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公检法利用迫害法轮功掠夺钱财

成都法轮功学员朱均秀夫妇经营两家工厂和一个建材公司。2002年9月,成都公安局金牛分局以他们炼法轮功为由查封了公司,抢走总价值200多万元的公司现金、货物、办公设备和两辆轿车,以及家中20余万元的存折、银行卡、现金和贵重物品。(视频截图)

人气: 182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章洪综合报导)“中央下令让抓的。”一警察态度非常蛮横地说。2018年5月份,中共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至少608人,警察通过非法抄家、非法罚金、勒索法轮功学员和亲属现金至少354,340元(人民币,下同)。上述只是通过明慧网在海外曝光的部分情况。

中共迫害法轮功采用的是“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使那些具体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执法人员执法犯法。在没有法律、可以不经过任何程序、没有任何约束的前提下,整个执法机构越来越黑社会化。中共公检法也借机侵吞法轮功学员的私人财产,中饱私囊。

直接抢夺成功企业家私有财产

法轮功修炼者分布在社会各个阶层中,其中包括成功企业家。他们以“真、善、忍”为做人理念,在客户与合作者中建立了良好的信誉,生意做得非常好。

成都法轮功学员朱均秀夫妇经营两家工厂和一个建材公司,销售中纤板和其它建材产品,是红塔中纤板的四川总经销,生意做得很好。2002年9月,成都公安局金牛分局以他们炼法轮功为由查封了公司,抢走总价值200多万元的公司现金、货物、办公设备和两辆轿车,以及家中20余万元的存折、银行卡、现金和贵重物品。

朱均秀夫妇苦心经营十年的公司被毁,两个下属工厂垮掉,几个铺面关闭,正在施工的大型工程中断。所有经济合同不能履行,直接经济损失达上千万元。

2005年9月,朱均秀因生活困难去金牛分局索要被非法抄走的20余万元个人财产,却再遭金牛分局绑架关押,并于2006年3月6日被成都金牛区法院判刑8年。

丹麦邮局里,朱学智在寄出控告状前留影。
丹麦邮局里,朱学智在寄出控告状前留影。(大纪元)

天津法轮功学员朱学智曾在天津创办私人公司,从白手起家,发展到有三家私营及合资企业,从事高科技技术开发和贸易,以及房地产业务,累积了千万资产。公司做大后生意向海外发展,特别是在修炼“真、善、忍”之后,他更讲究为商“天机”是为他人着想,生意在新加坡和丹麦也日渐扩大,经营欣欣向荣之际,突然遭到中共江泽民政权的打压。

2002年8月5-6日两天里,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朱学智在天津的三家公司被国安局彻底非法查封,他们将公司的营业执照、账务文件全部拿走,所有员工一天之内全部失业并强行进行所谓调查,公司内部经营活动完全被非法终止,经济损失巨大。

他在中国的经营被查封了,使得他无法在丹麦继续经商,他在中国的合作伙伴被禁止与他再有生意关系。因此他也失去了和以前的客户及商界的联系。他知道他们都不得不屈从于中共当局的巨大经济压力。

在大陆的资产全部被掠夺,家人亦受到威胁恐吓——朱学智辛苦创业而得到的财富,一夜之间被中共以黑社会手法洗劫一空。

郝凤军是前天津市610办公室的情报分析员,他曾指证说天津市公安局以朱学智修炼法轮功为由,扣押了其在天津的所有资产。

丹麦《周末报》2005年10月14日发表了作者Signe Cain的名为《特殊的难民》的文章报导了他的经历。

警察巨额勒索

自迫害以来,法轮功学员经常性地被施以经济勒索和敲诈,少则数千,多则几万。这些罚款,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由地方政府、单位组织和派出所、公安局随意施行。

李玄刚是湖南省长沙县果园镇人,上世纪80年代起从事汽车配件生意,成为当地最先富起来的人,除了自家盖了一栋小别墅外,还捐资为家乡修建了一条公路。1996年,李玄刚走上修炼之路。

中共迫害法轮功19年来,李玄刚曾被非法判刑4年,多次被绑架劫持到洗脑班、看守所和劳教所。2012年5月,警察向李玄刚的家人敲诈勒索45万元后,才将他放回。

咸宁市“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一位姚姓人员毫不掩饰地说:“那些老太太们,我们抓了没什么用,还怕搞病不好侍候,关几天算了。我们就是要抓像你们这样年轻又有钱的,我们赤壁穷呀。”

2014年3月,李玄刚再次被绑架,其价值不菲的宝马轿车被长沙警方无理扣押,他也再被判刑3年半。

李玄刚的遭遇在大陆非常普遍。涿州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宋小彬、综治办主任柴玉桥等人对法轮功学员的罚款已成“家常便饭”,这些人公然叫嚣“再炼法轮功,罚得你们倾家荡产!”他们经常打着“610”的旗号冠冕堂皇地抄家罚款,同时为自己捞好处。

仅2005年11月26日一次就勒索河北涿州东城坊镇强奸案受害人刘季芝、韩玉芝以及另外3位法轮功学员每人3000元,而3000元是东城坊镇农民全家一年的收入。

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以“南马基地培训费”的名义对刘季芝等人的非法罚款收据。(明慧网)

2006年10月,舒兰市白旗乡60来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心宽遭国保大队李甲哲一伙强行绑架,并劳教一年,张心宽因心脏病被劳教所拒收退回,这些国保向张心宽家人勒索12,000元才把人放回。

2007年1月26日下午,长春市农安县烧锅镇派出所三个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高秀芹家中,把正在洗衣服的高秀芹强行绑架到烧锅店派出所,警察向家属勒索4000元后才放人。近年来每到过年前,警察都要绑架高秀芹,勒索到钱才放人。

2018年4月12日上午9时多,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法轮功学员于美花、王丽在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九台九郊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勒索2万元后于当晚回家。

警察随意抄家 大发不义之财

在大陆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学员,随时会面对警察不需要任何理由的任意抄家。那些抄家的警察见什么拿什么,刚开始搜刮一些法轮功的书籍和资料,再后来连法轮功学员家的电脑、手机、银行卡、存折、生活费等等值钱的东西全部洗劫一空,跟土匪没什么两样。

山东省滨州市法轮功学员刘兰春在讲法轮功真相时遭恶告。2018年5月23日上午,滨州市开发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警察闯入其家中录像、蒐查,下午绑架刘兰春。之后非法抄家,抢走她的电脑、打印机、手机等私人用品,还劫走家里的现金近19万元。

2018年5月29日上午,淄博市张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20多个警察,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姜玉芹的家中,抄走现金6000多元,还有法轮大法著作等。现姜玉芹被绑架关押在淄博市看守所。

2018年4月25日早6点,河北省秦皇岛留守营镇派出所警察到留守营镇潘官营村法轮功学员冯素兰家,企图绑架冯素兰未果,绑架了她丈夫潘树华。儿子回来后发现他放在家里开超市的23,000元的货款不见了。因潘树华被劫持时家中无人,据邻居讲潘树华被绑架时还有两个警察在后门看着,而后他们又到家里搜查。

2007年10月15日,松原市国保大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许鹏(家住松原市江南百北小区)的住处,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把许家物品洗劫一空。其中有许鹏父母退休的工资存折,上有人民币近三千元;父母的各种证件;许鹏及家人的随身衣裤、羊绒衫、羊绒裤、皮衣、皮箱等等,甚至于秋天储存的两袋土豆、两捆大葱都被抄抢走。同时抄抢走的还有电脑、液晶显示器、三台打印机、扫描仪、数码相机、手机、mp3、mp4、大法书籍、磁带、光盘等,另有3,000元现金。当家人找到国保大队索要存折和物品时,负责接待的队长马某、李某拒不承认。当家人质问为什么拿私人物品时,马队长宣称:“上面有指示,对法轮功就是要使他们倾家荡产,长春、松原哪都知道,都一样。”

2001年10月24日,珲春市的警察在政保科科长姚某的带领下,闯入法轮功学员魏金双的家中。恰巧魏金双夫妇不在家中,只有他二哥在。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没经任何人允许,非法将魏金双家中价值将近两万元的货物装走。

截断法轮功学员经济来源的目的

抢夺个人私有财产是共产党的立党之本和内在本性。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因有中央的支持,又打着执法的名义,中共公检法更是完全无所顾及和不择手段的。

除上述经济掠夺手段外,中共还利用其它一切能采取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经济迫害,法轮功学员面临下岗、失业、失学、没收土地、停发或减发退休金、没收所居住房等,迫害甚至株连子女,令其难以入学、升学和就业,或令亲属提前退职下岗,以断绝其家庭经济来源。由于降职、开除、劳教、判刑、离婚造成的经济损失也难以统计。所有这些,目的都是为了截断所有法轮功学员的经济来源,以迫使其放弃信仰。#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8-07-10 5: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