香港举办纪念“六四”28周年烛光悼念活动。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江泽民之罪

追查“六四”真相的吴仁华表示,江泽民是六四屠杀的决策人之一。他认为,首先,江泽民整肃上海《世界经济导报》是六四的导火线;其次,在当年5月,江泽民已经被内定为中共主席,并列席参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再者,在当时的五大常委中,能起决定作用的赵紫阳反对暴力镇压,常务书记胡启力因反对武力镇压被解职,“剩下的是李鹏、姚依林、乔石,江泽民在最后的六四镇压决策上肯定是参与了。”

10年后,依靠屠杀青年学生而攀至权力“核心”的江泽民,又祭出大棒,砸向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
1999年4月25日,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地来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局附近,要求当局释放被非法抓捕的天津学员,要求正当的不受干扰的修炼法轮功的权利。万人和平上访,堂堂正正地维护信仰,此举令万众瞩目,也使得“六四”后处于精神低迷的中国人备感振奋。

然而,对法轮功心怀妒嫉的江泽民,却将“四二五”构陷为“围攻中南海”,并在三个月后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中共江泽民集团动用国家资源,炮制谎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地迫害。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迄今,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421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些案例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另有数以百万的炼功人被关押、判刑,受到肉体和精神折磨,其中许多学员死于活体摘除器官,更多详情尚不为所知。

2013年12月7日,明慧网发表了《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报告从明慧网数据库汇总统计了3,653位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调查显示,在65%被关押迫害的致死案例中,21%被毒打直接致死,11%被灌食直接致死,10%被强迫或暗中注射/服用精神药物或毒药直接致死,3%被超负荷劳役直接致死,2%被上刑具直接致死,2%被电击直接致死,2%被虐待直接致死,1%被体罚直接致死,1%被牢中牢(关禁闭/转关押/延期释放)直接致死,26%则在多种酷刑手段的共同摧残下致死。

来看2018年5月的三个死亡案例。天津市法轮功学员蔡莉莉,69岁,2017年11月1日被非法判刑两年十个月。在拘留所里,她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生活几乎不能自理。拘留所见她没有了血压,才让她“取保候审”。蔡莉莉回家后,于今年5月15日去世。

黑龙江省鸡西市法轮功学员罗井山,65岁,被非法判刑两年半,在狱中受到严重迫害。他于2018年4月1日出狱,不会说话,不能行走,浑身浮肿,5月3日离世。

辽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吕彦坤,59岁,被非法判刑六年,于2017年初被秘密送往郑州监狱,期间被迫害出现“肝腹水”。监狱未及时通知家属,也未给予他及时的治疗,还一再拖延释放时间。今年4月14日,亲属把他接回家,5月2日,吕彦坤离世。

自由的火炬

2007年6月1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全球首个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落成,那是一座高举火炬的青年女子的雕像,造型取材于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女神像。铜像前座的题字是:“献给那些在共产党政权下死亡的一亿多受害者和那些热爱自由的人民”。

布什总统说过:“设计者选择了一个希望的形象——一位女神手持自由的火炬。她让我们想起了共产主义的受难者,也让我们想起了战胜共产主义的力量。……她提醒我们,只要屠杀上千万人的意识形态仍然存在,只要其仍在苟延残喘,那么与这股比死亡强大的力量作斗争将继续进行。”

世界没有忘记,历史不会消失。苦难的每一页,都是片段,并非终结,它将延续到何时?我们的意识、决心和责任,将决定我们的未来。点燃蜡烛,缅怀之际,需要识别真凶,勿忘当下。我们以真相重建记忆,重振精神,反思共产主义灾难。

今夜,正义的呼声此起彼伏。追寻自由的道路,必须穿越苦痛、暴虐,在觉醒和坚守中,走向光明。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6-05 2: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