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网文”拿什么和你们共克时艰?

诗文换酒

人气: 2455
【字号】    
   标签: tags: ,

一、

我是很想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的,想让我们国家变得更好,让我们每个人都活得像个人样。

贸易战以来,我知道,我们被美帝按在地上摩擦,打得都找不着北了。

前两天回老家山上,和一个堂兄喝酒,就是经常在我朋友圈出现,一只手,在出车祸后,彻底废掉了的堂兄。

两罐啤酒下肚,聊到了中美贸易战

他很激动,说如果美国鬼子,或者任何鬼子,要是敢来打我们,我都要去上战场。

我很震惊!

虽然可能是酒后气话,但是,我想,他的话中,真的有很大部分是出于爱国热情的,一个残疾人的热情。

只是,我不忍心告诉他的是,现在美帝和我们打贸易战,我们这些底层草民,是根本就找不到拚命的对象。

人家只是不想和我们做生意了而已,难道我们这些草民,还能拿起枪,去逼迫美帝和我们做生意?

我们倒是可以想着和美帝打两枪,但是人家敢发枪给我们吗?

不怕草民们拿起枪了后,把枪口不对准美帝吗?

我们底层草民,要钱没有,要命可能有一条,就算是残疾了的,都有一腔舍命为国的情怀。

但是,我们这命,该卖给谁,怎么卖?

拿着大刀长矛,和美帝的坚船利炮打,能不能让美帝和我们继续做生意?给个说法吧?

二、

前两天,一件事,让我良心受到了巨大谴责。

难过了很久。

我和两哥们,在我们秀山县花灯广场附近,吃了个便餐,他们两个去电影院看《我不是药神》,我看过,就散著步,溜达回临时租住的地方。

刚走过,上次秀山各微信群,疯传一个小视频,里面抓了不少失足站街妇女的地方。

就看到,一个七十岁左右的瘦弱老头,穿着扫地的黄马甲,在路边吃着一个小胶凳上的,一小碗米豆腐。

他用牙签,很美味的吃着,仿佛很久没吃东西了一样。

突然,一个年轻的少妇,窜了出来,抢走了老人面前的米豆腐。

嘴里不停地念叨著,这是给我毛吃的,你怎么可以偷吃我毛的米豆腐。

毛就是儿子的意思,秀山是这么个叫法。

当时我就楞住了!

原来这个老人,是在吃,别人吃剩下的米豆腐。

而且吃剩了的米豆腐,还可以不让一个饿了的老人吃。

突然,就觉得良心疼得厉害。

马上想到的,是给老人点钱,让他自己去买碗米豆腐吧,才五块钱一碗而已。

手往裤口袋一摸,没想到口袋比我脸还干净。

一个是,我也很穷,第二个是,刚才吃饭,是用的微信支付。

身上,已经很少放钱了,走哪里基本上带个手机就是了。

我想到的是去银行,给老人家取点钱,然而卡也没带。

准备去附近的商家,微信扫给他们钱,然后让他们给我钱,我再给老人吧。

刚寻摸著找个店,换点儿钱。

一转背,老人却已经不见了。

我当时就发誓,一定要让身上放点儿钱,不能让自己的良心,过不去了。

然而我像没有记性一样,继续犯错,因为今天出门吃饭,身上依然是一毛钱都没带。

吃饭回来,按例,去我住的对面堂哥开的宾馆,小坐一下,准备找堂哥摆下龙门阵。

这时候,一个老人家,应该八十岁上下了。

说话已然中气不足,大病一般,挑着自己种的菜,步履蹒跚由远及近地,沿着商户们的门面,小声地叫卖著过来。

他挑着的有苦瓜,和已然已经有点发黄的韭菜在卖。

看来他的生意,很不好,走了这么一圈,好像没有卖出什么东西。

他来到我堂哥的宾馆。

堂哥不在,五十多岁的嫂子在。

嫂子,也是一个很有良心的人,没有选,老人随手拿起两把韭菜,递给了嫂子。

嫂子觉得,一家人确实吃不下这么多韭菜。

于是就只要了一把,给了五块钱。

老人嚷了半天,希望嫂子,将两把全要了,而且嚷嚷的时候,完全成了嘟哝,一个是可能有病,说话都不太清楚,完全听不懂,一个是可能不好意思,老农民进城卖点东西,都很害羞,或者害怕。

城管如猛兽,谁都知道。

我在旁边,实在是看不过去了。

于是习惯性地去摸裤口袋,一摸,还是一毛钱没有。

马上给嫂子说,你柜台看看有多少钱,我扫一扫给你,你拿点现钱给我。

没想到的是,堂哥出去办事,将柜台上的钱带走了,而且柜台上也不怎么放钱。

打开抽屉一看,就一把零钱,最大的一张,五十块。

我就说,我扫五十块给你吧。

拿到五十块钱,给了老人,老人像不知道我为什么给他钱一样,傻了,也不知道说什么?

那表情,好像说,这世界,还有白给人钱的吗?

更让我傻眼的是,在我给老人钱的时候,老人拿着一个空矿泉水瓶子,去接堂哥家的空调水,还小心翼翼地问嫂子,能不能让他接点水。

我看老人的样子,赶紧从嫂子的冰柜里面拿了瓶矿泉水给他。

然后老人,摇摇晃晃地挑着菜,步履蹒跚地就走远了。

嫂子直夸我良心好,一定能找个美女媳妇,生二十个儿子。

我这几天,秀山这个小地方,就遇到两个,像是老无所养的老人,我也知道,我的那一点点爱心,根本不足以改变他们的生活。

我很自私,我知道,我帮助他们,并不是我多伟大,多么善良,仅仅是为了他们转背过去后,我的良心不被自己谴责,寻心安而已,不求什么回报。

我就想,如这样的农村老人们,拿什么来和你们共克时艰

农村,如这样的老人,少说,也有几千万,他们本来就生活在艰难困苦之中,拿什么来和你们共克时艰

三、

我大表哥被我说动,今年回来养蜂。

原因很简单,他也差不多五十了,打工,还能打几年?

如果没有一个能够长期谋生的手段,他老了,该怎么办?

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原因,现在去外面打工,除了生活费,根本就剩不下几个钱了,还有大段的失业时间,需要动用好不容易存下来的钱过日子。

在外面,什么都要钱,在家种点儿东西,找到点靠谱的营生,就比在外面打工强。

如我表哥这样的打工仔,特别是老年农民工,基本上活在朝不保夕的不停换工作,混日子状态的农民工,全国又有多少?

特别是沿海的血汗工厂,大规模倒闭的现在,很多工作岗位已经消失了。

家里不是孩子上学,就是老人病重,很多人家,都是一个月的钱,根本就接不上一个月的用度。

比如去年我二姑眼睛有病,大表哥来回跑了几趟,花的钱得他打工一年了。

贸易战后,大规模工厂是铁定要倒闭的,失业人口将会是人山人海。

没有饭吃了,数亿如我表哥这样的老和半老的农民工们,拿什么出来,和你们共克贸易战下的时艰?

请你告诉我。

四、

我记得,在重庆上班的时候。

我做营销策划,经常和公司的设计打交道,公司的两个做设计的小姑娘和我要好。

一个小姑娘结婚了,刚在重庆买了房子。

一个小姑娘没有结婚,父母给了首付,自己付按揭款。

相熟了以后,中午偶尔也一起出去吃中午。

一起吃饭,每次都只敢点重庆小面,就是五块钱一小碗的那种。

每每来敲诈我,给他们一人加个蛋,就像过节一样,要是能请他们吃一碗十二块钱一碗的牛肉面,他们就把我当大恩人。

这是我接触的城市白领一族。

大部分,都被一套房子,搜刮干净了一家几代人的钱,而且自己吃饭,连加个蛋,都觉得日子过得太美好。

这样的房奴,被房子绑架的年轻人,一个城市又有多少,整个中国又有多少?

说到底,一个七十年产权的钢筋混泥土盒子,价值又有多大,却搭上了很多人家,几代人的积蓄。

被房子压的死死的所谓城市白领,或者所谓中产,欠债累累,又能拿出什么来,和你们共克时艰?

我就想问你们!

五、

富人们,有钱人们,应该是有本事,可以出力共克时艰的。

但是富人们,有钱人们,都跑哪里去了?

跑澳洲、欧洲去了,跑美帝去了,跑我们对手哪里去了。

这仗还怎么打?

告诉我们,我们怎么发扬舍小家为大家的平民精神,来和美帝野心狼打好这场贸易战?

如果是饿肚子,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了,就是饿死我们自己,来让你们去打好这场贸易战,但是你们,能保证打赢这场贸易战吗?

打赢了贸易战,如果我们没有在这场贸易战中饿死,我们能落下什么好处?

我想问你们,作为草民的我们,能拿什么出来,和你们共克时艰,怎么共克时艰,共克之后,我们能落下什么好?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07-16 9: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