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七一大游行 五万港人上街抗议中共打压

7月1日,5万香港市民从维多利亚公园起步,游行至中环政府总部,要求结束一党专政,呼吁不要沦陷香港。(李逸/大纪元)

人气: 1557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今年7月1日星期日是中共接管香港21周年,过去一年多,从港府撤销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议席、重判社运青年,到西九龙高铁总站内实施中共法律的“一地两检”安排强行通过,凸显中共加强对香港的威权管治。今年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主办的七一大游行,以“结束一党专政 拒绝香港沉沦”为主题,港人延续过去十多年的坚持,再次走上街头表达对中共及港府的不满。在天文台发出酷热天气警告下,仍有5万港人游行,显示民心不死。

游行队伍约下午3时从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草坪起步。为抗议警方一再声言不准市民中途加入游行,民主派政党及多个民团沿途插队加入,大批警察在场戒备,最终都没有阻挠。当龙头到达铜锣湾黄金广场,主办方民阵召集人叶志衍在现场宣读七一宣言,强调黄金广场是今次游行的正式起点,才正式起步,欢迎市民沿途加入。民阵车队过后,大批市民随即插队。

星期日是七月一日,香港主权移交中共21周年,在天文台发出酷热天气警告下,有五万港人参加七一大游行,抗议中共打压。(李逸/大纪元)

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上街游行

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参与了今次七一大游行,大受市民欢迎,纷纷上前与她合照。陈方安生说,香港人仍享有言论和集会的自由,七一年年都有人出来游行。但她特别提到,当前香港的情况令港人对未来感到担忧,“特别看到目前的情况,我相信很多人都对香港的将来很担心,所以更加有需要七一出来表达自己的诉求。我本人很希望特首能够为香港好好落实一国两制,中央给行政长官更多空间好好管治,维护我们基本的自由、法治精神和生活方式。”

2018年7月1日,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上街参与七一大游行,呼吁维护香港一国两制。(林怡/大纪元)

陈方安生表示,今年社会的紧张气氛似乎较为缓和,但如果看清楚,就会发现港府和中央(中共)对香港越来越收紧,“特别是近这两年DQ议员(撤销立法会议员议席),取消他们的参选资格,还有复核判刑等,这些都令香港市民很担心政府是否越来越收紧。当然中央大家都有目共睹,越来越收紧、越来越削弱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她呼吁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除了解决民生问题,也要继续为港人发声,维护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特别保留香港赖以成功的基石,特别是法治和司法独立。

她又呼吁立法会不应自动放弃监察政府最重要的职能,尤其是现在引进法庭干预,完全放弃自己的独立性,都是港人不愿意见到的情况。她说,目前各界对政府施政有种种不满,希望林郑月娥未来几年多做功夫修补撕裂。

陈太重申,中央(中共)签署中英联合声明促成《基本法》,最主要是答应维持香港人的生活方式,保留一切人权自由。她强调落实基本法不能选择性,“好好全面地去落实基本法,而不是选择性。”她又说越多香港人表达意见越好,信息会更加清楚。

民主派元老李柱铭强调抗争到底

香港民主派元老、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也参加游行。他表示香港今年情况比去年更恶劣:“一地两检通过法例了,现在又弄出一个大湾区,把香港涵盖进去了;宣称要23条立法,民主却完全没提。”他强调政府已违背了邓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港人要抗争到底,“我们一定要继续走,走到我们真正落实了港人治港,即是香港一定要有真正的民主⋯⋯一天没民主,我们一天都要抗争。”

香港民主派元老、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参加七一游行。(蔡雯文/大纪元)

李柱铭并批评特首林郑月娥逃避责任,至今皆未见要落实民主:“现在人大常委解释基本法后,第一步就是特首提交报告给人大常委,说她认为香港应该推行民主,起码都向前行。她完全没做到。这个责任在她身上。”

今次七一游行的主题是“结束一党专政 拒绝香港沉沦”,许多港人表达对中共的不满。

港人拒绝共产党搞乱香港

港人苏先生今年68岁,年年都有出来参加七一,今年则是响应民阵“结束一党专政,拒绝香港沦陷”的诉求上街。“因为共产党很垃圾,讲过的话不算数,说给香港民主也不给。”

港人苏先生年年都有出来参加七一,今年响应民阵的诉求,要求结束中共一党专政。(蔡雯文/大纪元)

他不满香港目前越来越“一国一制”,共产党的坏东西都被带到香港来了,“官员的做事方式、贪污、豆腐渣工程,自己小圈子做事,导致楼价这么高。”

星期日是七月一日,香港主权移交中共21周年,在天文台发出酷热天气警告下,有五万港人参加七一大游行,抗议中共打压。(李逸/大纪元)

他说,中共如果爱民如子,人心自然归顺,“但共产党是爱银如子,是金银的银。它自己的高级官员,家人、钱都到了外国。香港也是,特首的家人也是外国籍,林郑月娥先生儿子也是外国籍,搞乱香港后拍拍屁股便走。”

市民忧议会失衡 教育染红

从事社会服务工作的蔡先生,特别带两岁的女儿上街游行。今次促使他上街的原因,包括议会失去制衡政府的权力,以及教育遭染红等,“其中一个是议会最近的DQ(撤销立法会议员议席),(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的一些粗暴不跟程序的处理。教育上也有很多染红,例如在一些新的教育指引、教材的内容都静悄悄地改动了很多东西,都令我担心下一代。”

他也担忧香港越来越少独立的传媒机构,能全面报道事实,也看到主要的免费电视台报道片面,“影响到令市民得到很错误的认知,多少令到更多人更加偏激,无助香港民主发展。”

从事社会服务工作的港人蔡先生,带两岁的女儿参与七一大游行。(蔡雯文/大纪元)

蔡先生的女儿虽然只有两岁多,但他仍冒着酷热天气带她上街参与游行。希望她学习公义和规矩,“规矩不是乱‘搬龙门’(改变游戏规则),也不是为了靠拢哪一方而定,规矩是为了她的将来,正如香港的领导阶层应该为香港的将来去争取,而不是次次都为北京的一方考虑,根本都不是为了管治香港,而是为了打压香港人。我觉得要教导小朋友学习一个公义的规矩。”

星期日是七月一日,香港主权移交中共21周年,在天文台发出酷热天气警告下,有五万港人参加七一大游行,抗议中共打压。(李逸/大纪元)

来自教育界的梁先生今年30多岁,他希望香港尽快落实真正民主的进程,“因为现在譬如在立法会,很明显已经被亲北京的人士控制,无论是地区直选还是功能组别⋯⋯我们很多人士的诉求就是尽快推行全面的直选,令到真正比较民主的声音能够进入立法会,成为一个真正属于香港人的立法机关。”

梁先生表示,自从2003年五十万人七一上街游行后,发觉中共透过在香港的代理人,不断渗透社会的各个范畴,“令到香港融入为中共一体的过程变得越来越快,这速度之快令香港人很难接受。”他强调,香港人不是不爱国家,“我们是不爱共产党”。

青年不满中共“共产党令中国人受害”

香港科技大学学生王同学与女朋友一起上街,“上街最主要的诉求是,觉得这几年香港政府不是为了香港人去执法、立法,譬如房屋政策上、人口政策上,甚至法例上,在香港政府和立法会之间,出现了一个不断蚕食香港法治的现象,所以我们要出来。”

香港科技大学学生王同学与女朋友一起上街,表明不喜欢共产党,因为中共建政以来令中国人受到很多伤害。(蔡雯文/大纪元)

他表明不喜欢共产党:“从历史书或者我的家族(的经历),都受到文化大革命很多(冲击)。改革开放前的时段,中国人受到很多伤害,所以从历史的认识,对它的观感都是差。特别加上近几年(中国)的人权问题。”

他又说,爱国不是爱共产党:“爱国是真正爱中国,爱中国人,因为我们是同一个民族,但建制一方经常讲爱国就要支持所有共产党做的事,我觉得这是不理性的。”

星期日是七月一日,香港主权移交中共21周年,在天文台发出酷热天气警告下,有五万港人参加七一大游行,抗议中共打压。(李逸/大纪元)

理工大学编委会有学生组队参加游行。大二学生靳同学谈到自己上街的诉求:“追求新闻自由,也想帮香港人发声。香港人这几年好像越来越无法控制香港自己的事,很多地方被中国(中共)政府控制住,香港人都没办法为自己的诉求发声,我觉得这是这几年最大的转变。”

靳同学表明不喜欢共产党,“大陆的政府很独权,没办法尊重市民的意见,很多政策都是强制性的推出,所以会令到新一代很反感。”她的同学吴小姐也说:“我们本来香港五十年不变,但现在慢慢越来越管制我们,是违反了当初的承诺,所以我们才不喜欢(中共)。”

大陆民众赴港游行 支持港人抗共

也有来自中国大陆的民众,特地来到香港参与七一大游行,表达对香港人反抗中共的支持,并感受自由气氛。

从大陆来港游行的王先生,今年已是第三次参与七一大游行,“在中国民主进程来讲,香港是一个最后的据点⋯⋯还是要支持香港人。”他认为香港七一争取民主的影响也辐射到中国大陆,“⋯⋯专制的政权,如果他(官员)想往上爬的话,就是要巴结上面,他不重视老百姓的诉求。在香港,我看到有这么多老百姓都可以很自由地发出自己的声音,我觉得过个还是蛮好的。”他希望国内也能早日有这种民主自由。

王先生特地从中国大陆来香港参与七一大游行,表达对香港人争取民主自由的支持。(林怡/大纪元)

另外,七一游行沿途有不少街站摆放特首林郑月娥等高官的肖像,提供给市民出气。新民主同盟印制声讨“港奸”的海报派发给市民,同时并将肖像贴在沙包上,给市民出气。范国威表示,他们扮演伤害香港核心价值的重要角色,他们必须为损害香港核心价值付出政治代价。

人民力量则有个特别与世界杯呼应的主题──“踢走卖港死人头”及道具。他们还准备了一些小足球,届时踢入政府总部(政总),象征把这些出卖港人的官员送回去政总。

游行队伍龙头于下午五时后抵达终点公民广场(政府总部),主办方民阵宣布有五万人参加游行。◇

责任编辑:明宙

评论
2018-07-02 1: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