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朝宅第变化中的名人故事

作者:洪熙

《封氏闻见记》是唐代官员封演编撰的一部笔记。今本十卷,前六卷记述掌故、考证名物;七八两卷多记古迹,附以杂论;后两卷则专述唐代士大夫的遗事轶闻。在〈第宅〉一篇中,作者记述了唐朝不同时期官员宅第变化的故事,颇令人玩味。

太子太师魏徵(公元580─643)虽是朝廷重臣,但是他的住宅并不气派,反而还很低矮简陋。唐太宗想为魏徵修建新的宅院,魏徵谦让,数次辞谢。

有一次,唐太宗打算修建一座小殿,看到魏徵卧病在床,于是取消了计划,并下令将准备建造小殿的木材,全都送到魏徵家,为他建造一座正堂。只五天的时间,就全部建好了。一直到开元年间,这座正堂还在。不幸的是,后来魏家不小心失火,烧掉了这座正堂。

魏徵虽是朝廷重臣,但是他的住宅并不气派,反而还很低矮简陋。图为清 沈源《墨妙珠林(酉‧魏徵》。(公有领域)

唐高宗李治时期,中书侍郎李义琰(?─688年)身为宰相,为官清廉,住宅也很小。李义琰家中没有正屋,他的弟弟李义琎得知后,就买了木材送给他。后来李义琎进京,发现哥哥还没动工,问他为什么。李义琰说:“我自认为做宰相还不够资格,如果再营建华美的正屋,只会加速带来灾祸,这怎么能是对我好呢?”

李义琎说:“县丞、廷尉一级的小官,都想营建新房,更何况哥哥位高禄重,握有权柄,为何还要住在简陋的小屋里,让下属蒙羞?”

李义琰说:“人们很难事事称心如意,好运也不是常常会有的我现在虽位居高官,但如果我没有可相匹配的德行,却要扩建府邸,必会招致灾殃。不是我不想要一间新的房子,只是怕招致灾祸啊。”李义琰一直没有修建新宅,直到过世都住在一丈见方的小房子里。高宗听说后感叹不已,遂即敕命将作监(负责修建宫廷内外建筑的官员)修建一座堂,安放义琰的灵座,以供祭祀、吊唁、祭奠之用。

武则天篡政以后,京师王公贵族、公主驸马等住宅修建得越来越高大华丽。此图为明代绘画,描绘西王母居住在一个用美玉雕琢而成的晶莹剔透的九重宫殿里。(公有领域)

武则天篡政以后,京师王公贵族、公主驸马的宅第修建得越来越高大华丽。至唐玄宗天宝年间,负责监管百官的御史大夫王鉷因犯罪被赐死。官府登记王鉷的家产,竟然一连数日都未能登记完。王家宅院有自雨亭,但见水流从屋檐上飞流而下,四面飞散起水雾。即使夏天在里面,也会感到像身处秋天一样。更奢华的是,连井栏都是用珠宝镶嵌而成的,没有人能估算出它的价值,其它很多东西也都与此类似。

唐玄宗宠信胡将安禄山,曾下令为他修建一座上好的宅院,用的都是最好的建筑材料,这座宅院高大华丽,在京城都堪称第一。杨贵妃姐妹也竞相攀比,修建高大华丽的住宅。谁也没有料到,不到十年,这些繁华富贵就成为过眼烟云,令人唏嘘不已。

至唐肃宗时,经过长年的安史之乱,京城许多建筑已遭破坏。

唐代宗即位,才平定安史之乱,那时天下刚获太平,可宰相、朝臣等当权者,就争着修建雕梁画栋的住宅,极为奢华。

图为清 孙家鼐《钦定书经图说》插图。(公有领域)
筑墙的工匠说:“唉,几十年来,京城里的达官显贵之家的墙都是我砌的。但是,这么多年来,我只看见主人一个接一个地换,而我砌的墙都还在。”图为清 孙家鼐《钦定书经图说》插图。(公有领域)

大唐名将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为大唐立下赫赫战功,被封为汾阳王。汾阳王府很大,来往于各个院落,都需要乘车骑马。王府里的宾客、仆役等人进进出出,也都互相不认识。词人梁锽曾经作诗“堂高凭上望,宅广乘车行”,说的就是此事。

有一次,郭子仪对一个为他修建住宅的工匠说:“好好地砌这道墙,让它更牢固一些。”筑墙的工匠放下手里的锤子,对汾阳王感叹说:“唉,几十年来,京城里的达官显贵之家的墙都是我砌的。但是,这么多年来,我只看见主人一个接一个地换,而我砌的墙都还在。”郭子仪听后,心下怅然。不久便上表朝廷,请求退休养老。@*#

事据:
《封氏闻见记》卷5
《旧唐书》卷81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