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破柙记 (106)

作者:柳岸

老虎。(雅惠翻摄/大纪元)

    人气: 1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欤? ……”《论语.季氏》

“我怎么了?”锁匠趾高气扬地说:“讲好的价钱你不认账,谁肯揽你这买卖?我赚你这十块钱是凭本事、凭劳动,是给你解决困难。有这十块钱你骑车,没这十块钱车骑你。公买公卖,天公地道。”

“开了锁不给钥匙……”扛车人只能狡辩。

“这钥匙?”锁匠大声的嚷说:“别说你十块钱,就是五十,一百,我也不会出手!”

“宝贝?金的,银的,金钢钻的?你指望它置房子、置地发大财?”轮到扛车人讽刺了。

“不是金、不是银,这可是我当锁匠七八年来的科研成果!明白?万能钥匙!不管什么锁只要能对上锁眼就能打开。”大概是为了吹嘘,他声音大到全船都能听得见。

“小点声吧!不怕风大闪舌头。”面包车司机大概看不惯锁匠目空一切的样子及猾商行径,他加入讽刺行列。

“不服?”锁匠反驳道:“你随便找把锁来试试!”

“不用找,眼前就有!”司机心怀叵测地说。

“哪里﹖”锁匠认了真。

“那人……”司机指著犯人:“那人手上的铐子,你能打开﹖”

“这?这有何难!”锁匠说着就要向犯人走去。

“站住!你想干什么?”还不等锁匠迈步武警就兜头厉声喝道。

锁匠仿佛刚刚看清形势,伸伸舌头、缩缩肩膀,然后回头指著司机骂道:“您不是好人!挖坑让人跳,心术不正!”

出个小洋像也是锁匠的报应,周围人哈哈大笑,连武警也不禁莞尔 。

锁匠碰钉子,扛车人总算出一口恶气。可是面对仍然被锁的局面还是一筹莫展。无奈何只好忍住心头火再向锁匠低声下气:

“兄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哪里不交个朋友?就算你救济大哥一回怎么样?把锁打开!”

“给钱?”锁匠轻蔑地说。

“当然!十块,一分不少!”扛车人决心“出血”了。

“告诉你,市场规律,一回一个行市。刚才十块,现在行情看涨!”锁匠猛敲竹杠。

“还涨!……多少?”扛车人两眼睁得像一对乒乓球。

“这锁开一次是十块,你这是第二次了,二十块!”锁匠爱搭不理地说。

“你他妈!”扛车人又忍不住了。

“你怎么骂人?”锁匠怒目回视。

“好……好,二十就二十!”扛车人咬著牙说。

锁匠一脸得意地笑容,掏出“万能钥匙”走向自行车“啪”的一声,锁又开了。

“给钱!”他一手伸向对方。

扛车人悻悻地打开钱包掏出两张十元票:“二十,是不?”

“言不二价!”锁匠牛气的很。

“我想看看你手中的钥匙!”

“怎么,又想‘拉抽屉(指改变主意)’?”

“花二十块钱看看还不行?”扛车人近乎央求了。

锁匠想了想:“可以,看看不要钱。”他把钥匙送到扛车人的眼前。

“你可把钱拿好了……”说话的同时左手把两张十元票在锁匠面前一扬。

锁匠伸手接钱。

谁知,扛车人交钱是假抢钥匙是真,他的右手向钥匙抓去。

锁匠急忙躲闪,迅速把钥匙撤回。意外地是在这一抢一躲之间不知谁不小心那两张十元票竟脱手,飘飘摇摇地越过船舷向河中落去。

“你!……”

“你!……”

双方怒目而视。

“这不行!”锁匠怒向对方。

“你要怎样?”扛车人强硬起来。

“你没把钱放在我手心里!”

“是你心黑眼花,有钱拿不住,怨谁?”

“你诚心赖账!”

“我付了钱,二十块呢!”扛车人提起钱就心疼。

锁匠箭步冲向自行车想把车再锁上,可扛车人已经是过来人了,早就有所防备。他伸出一只胳臂向外一搪,锁匠就像碰上一根铁棍被弹了回去。

“你赖账还打人!”锁匠怒不可遏再次向扛车人冲锋……

扛车人一不做、二不休,迎著来势双手猛力向锁匠推去。后者留不住脚“腾腾”地向后倒退。而五步之后的面包车司机早就看不惯锁匠的行径,他就像与扛车人默契一般,竟把锁匠像篮球似的向对方做了个“回传”:“别碰着我!”司机说。

扛车人只当锁匠又来锁车,他横身一挡,用右臂全力向他挥去。锁匠踉跄之中掌握不住方向,斜刺里倒向一位武警,再一个翻滚竟撞进犯人史传猷的怀里。

突如其来的行动使全船人包括押解人员在内都看了个目瞪口呆。于短暂地不知所措之后,人群以各种不同的惊语呼喊起来。然后都引长了脖颈,唯恐错过这难得场面。

“不许动!”少尉拔出手枪指向天空:“都在原地不动!”他命令著:“谁要再捣乱我就不客气了!”

上士及四位武警都临危不乱。他们把枪栓拉得山响,然后二名武警看住史传猷,一名枪口指著锁匠,另一名把抢口摇摆着对准群众,表现的十分默契。

“哎唷!……”锁匠哀呼:“可摔着我了!”

只有史传猷像一尊雕像,木然的一丝不动。刚才一幕虽然猝不及防,但本能的反应却使他能稍微避开锁匠沉重的来势。正想有所动作时,却不想自己的左脚先被对方握住。接着一件冰凉的东西从鞋缝里揌进脚心底。他马上明白了:这不用说,准是被那锁匠炫耀到无所不能的钥匙!

从编剧的讲演到司机腰间的三簧锁钥匙;扛车人是“太行山游击队”秘密成员;那锁匠不认识,但看来是“主角”;再等到眼前这一幕的发生,都是连串链条中的一环。这下一步?

在冷静观察了群众反映之后,少尉首先的决定是“审查”三个肇事人。他从人群中把面包车司机和扛车人揪出,赶到船尾一个角落逼住,然后命令看住锁匠的武警:“把他也带过来!”

但锁匠却赖在甲板上不起:“哎唷!”他一面哀号一面摸著自己衣服的上下:“我的钥匙呢?我的钥匙不见了!”接着扒附着身体在甲板上寻找。终于,他自我安慰地欢呼起来:“找到了,找到了。这是宝贝,丢什么也不能丢它!”

史传猷眨动一下眼随即垂下。心想:这场行动的设计者如此胆大心细。一把钥匙遮人耳目而另一把却稳稳地藏在他的脚下。

少尉用枪挨个指著三位被“审查”者:“你们……别的不说,在公共场所打架斗殴……可是人人都看得见的!”

“冤枉,冤枉!”锁匠顿脚叫屈:“他们合伙欺侮人,您……”

“你也不是省油灯!”少尉斥道。

“少尉!”扛车人告饶了:“都是我不好,我惹的祸,我检讨!……认打认罚……”

“我没空听你们啰嗦!”少尉不耐烦地说:“船一靠岸,我就把你们交给当地公安。”

一听这话三人都软了:“少尉,我们错了!实在不该在您眼皮底下妨碍执行公务,认打认罚都行。可别!”

少尉不予理睬,正要打算离开,一个女声传来:“张师傅!”

这是那位编剧。

“张师傅!”大概是气的,编剧娇喘嘘嘘:“你一个堂堂部队系统的职工跑这来打抱不平,跟一个走街串巷的小贩打架。你的身份哪儿去了,还有点自尊自爱吗?”

“真不像话!”女助手也看不惯,忍不住火上浇油。

面包车司机垂著头一声不吭。

“……怪不得全厂八百多人谁出差也不愿坐您的车,尽惹事。你忘了出来前王队长对你的警告了?真不自觉!”

七尺大汉被上级训斥得赧颜无地。这还不算,编剧又转向少尉:

“少尉同志,对不起!我们这位张师傅不自觉,搅扰了您的工作,我们很觉抱歉。他的错误他自己负责,我们不能包庇。请您提出对他的处理意见,我们回去一定向首长汇报,决不会姑息!”

听到这句话,司机简直不知该向谁求情才好。他先对着编剧欲言又止,然后对着少尉一脸乞求神色。但却说不出话来。

“您这位师傅是该教育、教育!出差在外不好好工作,到处拉偏仗、欺侮人!”锁匠倒发了言,看得出来他是在报一箭之仇。

“有你插话的份儿?”少尉斥道:“你自己的事还没抖落清楚呢!”

群众哄地笑起来:这锁匠既没眼色也太不自量。

“对不起,小兄弟!我们张师傅不该羼和您生意上的事。可是⎯⎯不是大姐我说您,你做买卖也别太黑了,弓太满了就断了,该放手的时候就得收敛点!”敢情这位编剧把船上的一幕戏看得清清楚楚。

锁匠听了前半句话还以为争得了面子,谁知后面却是一顿挖苦。好在对“收敛”一词不太懂,所以还不觉太难为情。只好“抹稀泥(土话,类似唾面自干)”含混下台阶:“……‘收脸’﹖怎么个收法﹖我丢的脸还没找回来呢!”

大家又是一笑。少尉不能笑,只好咽咽唾沫。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史传猷低垂着眼神,仿佛已厌倦了世界上的一切。只在偶尔的伸腰哈欠中才睁眼看看周围。突然,他注目于三簧锁钥匙,抬头看看司机。
  • 只有一个人对这个故事灌注了全部听力,这就是史传猷。这是个真人真事,那宁死不屈的孩子是他的哥哥,一年前死在邑县监狱的史传新。
  • 上士跑向过来,不由分说一把拉开车门,枪口指著司机胸口喝道:“你想找死﹖”
  • 但是,城市又岂是天上可以掉馅饼的地方?
  • 魏云英忽然意识到:如果把他话中的“他们”换成“你们”,那就很可能是指作为听众的自己二人了。
  • 一口米汤把他的嘴堵住:“不要毛燥,不要着急,不要胡思乱想,我是你的……我是不会离开你的!”她像妈妈在哄孩子。
  • “您得听我劝一句!”他琢磨著词句:“不要把我想的太好,也不要把你我之间的帮助看得太重,我已经是被这个社会抛弃的人了,不值得您如此同情。您的路还长的很,要忍下去、活下去!能看到你在人世间不屈服地挣扎,我就是死了不也是个安慰?”
  • “她逃出来了!”四川口音的年青“乡巴佬”对高个妇女说,这是邓月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