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皇帝

重视民生疾苦 皇太极爱护治下各民族的百姓

皇太极爱惜满洲勇士,对大明将帅也同样珍视。(公有领域)

皇太极是大清王朝的开国皇帝,这位上马能安邦、下马能治国的帝王,深谙民间疾苦,对其治下百姓,不分种族,均是爱护有加,终得天下归心,为满清入关、统一华夏,打下坚实的基础。

皇太极认为,百姓才是国之根本,“君享康宁,臣居尊显,俱兵民是赖”,“民安”方能“国泰”。他晓谕各级官员说,“办理事务,当以民生休戚为念”,叮嘱他们凡事要以百姓的休养生息为重。

图为《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之《格登鄂拉斫营图》。(公有领域)

天聪九年(1635年)春,正值民间耕种时节,皇太极出巡,发现百姓延误了耕种期。经询问,才知牛录章京(官爵名)征调了许多农夫修城。皇太极召集众臣,训责道:“修城虽是正务,但因此导致田地荒芜,以后百姓吃什么?如果日后再滥役民力,就拿牛录章京问罪。”

同年六月,皇太极晓谕贝勒大臣:

“先皇努尔哈赤留下的百姓,如果能够爱养他们,使其生活渐渐富足,这就是身为臣子的孝义所在了。从即日起,贝勒等臣属官员,凡是不遵循朕定下的规矩行事,给百姓增加额外的劳役差事,使百姓不能安居乐业,导致百姓逃亡叛离,户口减少,这就有违先皇遗志,有损孝道,这和助长敌军长期入侵没有什么两样。”

“因为得到了上天赐予的福份,朝鲜臣服我们、蒙古归顺我们。朕常考虑到,无论是什么时间来归附我们的人,我们都应施予恩惠,养护他们,所以经常以此训喻你们。你们身为大臣的职责,就是匡扶救助百姓。如果你们了解到民生疾苦,却不帮他们申告并解决问题;看到骄横放纵之人,却不能给予适当的责罚,那么你们凭什么坐在大臣的职位上?”

“朕招抚与我们距离远的地方的人,努力探求治国之道,对近期或从前归附我们的人,都不忘体恤他们,时常赐宴款待他们,朕不是感觉不到辛苦,只是一心为了国家和百姓罢了。如果疆域平定,民生安乐,天下太平之福,诸位贝勒大臣也能一起共享。否则虽然开疆拓土,又如何能守得住呢?”

清朝时的朝鲜人形象。图为清 谢遂《职贡图》局部。(公有领域)

清初五汉王之一,总兵尚可喜曾上奏说:“皇上对新进归附之人施以恩典,每件事都从宽处理,可是无知小民渐渐变得骄横放纵。与其等着他们犯罪之后再惩治,不如防范于未然。比如,某人犯罪就以某项条例处罚,罪行重大者或者再上奏请旨决断,或者直接送往刑部。那些犯罪较轻的人,或者可以允许微臣自行处分。请一一颁示。”

对此,皇太极于天聪九年七月下诏,禁止大臣徇私枉断。皇太极晓谕众臣:“朕对于满人、蒙古人、汉人,不分新旧,一视同仁。凡有斗殴之事,一经上告,应该由司法部门秉公审理。近日,听说汉人与满人、蒙古人斗殴,各民族的官员在审讯时各自偏袒本民族的人,这是不遵从国法恣意妄行,再有这样做的,朕必将严惩不贷。”

崇德五年(1640年)初,皇太极下旨给各固山额真(官名,为清代八旗制度中每一旗的最高长官)说:“今日派遣你们前往各地,探察穷苦的百姓,审理冤狱,你们必须亲自到所管辖的屯堡中去巡行处理,不要使民间冤情无法上达。”

皇太极认为,百姓才是国之根本,“君享康宁,臣居尊显,俱兵民是赖”,“民安”方能“国泰”。他晓谕各级官员说,“办理事务,当以民生休戚为念”,叮嘱他们凡事要以百姓的休养生息为重。图为清 孙家鼐《钦定书经图说》插图。(公有领域)

凡是有利于百姓的建议,皇太极都会及时采纳推行。都察院承政满达海等十多名官员,曾一致请求停止修造房舍。因为当时是秋收时节,而修建房舍征调了很多民力。

修造房舍,原本是皇太极的旨意。皇太极见沈阳城内人口稠密,住房过于密集,为了避免火灾,皇太极命令工部改建住房,以疏散城中的住房格局,所以才有了系列的营建工事。臣子上奏,恳请暂时停止建房,以确保农作物收成。于是皇太极下令立即停止营建工事,等到来年农闲时再继续改建。

皇太极为保护民生,还制定了不少法令,比如严禁践踏百姓田苗,从士兵到长官不许私取百姓一物,不准惊扰百姓,耗费百姓财物。皇太极外出行军打猎,哪怕遇到寒冬时节,也要把营帐扎在野外,禁止随从士兵进入屯堡扰民。

《六韬‧守土》有句话说:“涓涓不塞,将为江河。荧荧不救,炎炎奈何?”涓涓细流流淌,若不加以堵塞,最终会汇成大江大河;星星之火不趁早扑灭,就会演变为熊熊肆虐的烈火。皇太极也曾引用这句话作为警戒。为了避免纲纪废弛,凡事他都防微杜渐。@*#

参考资料:

《皇清开国方略》卷20

《清太宗实录》卷23、卷31、卷34、卷50、卷65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