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太阳雨:被曲解的贸易战

-当年美国一战就帮日本打掉了三十年的沉疴

中共再次跟随报复美160亿关税,同时于2018年8月23日生效,公布清单包括各类车辆,连婴孩车也上榜。图为中共连云港港口一名工人。(AFP/Getty Images)

人气: 176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4日讯】关于中美贸易战的文章我写了不下二十篇,已经不好意思再写了,怕读者烦我。但是最近发现主流媒体一直在拿当年的“广场协议”说事,搬出阴谋论,把西方国家描绘成险恶的阴谋家,又把日本描绘成任人鱼肉的可怜虫,在美国的淫威下出卖了国家利益,随后经济坠入深渊…

这太魔幻了,难道中国媒体的财经时评都是横店影视城的编剧写的?把广场协议扯上阴谋论,简直就是行外话,所谓日本失去的二十年,也纯粹是以讹传讹。

日本地产泡沫破灭至今也才二十多年,你知道现在的日本有多恐怖吗?人家可是直追美国的发达国家,芯片和电子产品等高科技仅次美国,居民储蓄长期占据全球榜首,你说人家怎么就失去了二十年呢?

所以,我今天必须澄清这段历史,谈谈美国是怎么帮助日本打掉三十年沉疴,一举成为亚洲最发达国家的。如此,才能还原今天这场被多数人曲解的中美贸易战。这里,我先从日本的经济腾飞说起。其实岛国之所以能在战后迅速崛起,我觉得还真得感谢咱们中国。

美国在二战之后经济不断发展壮大,在实现人力资源优化后,多数制造业已难以承受不断上升的劳动力成本,于是就将一些过剩产能转移到新兴国家。

那时候中国是战胜国,可惜“谦虚”了一回,把承接发达国家过剩产能的机会让给了身为战败国的日德(西德),自己关起门来搞共产主义去了。而日本则借助这一波资本输入,快速完成工业化进程,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积累了巨大财富。人均GDP过万,是当时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为全世界提供廉价商品,并成为全球最大的债权国。

然而过快的经济增速,也让日本社会累积了整整三十年的沉疴。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面临日元的国际化难题,以及盲目追求贸易顺差的重商主义,导致产业升级陷入瓶颈。

在“广场协议”前夕,日本的金融尚未完全开放,日元兑美元的名义汇率为201:1,但其合理汇价却是108:1。因此日本政府若要推动本币国际化,就必须要接受日元升值的现实。恰好美国也正急于寻求本币贬值,以平衡贸易逆差,这便有了所谓的”广场协议”。

现在很多人都将日本视为“广场协议”的输家,甚至妖魔化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失去的二十年”。这可能是中国人太过崇拜GDP的缘故,而恰好日本”衰落”的直接证据,刚好是这二十年龟速增长的GDP数据。其实这是非常短视和片面的,英美日等五国签订的广场协议,并没有一个真正的输家,反而实现了六赢,还有一个是中国。

首先,在日本国内经济增速放缓的同时,日本资本正疯狂渗透海外,通过投资和并购悄然打造著一个“海外日本”。比如日本的丰田汽车,约莫三分之二都是在海外生产的,这是日本GDP增速放缓的原因之一。

其次,在日本遭遇经济低速增长的同时,也恰好是岛国劳动人口大幅下降的时候,从1995到2015年,劳动人口直接减少了1000万(总共1.2亿的人口)。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人口红利已丧失,也是抑制GDP增长的重要因素。

然而在劳动人口降低的同时,日本却实现了劳动生产率的大幅提高,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估算,日本劳动力人均GDP在2000年至2015年累计增长了20%,远超美国。更不可思议的是,日本劳工的每月平均工作时间,也从1990年的171小时,慢慢降到了后来的149小时。

劳动工人变少,生产效率提高,同时又减少了工作时间,这说明什么?说明日本已经完成了产业升级,将低端制造剥离出去,转向高端制造,同时也实现了人力资源的优化。企业强大了,居民收入高了,从此真正走向超级大国。

前几年有个英国政府要员访问日本,看到日本现代化的城市设施,发达的工业,干净的街道,以及精致的角落。不禁感叹:如果这就是“失去的二十年”,那我愿意英国也失去二十年。这些都足以说明,日本失去的不是二十年,而是制约转型的沉疴…

在美国帮助日本打掉“沉疴”的期间,中国恰好已结束共产实验,开始改革开放。因此日本淘汰的剩余产能理所当然就转移到了中国,所以我才说中国也是广场协议的赢家。很快我们的经济也开始腾飞,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后,除财富外,终于也积累了与日本当年相似的”沉疴”。

西方智库曾将中国定性为创新重商主义,这里的创新,应该在于资本的赤化。在这种经济哲学的引导下,中国政府对贸易顺差的追求更甚于日本,而中国劳工为此所付出的代价也同样远高于当初的日本劳工,可他们所获取的报酬,却又远低于日本劳动者。

由此便导致底层收入不足,影响内需消费,从而走上了日本投机炒作,推高资产泡沫的老路。不同的是,日本没有土地财政,泡沫破灭就破灭了,而中国政府严重依赖土地财政,所以一直在保泡沫,随着房价暴涨,不断推高物价,造成制造业退潮,最终走到了产业空心化的局面。

而中国现在面对的主要问题,也跟当年的日本相同,一是人民币国际化,二是产业升级瓶颈,但都要比日本复杂得多。前段时间人民币原油期货上市,就有不少”自干五”对此大作文章,还说美国发动贸易战就是怕石油人民币,弄得一些无知爱国红粉义愤填膺。

作为中国人,我也确实希望人民币能够结算石油,这意味着中国可以把现在的高通胀转嫁至全世界。但这根本不现实,目前央行每年一二十万亿人民币的放水量,你自己这么不自重,哪个国家会傻到要你的人民币?

所以人民币原油期货上市之前,中东油霸沙特就明确表示没兴趣。上月底挂牌那几天,我也留意了会,持仓量就几千手,然后左右手互换,不停地刷交易量,真的很尴尬…

只有人民币实现了国际化后,才可能用它去结算石油,而不是让石油人民币去推动国际化。日本在广场协议之前,早就为日元的自由兑换铺路,70年代就废除”外汇集中制度”,让国民自由兑换外币。结束外汇管制是本币国际化的前提,可中国政府现在若放开外汇自由兑换,我敢说三万亿的外汇储备将被秒空。这意味着什么?民进国退!

产业升级也是相似的,如果不结束国企垄断,再给他们一百年,中国政府也决计无法完成升级的使命。这从最近商务部开放高端制造的外资准入清单就可看出,连他们自己都绝望了。不过,他们宁愿开放给外资,也绝不肯开放民企更多权限,这才是真正令人绝望的。

所以,中国这几十年结下的社会沉疴,只怕没那么容易打掉,我们很难完成像日本那样的华丽蜕变。因为日本的升级和强大,是自下而上,由制度保障全民公正公平获取资源,从而扎实成长的强大。而我们政府的思路,依然是依靠外部获取技术,去保国企发展,从没想过释放民企的力量和广大民众的智慧,去推动国家繁荣进步。这真的是件无比绝望的事情,或许,民进国退才是中国社会改革的最大难点吧!

(转自新世纪网站)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7-14 3: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