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七位青少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1999年7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无计其数的修炼者被非法抓捕、关押、酷刑折磨、劳教、判刑、虐杀,连他们的孩子也成为被迫害的对象。(大纪元合成)

人气: 452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6月05日讯】当刘倩看见到她家来的小学校长时,两眼瞪得溜圆,流着泪,手指著校长,愤愤地说“他、他、他……”却说不出话来。几天后,刘倩骤然死亡,年仅12岁。

19岁的初丛锐在北京海淀监狱里离世。爷爷去北京认人,看见孙女的脸被打得变形,鼻子被打塌,抱着孙女失声痛哭⋯⋯

1999年7月中共对法轮功发动了至今长达19年的血腥迫害,不计其数的修炼者被非法抓捕、关押、酷刑折磨、劳教、判刑、虐杀,就连他们的孩子们也成为被迫害的对象。

那些随着爸爸妈妈走入修炼的孩子们亲身体验到真、善、忍美好,成为品学兼优的学生;然而在中共的迫害中,他们目睹了父母的悲惨遭遇,孤独、恐怖、痛苦侵蚀了他们幼小的心灵。在身体和精神惨遭摧残下,他们不幸成为这场邪恶迫害的牺牲品。

为什么中共连这些孩子们也不放过?

遭非法抓捕屈死

陈英曾是佳木斯市树人中学学生,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做人,诚实认真,助人为乐,是一个学习成绩及品德优秀的阳光女孩。她喜欢各种文体活动,尤其爱好书法,曾多次获书法荣誉证书。校里校外,人们都很喜欢她。

陈英(明慧网)

1996年,中共喉舌《光明日报》刊文诬蔑法轮功,14岁的陈英,立即给《光明日报》写信,谈自己修炼法轮法轮功后受益的体会;1999年7月,《科技之光》再次刊出诬蔑法轮功的文章,陈英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联名给《科技之光》发了五封电邮。

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的第三天,7月22日,刚满17岁的陈英和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

在北京她三次被北京警察绑架,两次都机灵走脱。

8月15日,陈英第三次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到佳木斯驻京办。

佳木斯公安局“610”的政委李纯友于8月16日亲自带人将陈英押回佳木斯。途中她被警察殴打、恐吓、侮辱。手戴手铐被铐在车架上,上厕所时只给打开手铐,不准关门,警察就站在门前看着。17岁的陈英受到极大的侮辱,她在上完厕所后快速关上门,然后从厕所的小窗口跳车……

据悉,在当日下午2点34分,有扳道工人看见有人在京秦线280公里处跳车,跳车人两次试图站起来,没成功而倒下。

火车行驶20多里才停住,李纯友等将陈英送到丰润医院。当晚6点多钟,李纯友称:“看不能活就拔了氧气!”目的是不让家属看到她还有活气儿,当晚又直接把她送到丰润火葬场冷冻。

8月17日晚,陈英的母亲、舅舅等被带到“丰润宾馆”。李纯友亲口向陈英家人承认:“你的孩子我打了。”

当晚,中共喉舌殃视指使天津电视台记者采访陈英的母亲陈秀玲,威胁她放弃修炼,否则就见不到女儿。陈秀玲当时悲痛欲绝,为了见上女儿最后一面,说了违心话。当天她和警察一起去了火葬场,但警察也只让她看了一眼女儿的遗体。

第二天,1999年8月19日,中共喉舌殃视播出假新闻,称陈英因精神恍惚,多次想自杀,趁家人不备跳车身亡。

被迫离家病逝

1998年,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符桂英11岁的女儿张毅超,开始随母亲修炼法轮功。1999年9月母亲符桂英被非法劳教。

2000年,学校发动学生签名诽谤法轮功,13岁的张毅超维护自身合法权利拒签,却被当时的校党委书记找去谈话,当地“610”及公安局还向学校施加压力,多次要求她签名写保证,否则以开除学籍相威胁。

张毅超回到家,偷偷地哭,没告诉父母,怕引来学校对她更加严厉的惩罚。

2001年3月1日,学校以她父母都修炼法轮功为名,逼迫张毅超停止学业。后经交涉学校同意接收她,但学校党委书记孟宪民每星期找她谈话,强迫她每周写一份书面材料,逼她和法轮功和父母断绝关系。

2001年5月25日,张毅超的父母再被绑架,只她一人在家,霍林郭勒市“610”及市公安局南广场派出所等十多人,到她家抄家,搜集迫害证据。

5月2日晚,社会上一群孩子到家砸门,打碎窗上的许多玻璃,她备感恐惧。

同年9月17日,张毅超的父母同时被劫持在囚车上非法送往劳教所迫害,母亲想看看孩子。国安大队、“610”人员却称:“谁管你们孩子的死活。”夫妻两人被拖到车上。家里只剩下她孤身一人。

张毅超被学校非法开除后,被迫在社会上流浪,备受歧视及侮辱。一天夜间,一恶徒从阳台爬上二楼,砸碎玻璃,闯进她家,把她强暴了。

2002年7月,母亲从劳教所回到家中,母亲双目坍陷、骨瘦如柴,张毅超的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为躲开迫害,年仅15岁的她被迫离开家乡,到沈阳和大连等地打工。

身心疲惫的张毅超在打工时感染上肺结核,她没有钱医治,想回家,可是父母一次又一次被迫害。在外面她晕死不知有多少次,

当父母找到张毅超后接回家时,她的病已经无法医治,18岁的花季少女饱受痛苦,离开了人世。

不让上学 郁闷而死

刘倩河北雄县葛各庄村小学三年级学生,2003年11月,突患急性白血病,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后,家人为她准备了下葬的衣物。悲痛中,母亲想起在一张法轮功真相传单上看过的故事:一名患白血病的15岁的少女修炼法轮功后痊愈。母亲便决定带女儿炼法轮功。

倩倩回家后,母女一起读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学了三天,奇迹出现了,孩子想吃东西了,并要起床炼功。学了七天后,倩倩开始康复。她所有的亲属无不称颂法轮功的神奇。

恢复健康后,倩倩如同一只快乐的小燕子,还学会了骑自行车,所有见到她的人谁也不会相信她是一个曾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

倩倩兴高采烈地来到她久别的学校,告诉老师是法轮功治好了她的病。

然而老师不相信,说那是误诊。倩倩怎么也不会说昧良心的话。

学校的校长要求倩倩的妈妈到学校里,妈妈带着孩子一起到学校。校长让妈妈写保证倩倩不炼功的保证书,被妈妈拒绝。法轮功教人向善,祛病健身,孩子得了要死的病,炼法轮功重获新生,为什么要逼人说假话呢?

妈妈走后,到了下午,校长把倩倩送回家,不见她父母,就把孩子交给邻居,然后离开。

见到邻居,倩倩大哭:“他们非要叫我写保证书,我不写,他们就不让我上学。”

倩倩被强行退学,幼小的心灵受到沉痛打击和巨大压力。

从那以后,倩倩失去了往日的欢笑,整天闷闷不乐,不吃不喝,父母问什么也不说话,时常哭泣。一提起老师,她就害怕、气愤。

第二天,校长又到她家,倩倩指着他说“他、他、他……”可说不出话来。

第五天,正月22日,倩倩突然神智不清,继而昏迷不醒而亡。

小刘倩带着众多的迷惑、满腔愤恨,抑郁而亡后,她的父亲强忍悲痛找到学校,让老师们去看看女儿。学校以校长患病不在而推脱,副校长推说这事她没参与而拒绝到刘倩家。刘倩的班主任也不敢露面。

倩倩一家人难以接受:法轮功救了孩子的命不允许吗?非得要家人把钱耗尽、让孩子死在医院里才行吗?

有消息说,刘倩死亡的第二天,临村学校便揭下了在学校墙上张贴的那些毒害孩子、诬蔑法轮功的材料。

狱中被活活打死

初丛锐芳年19岁,系吉林省舒兰天德徐家村一社法轮功学员。提起她,家乡认识她的人无不说好。

初丛锐(明慧网)
初丛锐(明慧网)

2000年8月,初丛锐独自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强行抓回当地,非法关押在天德乡,她得以走脱,之后,在舒兰市一家饭店打工。她的举止祥和、美好,一人干两人的活,老板对她的印象极好,说:“你在这儿干吧,他们再抓,我保护你。”

2000年12月1日,初丛锐再次进京,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约在12月13日死于北京海淀监狱。北京警方称她死于绝食绝水,医生拒绝承认这种说法,因验尸发现她七窍流血,鼻子被打塌,脸部都变了形,完全没有正常人的样子。

初丛锐家乡的父老听到她被警察打死的消息后,都极为震惊和气愤:“这么好的孩子都被活活打死,真是造孽啊!”

初丛锐的父亲眼泪都哭干了,母亲无法承受巨大的痛苦,当时就变得疯疯癫癫,只能靠打针吃药来支撑身体。

法新社北京2001年1月11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警察为三名法轮功妇女的死亡受到谴责”(Chinese Police Blamed for Deaths of Three Falun Gong Women)报导,其中一个受害者就是初丛锐。

报导引用《香港人权与民运信息中心》的消息指出,警察于(2000年)12月17日通知她(初丛锐)的家人说她已经死亡,当他们探望尸体时,他们看到尸体上有多处瘀伤,而且初的双耳周围有血迹,这是她被毒打的标志。

1984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其全名为《禁止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其目的在于防止世界上的酷刑存在或相似行为,要求缔约国在其管辖领域,采取有效方式避免酷刑的发生。中国是该公约的缔约国。

而中共却用酷刑把年轻的初丛锐折磨致死,只因她信仰真、善、忍。

遭惊吓 孤独离世

张琤,安徽省巢湖市泉塘初中生,品学兼优。1994年,7岁的张琤和父亲一道在法轮功中修炼。后来她的父母被非法劳教两年。期间,当地“610”曾多次抄家,抢走法轮功书籍等。学校搞所谓的揭批,当地中共人员经常上门骚扰,强行不准她学法轮功。

孩子幼小的年纪,却遭到如此难以承受的恐怖惊吓,一时间她身心遭受巨大伤害,2000年11月出现白血病症状。

弥留之际,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父亲不准回家探望女儿。次年2月,张琤含泪离开人世,年仅14岁。

巢湖市初中生张琤。(明慧网)

遭刑讯威逼 含冤离世

王文兰,黑龙江双城市第八中学一年级学生。10岁时,正在上课的她被黑龙江省双城市东风派出所骚扰,2000年7月1日,为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11岁的王文兰随妈妈和小姐姐去北京上访,遭警察绑架。

在驻京双城办事处被监禁七天后,王文兰被强行带回本地,遭“610”人员非法审讯、威逼,并被非法勒索罚款1,000元。

多次遭警察的骚扰、审讯、威逼,孩子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2003年月12日含冤离世,年仅14岁。

王文兰(左图)。(明慧网)

摧残下旧病复发

唐诗雨出生于1989年,辽宁丹东福春小学学生,患有先天性心脏病。1995年医院下了病危通知,称他只能活半年左右。1996年他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一天天好起来,能上学了,且成绩非常好。

1999年7月,一家三口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之后,父母屡遭绑架、非法关押。母亲赵宏娥从马三家劳教所回来后,小诗雨就每天拉着让妈妈读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给他听。

小思雨的奶奶也修炼法轮功,爷爷奶奶曾遭到八次非法抄家。警察竟然不顾周围的居民的正常休息,在半夜把外面的铁门和里面的门都砸开、毁坏,突然闯入家中骚扰。

思雨的心脏承受不了这种恐怖的精神摧残和父母屡遭迫害,终于旧病复发,于2003年5月25日含冤离世,年仅14岁。那时,爸爸唐义清还关在监狱遭迫害,没见上儿子最后一面。

诗雨去世不到一年,妈妈遭警察绑架未遂后,被迫流离失所。2007年,爸爸妈妈再次遭绑架,被分别非法判刑八年和九年,被关押在本溪监狱和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资料来源:明慧网 #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6-09 5: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