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津官场被曝各派势力圈相互利用 疯狂贪腐

天津政、商、文化等各派系均形成自己的小圈子,独霸一方。(Feng Li/Getty Images)

人气: 83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3日讯】作为中共腐败的重灾区,天津官场各派势力错综复杂。日前,据大陆媒体披露,天津政、商、文化等各派系均形成自己的小圈子,独霸一方,使得当地官场从科级小官到省部级大官均逃不出这些圈子的控制,从而互相利用,疯狂贪腐。

据《中国新闻周刊》刊文称,天津官场的“圈子文化”已成渗透之势,在被查出的问题官员中,下至乡镇区县官员,上至市委主要领导,很多都在“圈子”里。

例如:天津市纪委曾通报“搞圈子”的3个典型案例:天津港集团公司前董事长于汝民掌握的“秘书圈”;红桥区政协前副主席李可组建的“友谊圈”;万继全经营“商人圈”。而由身居高职官员组成的“中心圈”,更使得一些人攀附上关系后官运亨通,贪污淫乱。

炙手可热的“中心圈”

文章说,这个“中心圈”,是以已获刑12年的天津市委前市长黄兴国为核心的,成员均是由位高权重的官员组成。

其中包括,天津市建设管理委员会前副主任张泉芬,她因攀附上圈子里的人而得以升职。张泉芬已于2017年9月因涉嫌受贿罪、贪污罪被立案侦查。

此外,还有三位60后落马的正厅级官员,也格外引人注意。

这三人分别是天津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集团公司前总经理段宝森;天津市地质矿产勘查局前局长尉永久;天津市机械设备成套局前局长罗福来。3名厅官为了攀附黄兴国进入他的圈子,都使出了浑身解数。

段宝森在诚基中心君临大厦项目审批中,收受好处,违规确定夹层不计入建筑面积、违规确定土地出让金收取标准。尉永久也自以为有了大靠山,为他人介绍项目、承揽工程,涉嫌索取、受贿500余万元(人民币,下同)。罗福来则多次给黄兴国送上和田玉件、名贵字画等礼物。在武清区,先后有50多名干部钻入罗福来的圈子,给他送钱送物。

君临大厦项目由江苏省委前常委、前秘书长赵少麟之子赵晋开发,因质量问题被指是一座危楼。君临大厦背后涉案官员众多,除段宝森外,还包括河北区河北区前建委副主任崔志勇,河北区建委副主任杜娜丽,天津市规划局东丽区规划分局前局长王樾,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三处前处长罗凯,纪委第七纪检监察室三处前处长申英等。

万继全的“商人圈”

据7月2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天津市亚奇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王大儒单位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和《王功伟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两人均是向天津市津南区水务局前局长万继全案行贿的人,也是万继全“商人圈”的主要成员。

在万继全的商圈里,当地一个个小包工头都在他的“关照”下,成为坐拥上亿资产的大老板。

此外,天津市伟达储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功伟也是“商人圈”中的一员。

2017年9月22日,万继全因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六十万元。

除了王大儒、王功伟, 2005年至2012年间,还有5名商人向万继全行贿。万则用这些商人的行贿款,购房、放贷等。

搞裙带关系的“秘书圈”

天津港集团公司前董事长于汝民则是“秘书圈”的代表。

于汝民于1996年就当上了天津港务局副局长,2007年任天津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直至2013年退休。

2017年4月17日,官媒曾发文披露,于汝民因拉帮结派、搞裙带关系和小团伙,组建“秘书圈”等问题,被立案审查。

报导说于汝民靠着 “前任推荐后任”的方式,在天津港形成了一个裙带关系极其严密的“秘书圈”。

除了上述圈子,在天津落马官员中,一些官员非常重视 “发小”“兄弟”等关系,纷纷组建“友谊圈”,代表人物则是红桥区政协前副主席李可,此人已于2016年10月被调查。

此前在官媒的报导中,曾指花式多样的圈子文化,是破坏天津政治生态的一大顽疾。

天津是江派人物张高丽的地盘,腐败不堪的官场一直被视为错综复杂,黄兴国与张高丽关系密切。

自中共十八大以后,天津官场被持续清洗,黄兴国、杨栋梁、武长顺、尹海林和王宏江等“大老虎”先后落马。

时政评论员石实曾表示,天津“圈子”里的后台老板应该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及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张高丽。#

责任编辑:洪宁

评论
2018-07-13 9: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