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穿越黑暗的雨夜(上)

麦蕾

茫茫雨夜中,郭琴逃离老家,之后来到欧洲。(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人气: 207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5日讯】小雨,淅淅沥沥的竟然密起来了。

郭琴坐在小汽车里,默默地看着前方,心飞到千里之外的异国。

闪电划破长空,好像尖利的枯指从空中猛然抓下,穹顶下的众生似乎无处可逃。

雨,更大了。

一  坐火车被截

来到欧洲的郭琴。(郭琴提供)

要不是沈阳火车站的那一幕,郭琴险些忘了,自己是不能坐火车的。

作为被铁路警方上网的“嫌犯”,郭琴只要坐火车,或者向当局出示自己身份证,就好像点燃了引信,拉响了警报,警察就会闻风而来。

2017年8月9日那一天,她才知道自己的这个“身份”有多么兴师动众。

办完了去欧洲和英国的签证之后,郭琴急着赶回凌源的家,同行的李姐不愿意坐客车回家,嫌时间长,要坐火车。那就火车吧!郭琴忘了,自己是沈阳火车站公安部门的“要犯”。

刚上车,座位还没坐热乎,一群沈阳公安处的警察就跳上了车,查票查票!没开车查啥票啊?邻座的一位大爷嘟囔著。

警察嘴里嚷嚷着查票,却只往郭琴和李姐身旁蹭,不查别人,就查她俩。

“干啥啊?”李姐大声问。警察说,“没啥没啥,看看。”一边说,一边翻动郭琴和李姐的行李,把李姐给妹妹带的衣服、锅一股脑翻了出来。

他走到郭琴身边,一瞪眼睛说:“你心里明白我为啥找你!”

辩解的话涌到嘴边,又被郭琴咽了下去。

一路无语。

车到站了,郭琴还没下车,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就来“接站”了,小警察把郭琴和李姐带到了车站候车室,当地派出所所长就迎出来了,“啊,又是你啊,这老太太,比那年还精神呢!咋样,这半月在沈阳挺开心吧!”

看来我去沈阳他们全知道了,一直在监控我呢。郭琴紧抿著嘴角。

行李又被翻检了一遍。

“小随身听干啥用的?”

“我炼功用的。”

“杨所长,您也姓杨,杨家将还青史留名呢,你干的这是什么事啊,抓好人,你为自己的将来考虑考虑吧!”郭琴接着说。

杨玉飞沉默不语,而后呵呵的笑起来了,笑声在空旷的候车室里有些空洞,里面游离著一丝不安。

李姐急了,“我要去我妹妹家,现在天都晚了,我还得打车呢,我有心脏病,这要急个好歹的怎么办!”

“李姐,你借上我的光了,”郭琴说,“因为我你才被带到这里来的。”她又转过头,“李姐可有心脏病,你们要担责任的!”

杨玉飞们忙活了一阵,查不出什么来,她们被放回家了。

二 被抓和抄家

2年前,郭琴被警察绑架,导致她在东北铁路公安网络“榜上有名”。

2015年3月,郭琴的姐姐病危,她急着去锦州看姐姐,拿起日常用的那个黑包就奔往火车站。

那一天正是3月5日,北京在开“两会”,郭琴对这些“敏感日期”都非常不敏感,她只是感到很奇怪,怎么火车站验票的地方,排开两大排警察在“办公”呢?

熟门熟路的,她走到检票口,没想到,旅客要被挨个检查行李。

《转法轮》书、项链、护身符、录音机、神韵光盘,这些郭琴日常携带的物品被从包里翻了出来。

郭琴立刻被扣下了,罪名是“危害社会”。

郭琴到了欧洲后回忆说,其实她的真实“罪名”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李洪志先生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指导。郭琴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说自己刚修炼的时候,不由自主说了好几次“我一定要坚修到底!”

通过修炼,郭琴原来争强好胜的性格变得温和了。丈夫瘫痪后,她体贴周到地伺候了10多年,直到他去世。郭琴是同事和左邻右舍眼中的“贤妻良母”。

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不放弃修炼者面对劳改、洗脑、监禁,甚至被迫害致死。郭琴闪著真诚的目光说,“我就是不明白,我们做好人有啥错!”

警察一边在车站审问郭琴,同时又派出10来个人去她家抄家了。

一辆黑车停到郭琴家的门前,没有车牌号,猛一看有点像街上非法拉客的“野的”。从车上下来10几个黑衣人,动作敏捷,面无表情。

“啪啪啪”黑衣人急促叩门。

门是反锁的,里面几个郭琴的功友窃窃私语“郭姐怎么了?出事了?”大家决定不开门。

“什么人?”

“锦州公安处的。”

后来郭琴才知道,当地派出所看到郭琴包里的资料“挺全的”,以为抓到了“主犯”,邀功上报给锦州公安处了。这个体型娇小、目光真诚、一辈子安分守己的郭琴再也没想到,在自己60多岁的时候,忽然变成了这个国家凶悍的专政机器的“敌人”。

一个功友忽然发现,两三个黑衣人从外面爬上了房顶,过了一会,黑衣人从房顶出现了,正在小心翼翼地从房沿慢慢往下出溜呢,眼看就要滑进院子里来了。

功友们从另一个后门脱身了。

家里所有的地方都被翻动过了,一片狼藉。

郭琴刚买的打算跟女儿视频通话的电脑,还没学会呢,被警察拿走,两套法轮功书籍,各色手工莲花、花瓶、对联、大挂历都被抄走,就连几年前离家去欧洲读书的女儿的物品也被搜,她的鞋盒都被倒扣过来。

这边抄家,那边警察在车站审问郭琴,最开始审问她的,就是那个所长杨玉飞。

“谁给你的东西?”

“都是我捡来的。”

“说得轻巧,我咋就捡不到啊?”杨说。

“你没用心,用心你就能捡到。”郭琴说。

“我知道你老太太是好人,但是干这个共产党每月给我一万块钱哩!”

“要记着善恶有报啊!迫害好人,为自己的将来想想。”郭琴说。

“共产党倒楣那天,枪毙我也认了。”杨玉飞沉闷地说。

“要不你给我一千万,我就给你干!”杨忽又嬉皮笑脸地说。

郭琴被判拘留15天。

三  拘留所内

“你老太太交好运了!这个号子其他人得走后门才能进来呢! 待遇最好了!”女警察说。

郭琴环顾四周,看着这个“交好运”才能进来的号子。这是一个钢筋水泥结构的、10几平米的方形盒子,一般的轻装部队,如果没有爆破筒的话,估计也冲不出去。

这间屋子里有5张床,住着4个人,还有一个多余的床位可以放东西。这也就是刚才为什么说这里“待遇好”,这里有单独的床位,而其它房间是大通铺,有的要挤下10几20多个人,不少人睡在地上,夏天的时候每人都汗流浃背。

郭琴的室友形形色色,有吸毒的、有打架的、有小偷、有上访的、有小摊贩,这里没有炼法轮功的,炼功人都被隔离到不同的号子,怕“交叉感染”。

时间在这里凝固了,没有钟表,也不知到何月何日何时,只能从太阳影子和三餐送饭来估摸,日光是否已经流淌到了午后。

这里的饭菜是“纯天然”的,因为米和菜拿来直接就下锅了,从没洗过。门上有个洞, 两顿窝头、一顿米饭和白菜汤,就是从洞里送进来的。

没有马桶,屋子的一头是一个蹲坑。味道极重, 有人一大便,整个屋子里更加臭气熏天。蹲坑周围连个布帘都没挂,大小便都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这里的众目,还包括监视器里面男警和女警的眼睛。

“你这老太太太老实了,你咋进来了,真是借了两会的光了。啧啧,看这些街上卖东西的、用煤气罐炸肉串,都进来了,我们这里都装不下了呢!”室友说。

郭琴躺在床上,对室友的话充耳不闻。脑海中闪过进拘留所的一幕幕:脱光衣服、按手印、验血……她仔细思索自己怎么到这里来的。刚才体检的时候, 医院检查,郭琴血压高,说是二级高血压,拘留所不想收她。

但是,这时一个念头强行挤进入了她的大脑,“我黑兜里有7千块钱,被警察扣下了,那都是功友凑起来的做资料的,如果我没有服从他们,那7千块钱不还给我怎么办?”

“不如听了他们的,能最后把钱要回来。”郭琴一犹豫,心里好像无比软弱,不由自主地选择了这一念,就这样被带到了拘留所。

被拘留释放后的一年之后,郭琴姐姐的孙子结婚了,她去了一趟,一回家又惊动了当地派出所。

杨玉飞翻检着她的行李,里面有中共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召开最高级别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强调尊重各宗教、信仰的讲话。 杨玉飞翻来翻去的看了一阵,把习近平的讲话也扣下了。

“快走吧,快走吧,要不不赶趟了!”杨忽然仰起脸来说。

“把她扣下来了啊!”旁边的警察轻声提醒。

郭琴头也不回地往出走。

“走吧,要不不赶趟了!”她身后传来杨的吆喝声。#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8-08-02 10: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