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王维洛:为何三峡大坝非拆不可(三)

三峡工程首个目标定错 上马前反对派诡异的被禁声

三峡工程论政报告称其上马的首个目的是防洪。专家指出,其目标定错、毫无效益,这工程就是没用。图为三峡大坝资料照。(Getty Images)

人气: 86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梁欣采访报导)国土规划、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发表一系列文章,探讨三峡大坝为什么非拆不可。他指出,三峡工程论政报告中,称其上马主要的首个目的是防洪。但其目标定错、毫无效益,这工程就没有用。于1989年发生一个插曲,《长江啊长江》这本书被禁,是三峡工程得以上马的原因之一。

三峡工程主上派不懂历史

三峡工程上马的所有依据是防洪。国土规划、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向大纪元揭示,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所研究员王亦楠女士,写了一篇文章论及三峡工程15个不能忽视的问题。“她说,反对三峡(工程)的这些人都是在撒谎;他们都是把历史当做小姑娘乱打扮的。”

“她说,她讲的是真事,三峡(工程)主要是为了防洪;说长江三峡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的心头大患。她是这么写的,而且三峡工程很多(主上派给的)理由都是这么写的:长江的洪水是中华民族的‘心头大患’。其实她们这些人正好是不懂历史。”王维洛说。

事实上,汉朝之前没有长江洪水的记录;唐朝以前也很少。因为三峡往下现在的江汉平原原是一片大湖“云梦泽”。王维洛说,过去长江很宽,唐代诗人李白在诗中写的是“孤帆远影碧空尽 唯见长江天际流”。那个时候它非常宽广,非近代所见的就一公里宽。长江有洪水灾害主要始于人与水争地。

明末长江中下游洪灾才越严重

明末宰相张居正花了很大力气把沿岸的小江亭连起来,长江和原来的湖隔开,江堤后面都成为农田。之后,在湖南一带云梦泽由洞庭湖取代。其容纳不了大洪水,因此会发生大的洪灾。明朝开始,长江中下游的洪水灾害才越来越严重。

王维洛说:“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洪水的频率就越来越高,几乎每年一次。为什么呢?关键就在于人水争地的更加厉害;如果人不给水空间,水到了肯定来抢你。毛泽东就特别强调要粮食挂帅,要发展农业。所以,长江的洪水灾害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中华民族的心头大患,这句话就是一句谎话。”

中共水利部不修大堤利三峡工程上马

那么,三峡工程首个目的防洪的目标又有何错误,非拆不可呢?王维洛说,早在约1980年,中共国务院认为,文化大革命这么多年,都没注重长江堤防建设,于是开会订下一个规划,须把江堤加高、加宽、加固,使其能够防止得住中共建政后1954年时发生的最严重的洪水。

但当时,三峡工程要不要上马已开始争议。中共水利部知道,若把江堤加高、宽、加固,三峡工程就没有必要,因此称必须上马。王维洛表示,水利部就不修大堤。并于三峡工程论政时称,加高、加宽,技术上已经不行,所以只有三峡工程能解决防洪问题;称“只有通过三峡工程能把荆江下游的防洪能力,从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三峡就工程就上马了。”

过程中,三峡工程论证在全国人大批准之前,整个反对派没有一个人敢发言;人大听不到反对声,所以不知道反对的原因。王维洛说,“而在1989年‘六四’之前,三峡工程的反对派比主上派、李鹏那一派还厉害、发表的书更多”。

《长江啊长江》被禁 编者关进秦城监狱

王维洛分析,当时三峡工程反对派写了一本书《长江啊长江》,是原北京《光明日报》记者戴晴所编,1989年3月在北京出版。反对三峡工程所有最主要的反对派人物的意见全都编在这本书里。4月,开始学生纪念胡耀邦的学运。

“戴晴本是反对学生绝食的。李鹏给戴晴加了一个罪名说是‘六四’的黑手,抓到秦城监狱给关了,然后下令把这本书下架给烧了。开始追查所有在这本书里作者的政治责任。在中国抓进秦城监狱那是最高的罪,跟戴晴一起就株连你。”

中共开国元帅叶剑英养女、原北京《光明日报》记者戴晴向大纪元表示,《长江长江》这本书是当时各个大报、通讯社的记者,分别、非常紧急的采访了拒绝在可行性研究报告上签字的9名专家和其他各个关键行业的专家。

“这本书的采访者和被采访者几乎都受到了侵诉,就是1989年‘六四’之后,我们那个时候无论是每个各人的具体状况还是整个政治气氛,已经再也没有人能够站出来堂堂正正的,在比如公开发行的刊物或报纸上来讲出不同的意见,是在这么一种形势之下,1992年三峡工程所谓的获得了人大通过。”

戴晴说,89年7月12日,她被收容审查关进秦城监狱,出示的理由是涉嫌动乱。审查10个月之后,没给出任何证据确凿的涉嫌动乱。外界觉得很奇怪,到底为什么当局要把她一本正经的关进秦城监狱?是不是因为三峡工程的问题?但至今没有任何确实的证据由官方正式的披露出来。

“可事实证明,所有在三峡工程上持独立意见、持反对意见的,这些非常有作为、有修养,而且学术根底受到所有人尊重的专家们,没有人被评成院士。可所有把三峡工程推上去的一个个都是院士、双院士。中国就是这样的体制,所以大家可以看出来这是怎么回事。这本书到今天在中国还是禁书。”

防洪目标订错 三峡工程没有用

王维洛表示,当时政治情况被给扭了过来,所以,到三峡工程论证全国人大批准之前,那一批反对派没有一个人敢发言。那么到1998年来了一场洪水。

“江泽民大概调120万解放军到长江大堤上去所谓的抗洪。其实那年的洪水还真并不大,还不到十年一遇的洪水,但整个场面演的很大。之后,朱镕基就接受了陆钦侃的建议,也就是接受了黄万里先生的意见,开始修大堤。”

王维洛说,1996年大堤修建完成,长江中下游的荆江大堤它能防百年一遇的洪水。那三峡工程的论政报告是把荆江的大堤防洪能力,从防十年一遇提高到防百年一遇。“这句话本身就是错的。”

“三峡工程的效益是把荆江大堤的防洪能力,从百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防洪能力是零。有一个工程是多花钱、没用的。三峡工程里的目标订错了,你只有防洪做为第一,这个防洪目标不存在,这个工程就是没有用的。”王维洛指出。#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6-05 9: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