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四位中国军医的人生奇遇

2010年11月27日,台湾部分法轮功学员五千多人在台北自由广场,排出立体莲花图形,映衬宝蓝的“真善忍”三个大字。(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26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他们原是中国军队医院拥有上校等军衔的主任医生,却治不了自己的一身疾病;曾经深陷绝望,却又柳暗花明。是什么奇遇给他们带来人生的转机?

渐冻人”的生命奇迹

汪志远,男,毕业于中国第四军医大学,曾任中国全军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航空军医》杂志编委。他同时是主任医师,行医几十年,救治了无数病患。

汪志远(大纪元)

1983年,汪志远患了“进行性脊肌萎缩症”,亦称渐冻人症,这是一种不治之症。

汪志远说,“得病后不到三个月,体重就降了32斤,上楼走几步就头昏乏力,记忆力严重减退,经常想不起自己住哪儿。”

他寻访了包括军队三零一总医院、三医大、四医大以及华西医大等当时中国最有名的医院专科和专家,也尝试了各种中医、偏方和气功,但所有这些努力都毫无结果,只能眼见着自己肌肉逐渐萎缩。

随着病情的发展,汪志远的身体越来越差,先后患了十二指肠溃疡、肠炎、尿路结石等。尤其是1994年那次消化道大出血,他当时休克,血色素只有6克,不到正常标准的一半。

1995年,汪志远到了美国,在哈佛大学的一个心血管研究中心工作,他希望哈佛医学院–这个世界一流的高等学府能够医治渐冻人症。但令他极其失望的是,这里也没有办法。

1998年2月的一天,一个朋友告诉汪志远法轮功很好。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汪志远参加了在麻省理工学院法轮功学员办的九天学习班。

结果,法轮功的神奇让他大吃一惊。

汪志远说,第一天参加学习班,往那儿一坐,他就感到滚滚热流从头热到脚,能感受到一种非常强大的能量场,非常舒服的一种暖流。而且坐在那里,无缘无故的眼泪直流。当天回去的时候,已经到了半夜11、12点,但浑身感到轻松,很有力量。这个感觉他已经有十多年没有了。

汪志远在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大纪元)

炼功近3个月,汪志远不仅病症消失了、体重恢复了,比患病前还增加了,精力、记忆力各方面都恢复了,肌肉跳动、肌肉萎缩、肌肉无力全都没有了,血色素也从6克恢复到正常。从医学角度讲,血色素的红细胞120天为一周期,可他炼功90天就恢复正常。

自从修炼法轮功后,汪志远精力充沛,身体越来越好。他说:“我现在每天只睡4、5个小时,工作时间超过10个小时。走路、爬山都不输年轻人。”

副师级上校军医奇遇

王卫真,女,原辽宁沈阳军区大连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教员,上校军衔, 副师级待遇,技术七级。她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在调入大连医专之前,她是部队医院心血管内科的主治医师。

1996年,才40多岁的王卫真就浑身是病:急性风湿性心脏病、慢性乙肝、早期肝硬化、腰椎间盘突出、严重贫血、妇科病、鼻窦炎、足背骨关节错位等。经常住院,有时一年要住半年。

虽然医技精湛,但她无力使自己摆脱疾病的折磨,陷入无望。

就在这时,她有幸接触到了一本书——《转法轮》(法轮功主要书籍)。书中“真、善、忍”的道理和通俗易懂的阐述述, 令她深深折服。她知道自己找到了一生寻寻觅觅、可遇而不可求的生命真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返本归真。

神奇的是,通过学法和炼功,她所有的疾病在很短时间消失。作为一名医生,她深知这是医学上无法解释的奇迹。

修炼法轮大法后,王卫真变了,她从一个整日焦虑、脾气暴躁、郁郁寡欢的人,变成了一个乐天宽厚、善良无私、充满健康活力的人。

单位分房子,分到手的房子就差拿钥匙了,有人来争,王卫真就让给别人,自己住了一套靠山墙的冷房。单位里评级调职, 竞争激烈,她也把机会让给了别人。

工作上,王卫真更加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成为全医院公认的业务精湛、责任心强、服务态度好的全面型医务能手。

王卫真的行为也感动了身边的同事,好几人开始跟她一起炼法轮功了。

少校军医祛病健身的故事

胡桂荣,原河南省信阳市济南军区54676部队医生,少校军衔。

虽说是医生,胡桂荣自己身体也不好:贫血、腰背腿痛、胃病、心慌、心律不齐、晕厥等。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加上看不惯社会上的不良现象,她感到活得很苦、很累。

1997年6月的一天,心情苦闷的胡桂荣找朋友诉苦,朋友向她介绍了法轮功,并告诉她:学了法轮功心情就舒畅、身体就好了。

第二天清早,胡桂荣到公园去,很容易就找到了炼法轮功的人群。她们热情地向胡桂荣介绍说,法轮功是强身健体、修身养性的佛家功法;教人做事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找自己;炼功不收费等等。在世风日下、人人向钱看的现实社会里,居然还有这样一个为别人付出不求名、不求利、与众不同的群体,这让胡桂荣很感兴趣。

跟着炼了几天后,胡桂荣感到这个群体的人很坦诚、很善良。后来看了《转法轮》,她明白了做人不应该争强,而应该为他人着想,保持乐观;人生也不是漫无目地的,而是有归宿的。不知不觉中,她的身体全好了,心情也舒畅了。

修炼后的胡桂荣严格按法轮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仅工作认真负责,家庭也和睦了。1998年湖北发大洪水,她捐赠了3千元,这在当时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若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她是不可能做到的。

军校高材毕业生贾国杰的经历

贾国杰,广州第一军医大学高材生,毕业分配到新疆马兰军事基地医院工作。

贾国杰一生下来体弱多病,几个月大就得了一场很重的肝病差点夭折。年纪轻轻,却一身病:偏头痛、肚子痛、风湿性关节炎、风湿性心脏病,并且,常年伤风感冒不断。

90年代初,贾国杰考上了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当时学校内有很多教师都在炼法轮功,他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于是,1995年7月,他在学校开始学炼法轮大法。

修炼不久,贾国杰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多年的肚子痛,原本在学校附属南方医院做结肠镜也没查出原因,治来治去还是好一阵坏一阵,炼功半年后就痊愈了;风湿性心脏病不治而愈;“少白头”也全变黑了。

除了身体健康,他的心灵也净化了,变得更善良、宽容、真诚。

毕业前,许多学生都忙着拉关系,走后门,都想留在条件好的大城市,不愿被分到条件差的边疆或山区,甚至有的很要好的同学为了争去某地的名额而反目。

贾国杰意识到,不能为了个人的利益去伤害别的同学。他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后来被分配到荒凉的戈壁滩,新疆的解放军五四六医院。

贾国杰当时所在的学生队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被分配到边疆、艰苦地区的同学,会分得一笔钱。那年,和贾国杰几个一起要去边疆的同学每人分得800元。

贾国杰不想拿这笔钱,心想:给退回去吧,会影响几个已经拿到钱的同学。所以,他一直保存着这800元钱。直到后来他在解放军五四六医院,看到一个维族的大男人,因老婆生孩子凑不够住院费在楼道里哭泣,就给了他600元,剩下的200元在一次给灾区捐款时捐了出去。

原第一军医大学军医见证大法奇效

现旅居新西兰的周医生目睹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明慧网)

修炼法轮功多年的周先生,曾是中国第一军医大学的医生,他的工作环境使他有机会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功效。

“有白血病患者医治不了却炼法轮功后好了的;有患糖尿病患者炼功后痊愈的;有军队高干患中风后遗症炼功后恢复正常的;还有肾炎尿毒症等绝症患者通过炼功好了……”周先生表示,他所见到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1999年7月以前,(中国第一军医)大学的操场每天有几十人,周末有上百人学炼法轮功,很多人是大学的教授或主治医师。”

大陆官方曾多次对法轮功进行调查,调查结果证实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神奇。

1998年,国家体育总局组织北京、武汉、大连及广东省的医学专家,对近35,000名法轮功学员做了五次医学调查,证明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于98%。同时,以乔石为首的老干部也做了详尽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

1998年9月1日,第一军医大学病理教研室教授胡明钦等七人发布《广东省部分地区法轮功学员身心状况调查报告》。对收回的12,533名法轮功学员填写的调查表统计分析:疾病痊愈和基本康复率高达97%。

法轮功洪传世界

1992年,法轮功在大陆长春传出。至1999年,修炼人数达1亿人。学员来自中国社会各阶层,包括政府官员、军人、知识份子、艺术家,也包括工人农民等。

法轮功,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原则,性命双修,包含五套简单易学的功法动作。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介绍,当时中共中央各大部委的部长、省长乃至中央级别的高官,还有政治局七个常委的夫人,他们都在学法轮功。从公安部长、副总理到人大委员长、政协主席到国家主席,几乎人人都看过《转法轮》。

至今,法轮功至少洪传世界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各族裔民众的喜爱。其主要书籍《转法轮》被译成40种文字在全世界发行。

(资料来源:明慧网、大纪元)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6-07 4: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