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穿越黑暗的雨夜(下)

麦蕾

来到欧洲的郭琴。(郭琴提供)
人气: 185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5日讯】(接上篇)穿越黑暗的雨夜(上)
http://www.epochtimes.com/gb/18/7/15/n10564156.htm

四、地下的秘密

“沙,沙,”黑暗中传来阵阵悄悄的、沉闷的挖地声。停一下,抬起头环顾四周,仔细用耳朵听听,无人察觉,又悄悄地接着挖。

郭琴的小弟和他媳妇,正在深更半夜的挖坑,他们要把姐姐给的莲花、护身符——这些做工精细的漂亮的小礼物,紧急埋到院子的砖地下面。

小弟和媳妇埋好之后,重新盖上浮土,码上砖头,这一块看起来“风平浪静”的地面,里面埋藏着能牵连全家的天大“罪证”。

接着,小弟在黑暗中摸摸索索,赶紧收拾物品,要去拘留所看姐姐。

“你疯了你啊!那里可是不讲理的,要是打你一顿怎么办!你不要过日子了,这可要了我的命了!”弟媳妇拚命拉着。

“嘘!别大声吵吵!”小弟悄悄走到大门前,门缝里望出去,天已有点亮光了,但邻居们还没有起床。

他回过头来,压低声音,“不行,二姐待我最好了,姐在里面受罪哩,我要去看看她。”然后挣脱媳妇,往外走。

“去了就别回来了!我们可受不起牵连!”

小弟打开大门,蹒跚两步迈出了家门,忽然又腿一软,坐回了门槛上。

在兄弟姊妹中,郭琴最疼爱这个小弟弟,在国内的高压恐怖下,小弟都不敢去拘留所看望她,到了欧洲之后回忆起这一幕,郭琴还会泪水涟涟。

五、过关

黑云压顶,天像一口黑锅罩下来,沉甸甸的。

郭琴坐的小车在风雨中颤栗前行。

豆大的雨点子打在挡风玻璃上,没来得及凝结成眼泪串,又被迅速冲刷掉了。

一阵紧似一阵 。

压抑和匆忙的日子,连眼泪都来不及回味。

前面就是第一个检查站了,郭琴下意识地抓紧了手里的临时身份证。

“证件呢?”一个小伙子从检查站探出头来,居高临下地问。他制服的右胸上有两个字“特警”。

司机和郭琴掏出身份证。

郭琴屏住呼吸,耳中好似有一阵强烈的耳鸣。

“特警”走出检查站,让司机打开车门,往里张望了一阵,然后挥手放行了。

不敢走铁路,不敢去住店,从公路开车直奔北京的机场,似乎是她唯一的选择了。

因为她的身份证已经被“联网”,这次郭琴只拿了新办的临时身份证,功友们告诉她,这种临时证暂时没有被联网。

郭琴曾想过,先到北京暂时住宿,然后再坐飞机去法国投奔女儿。但是功友说千万别去,前几天一个功友在旅店住宿,刚交了身份证,旅店老板就给派出所打电话,当时就把他抓走了,因为那个功友的身份证也是被“联网”的,一出示身份证就知道你炼法轮功

在极度的精神压抑中,郭琴想,干脆打的士去北京,直奔机场,她跟一个司机商量好了,一千块钱,直接从东北开到北京机场。唯一的女儿要结婚了,她无论如何也要去参加她在欧洲举行的婚礼。

但是即使开车去北京,路上也要经历至少两个关卡,尤其是第二个关卡最严格。功友担心,郭琴的身份证可能会触动“联网”系统,后来功友提议,还是功友开车送郭琴“千里闯关”,希望能顺利达到北京机场。

于是,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六、出国

简直是倾盆暴雨了,好像郭琴她们头上的天上有个缺口,雨水一泻而下。

汽车上的雨刷好像眼睛上的睫毛一样,忽闪忽闪地上下扑动,但是,眼睛却仍然睁不开。

一道闪电在头上劈开,好像将夜空撕开一道白光,而夜的那边,似乎隐藏着惊天的秘密。

雨太大了,路上的车渐渐排起了队,拥堵起来。

第二个检查站马上就到了,这是该地通往北京最大的检查站。功友之前说,这个地方再用临时身份证恐怕难以“蒙混过关”了。

郭琴把自己的宝贝、一本黄色书皮的法轮功的书紧紧抱在怀里,心中暗暗祷祝,希望她的师父能保佑她平安过关。

看到检查站了,这是一个耸立在路边的小亭子。暴雨重重击打在亭子顶上和窗玻璃上。似乎要把它击碎、击垮,然后暴风骤雨把碎片卷得无影无踪——好像这个亭子本来就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上出现。

更多的车排起队来,等待检查。

一个穿雨衣的人从亭子里探出头来,又飞快地缩回亭子里。他不耐烦的声音穿过哗哗的雨声传过来,“雨太大了,都过去吧!”

郭琴简直不敢相信,这就过关了?

如释重负。

到了欧洲才知道,在她三年前(2015年)被拘留的时候,女儿接连两天电话找不着妈妈,急得彻夜未眠。

她的女婿——一名西方人也深受影响,这个西方人对岳母遭受的迫害感同身受,切身体会了太太的担惊受怕。于是,他开始到网上浏览各种评论中国时事的英文论坛,去上面讲述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故事。

郭琴的外国女婿碰到过各种网友,有很多中国人,也不乏“五毛”。

“我亲眼看见,你们师父逼着我们家的修炼人自杀的!”“五毛”用英文打字,信誓旦旦的赌咒发誓,告诉郭琴的女婿他说的是真的。

可能西方语言中没有“睁眼说瞎话”这种俗语,但郭琴的外国女婿非常镇定地回答,“那你说,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发生的,被逼自杀的人的姓名,我去调查一下。”

对方再也没有出现过。

郭琴参加了2017年的欧洲法会,跟部分欧洲同修在法国凡尔赛宫前留影。(欧洲法轮功学员提供)

2017年9月份,看到庄严神圣的欧洲天国乐团、腰鼓队的演奏震撼四方,“真、善、忍”花车祥和美好,郭琴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刚到欧洲的第二天,她就正好赶上了在法国举行的欧洲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

“太多年的压抑不见了,”她说,“在大陆,想做一个好人都不行。”#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8-08-04 11: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