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中贸易战 中共仓促应战失方寸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igns trade sanctions against China on March 22, 2018, in the Diplomatic Reception Room of the White House in Washington, DC, on March 22, 2018.
Trump will impose tariffs on about $50 billion in Chinese goods imports to retaliate against the alleged theft of Americ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White House officials said Thursday. / AFP PHOTO / Mandel NGAN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人气: 206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7月6日,美国正式对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标志着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在开打前,中共曾制定了一系列对策,甚至向华尔街及华盛顿政客打探川普的政策,但最后仍未能阻止美方对中共征收罚性的关税。

贸易战中共如临大敌

在美中贸易战开打前夕,中共正处于内外交困之际。在国内,退伍老兵的维权活动此起彼伏且声势浩大。

6月19日开始,江苏镇江发生了为期数天的退伍老兵维权抗议,并得到20多个省市退伍老兵的声援,虽然当局23日对老兵用武力清场,但仍无法阻止来自全国各地老兵涌入镇江市。

6月30日至7月1日,中共三名副国级高官聚首河北省,召开高规格的退役军人大会。尽管如此,7月1日,重庆百余退伍军人走上街头维权。7月9日,河北老在石家庄、邢台等地聚集抗议……

5,700万退役军人的安置问题一直是中共最头疼的问题之一。本次退伍老兵接二连三的维权活动,适逢中美贸易战开打之际。

港媒《明报》7月3日的评论文章说,出席本次会议的没有军方代表,而是三名副国级的中共副总理孙春兰、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赵克志,可见该会议的中心主旨是“维稳”。

文章说,因为中共暂时还无实力出城与美国一战,唯有高筑墙广积粮、据城死守,关键是城里不能自乱。

7月2日,新一届中共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金融委)成立,除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主任外,该委员会成员包括来自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中财办、发改委、财政部、中宣部、中宣部、网信办、中纪委等10多个重量级部门的高层。

文章说,中共召开金融委会议,同样是为了防城内自乱。报导说,中共发改委近日发官方文件,称将包括粮食、矿产、铁路、电网等在内的22个领域放开对外资的限制,也同样是防止国内爆发经济危机,因为在美国咄咄逼人的贸易战攻势下,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有可能爆发。

中共仓促应战

面对美国指控中共盗窃知识产权、强制性技术转让、倾销、歧视性非关税壁垒、产能过剩以及产业补贴,美国将对包含重要工业技术在内的5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25%关税,中共除召开金融委会议、发改委下发文件外,中共还在近期出台了如下对策。

包括自7月5日起,中共央行宣布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用以支持“债转股”,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本次定向降准,将释放约7,000亿元的资金。

外界认为,中共央行本次降准,一个目的是为削减债务,“防范系统性风险不发生”;另一个目的是应对中美贸易战一旦开打,有利于中国商品的出口。

同时,北京当局还在短短4天内推出多项对外开放措施,涉及多个重大敏感领域,如能源、稀土、电网等关乎国家经济安全战略的产业,且不断加码:

7月1日起,大幅下调汽车整车和零部件、化妆品、水产品等一大批商品进口关税;6月30日,自由贸易试验区取消了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限于合资、合作等多项限制,开放程度较全国版更进一步;29日,中共商务部出台简化外商投资的手续,放宽了服务业、制造业、采矿业的外资准入限制;28日,中国发布2018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制造业投资限制基本取消,金融、交通运输、能源等多个领域市场准入亦大幅放宽。

中国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崔凡表示,中方这次开放力度前所未有,历史罕见。但也有分析认为,中共此举意在降温,有向美方示好之嫌。

香港《苹果日报》7月2日援引时事评论员刘锐绍的话表示,这是中方在贸易战中误判形势的恶果出现后,被迫推出措施顺应美方要求。

刘锐绍说,中国经济经过急剧膨胀扩张,浮现两大后遗症,“一是经济达到临界点”,例如北京力倡的一带一路,“大约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预期亏本,投资收不回来,令中国外汇储备大幅降低,随时引发中国内部经济危机”。

二是,中共本次的所谓对外开放也只是从技术层面考虑,一方面中资在本土市场占有的份额有优势,另一方面是放宽的行业是中共研判追不上国外技术,如在汽车业开放对外资限制,“因中国追了多年追不上,放弃这个市场”。

港媒放风中共贸易战策略

面对即将开打的中美贸易战,中共怎么打,《香港经济日报》7月3日报导说,中共至少有中央外事工作会议等3个重要会议的分析部署,又有多个智囊智库召集的座谈讨论,大体形成对美战略战术,简而言之,就是“一个打三个不打”。

“一个打”,就是双方虽然进行了多轮谈判,但还是没有解决美方提出的条件,过去谈判的阶段性已结束,即等同贸易战开战。“三个不打”就是不打“新冷战”、“不打政治战”、“不打川普”。

报导说,中共力争把贸易战限定在目前争执中的贸易和市场层面,争取包括美国传统盟友在内的更多国际社会的支持,如果一旦升级成政治、意识形态之争,中共将失去很多国际支持;北京已严令不得对川普个人作攻击。

在力争国际社会的支持方面,中共企图联合欧盟共同对付美方,并许诺向欧盟“进一步开放市场”,但5名欧盟官员和外交官7月3日告诉路透社,欧盟已拒绝了北京方面提出的联合反美的想法。

对于北京提出的“不打川普”,香港《明报》7月4日的文章说,无论是国内会议还是接见外国政要,习近平等北京高层都没有对美国提出公开批评,说明北京会把“不掀桌子”的努力坚持到争取“转圜”最后一刻。

中共应对失措

中共财政部官员、大陆学者等普遍认为,美国总统川普上任以来,中共对美国的对华政策出现了“重大误判”。

其中,吉林大学金融学院院长李晓日前在毕业生典礼上说,自2016年美国大选开始一直到今年3月份贸易争端,再到今天,中方对美国的判断屡屡失误。很少可以对美国做出可持续性的、理性的研判,“不仅容易出现误判,甚至出现错判。”

《香港经济日报》6月26日报导说,中美贸易战发展到今天的局面,是因为中共在三方面低估了美国:低估了川普维护美国利益的意志,低估了美国政界的团结,低估美国国民对川普的支持。

报导说,中共一直以为川普是“商人总统”,给点甜头和面子,就可令他对中共放软手脚,所以川普上任后,中共一直试图与他及其家人发展私人关系,却低估了他维护“美国优先”的决心。

除研判错误外,中共对美国总统川普的对华政策也被指是“一头雾水”。

据美国的Politico网7月6日报导,中共政府向华尔街和华盛顿内部人士打听川普总统及其决策内幕,以便“知己知彼”,但结果是一头雾水。

报导说,美国公司领袖和美国前政府官员们多年来跟北京关系密切。比如黑石集团执行长苏世民、摩根大通总裁戴蒙(Jamie Dimon)和前财政部长鲍尔森,都接到过中共官员们的电话,对方急切地希望了解,是什么驱动川普采取贸易行动。

但报导援引知情人的话说,苏世民、戴蒙、鲍尔森等人帮助中共对付川普政府的努力常常是一无所获。

外界认为,中共的茫然,在于从未接触过像川普这样一位美国总统。过去几十年,美国政府对中共奉行的是“接触、合作、影响、改变”的策略。川普2017年上任以来,美国就从过去对中共的“绥靖政策”改采“强硬的态度”,川普多次公开说要扭转中共对美的掠夺性的贸易政策,确保中共终止数十年来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及停止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等。

封杀中移动? 美国对中共的压力越来越大

中美贸易战即将开打前夕,美国又瞄准中国的另一个电讯科技巨头、全球最大电讯商中国移动(China Mobile)。

7月2日,美国国家电信和信息管理局发布声明说,基于国家安全考虑,建议联邦通信委员会拒绝“中国移动”2011年提出的在美国与其它国家之间提供服务的申请。

声明指,“中国移动”容易被中共利用、影响和控制,中共政府可利用该公司建立的连接,进行经济间谍和情报搜集活动,对美国构成无法接受的国家安全和执法风险。

成立于2000年4月的中国移动,是中共的大型国有企业,去年它的收入达7,405亿元,用户人数接近9亿。作为大陆行业龙头的中国移动,2011年就向美方提出在美国独立开展业务的申请,但都因“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受阻。

《香港经济日报》7月4日报导说,这是美国狙击中兴及华为两大中国电讯巨头后,再有中国电讯巨头遭美方封杀。这意味中移动进军美国电讯市场梦碎。

中兴前几个月被美国制裁后,已被迫暂停了主要业务,目前它正按照美国的要求整改,撤换了管理层,期待着能正常营业。

另外,在中美贸易战正式开火前,中美间的贸易冲突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已开始浮现。除大陆股市、人民币兑换美元的汇率双双下挫外,中国对美出口也下跌两成。

中共海关7月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大陆6月份对美出口增长3.8%,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23.8%;而今年上半年对美出口较去年同期下降13.9%。

贸易战对中共凶险异常

美国宣布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后,中方也表示“以牙还牙”。但外界认为,中共的“以牙还牙”难以为继。

美国去年从中国进口5,050亿美元的商品,而中国从美国仅进口1,300亿美元的商品。川普已下令再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川普说,如果中共再反击,美方将对5,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有分析认为,中方对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关税回击后,中方只剩下800亿美元的商品可追加关税,中方再无法进行同额度反击;同时,中方对美国市场依赖太深。

一方面,中方对美国制造业极其核心技术的依赖更为严重,中兴事件的后果已经说明了一切,另外,中国对美国农产品的依赖也很深。中国去年自产大豆1,400万吨,总进口9,554万吨,有人以为可以转向巴西进口,殊不知巴西大豆从生产、运营到销售都被美国几家公司控制。

而更严重的是中国对美元体系的依赖,货币战继续打下去,换下来的后果就会涉及货币金融领域,如果中国的美元储备大幅度减少,人民币发行的信用就会出问题。中国国内的经济发展、所谓的大国外交、一带一路都需要大量资金,外汇储备规模格外重要。

中国外汇储备规模近年不断下降,截至今年5月,净外汇储备只剩下1.9万亿美元,而且其中百分之八十是外资企业拥有。外资企业如果撤资,后果不堪设想。

香港《明报》7月2日的评论文章说,在中美贸易战开打日期逐步逼近之际,大陆的经济状况又亮起红灯,令世界警觉。

一是5月份经济数据出现了下行迹象,二是A股一度跌入熊市区域,上证综指曾触及两年来最低点;三是人民币跌势不止,兑美元汇率已跌至去年12月以来最低水平。

文章说,这令中国经济在外患逼近之际,又出现了严重内忧,而两者叠加、互相影响,增加了处理的难度。

国内官员及学者们也对中国的经济表示担忧。中共国家信息中心专家祝宝良日前接受路透社专访时表示,中美贸易战对下半年中国经济影响不大,但预计明后年下行压力会加大,或引爆中国积累的深层次矛盾。

祝宝良说,从表面看中国经济运行平稳,但实际上并没有摆脱下行压力,涉及经济领域的深层次改革,包括土地要素改革,金融服务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权事权等均没有实质性推进,目前中国宏观经济表面平静,但稍有风吹草动,积累的矛盾就会爆发。#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07-11 9: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