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遭中共迫害”系列报导之王宇

遭长期监视打压 女律师王宇续发正义之声

被称作“中国最勇敢的女律师”的王宇,自己和家庭都历经中共的迫害和株连。(大纪元)

人气: 216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当时太天真了。我以为通过介入这方面的案件,跟相关人士沟通,就能够制止对这么大群体的迫害。”她回忆起2011年做决定时的想法。

当时她正是按照自己的初心,做着一个具有职业道德的律师应该做的事情: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她是“709案”第一个被抓的律师王宇。曾有律师因为她而踏入为法轮功学员辩护之路,也有人因为她而鼓起勇气起诉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违法犯罪。

尽管至今她一直受到中共当局监视,长期无法执业,甚至不能探望远在澳洲的儿子,但是王宇还是坚持发出正义的声音:“这种迫害,应该立即停止,不能再进行下去了。”

曾是商业律师的王宇,执业四年后,在2008年遭铁路公检法的报复陷害——被冤判两年半,于2011年转型成为维权律师,并代理了多起著名维权案件,如范木根案、曹顺利案等,还开始大量接手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案子。

王宇律师与张维玉律师在法院、检察院门前抗议,要求维护律师辩护权(大纪元)

王宇骂“流氓”的内情

其中,较为知名的是2015年4月22日在辽宁沈阳沈河区法院庭审的一起法轮功学员案例,这也是一个被央视拿去污蔑王宇的案子。

“它(央视)播放的那个庭审视频是中间剪辑过的,只剩下其中骂‘流氓’的部分。”王宇说,它掩盖了庭审实情:庭审中的一女当事人“对违法庭审非常不满意,一直抗争要求庭审程序合法,但法官不听,并指使法警将当事人强行摁在椅子上殴打,而且男法警对女当事人有猥亵行为。”同时该女当事人的辩护律师董前勇因抗议法警暴力行为而被赶出法庭。

因此,王宇当时怒吼:“你们都是流氓,把我说的话记录在案。书记员,把我说的话记录在案,全是流氓,全是流氓。”结果,王宇被法警拖出法庭;中共喉舌们更是大肆泼墨,诬陷说王宇扰乱法庭秩序。

王宇律师在“建三江案件”中要求司法当局归还辩护权(明慧网)

“我们代理这类(法轮功学员)案件,法庭明目张胆地违法。”王宇说,“经常是不让会见当事人,需要经过多次抗争,多次控告才行。律师也被剥夺阅卷权。我们多位律师曾经到公安局门口举牌抗议,结果被关了十几个小时。”

王宇:曾希望与法官、检察官等相关人士沟通 来制止这场迫害

当年6月,王宇公开表态支持中国法轮功学员起诉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群体灭绝罪。她认为从法律角度,只要证据充足,起诉江泽民是没有问题的。

“法律上,炼功、起诉谁,都没有问题。”王宇知道不少法轮功学员因起诉江泽民而遭到非法迫害,“本来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中国没有法律,在独裁专制体制下,法制只能是一个梦。”

“法轮功群体,受到这么多年的严重迫害,无论个人角度,还是法律理解来说,都应该立即停止,不能再进行下去了。”王宇说,她当时就是抱着一个想法:自己参与这类案件的辩护后,就可以在案件中与包括法官、检察官、警察在内的相关人士,以及其他律师们沟通,来制止这场迫害。

这是王宇在遭遇当局非法迫害后依旧坚信的理念。2015年“709”大抓捕中,王宇被当局非法关押,并“被连续戴了七天七夜手铐脚镣”、“5天5夜不让睡觉”、“被要求坐在‘40cX40c’见方的小方框内一点都不能动,否则就被喝斥或殴打”。

遭打压 三年多无法工作

这次接受记者采访时,王宇仍旧被当局监视,无法在家中接受采访,因为家里被安装了监控设备。并且到目前为止,王宇和丈夫包龙军均不被允许执业。一个上有80多岁老人,下有出国读书孩子的家庭,被当局迫害得三年多无法工作,没有收入,一直依靠仅有的积蓄。

“学费、生活费很高,老人还需要医药费、营养费⋯⋯”王宇说自己最近希望尽快执业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但是“当局之前还来接待我们,后来,不肯接电话,不理我们了。之前说得很好,除了律师证,还要有律师事务所签合同,并且司法局还说有律师所接收,就能执业。”

可是司法局一再给北京的所有律师事务所施压,不许他们接收王宇律师,“这是无法忍受的,要不你就说你不能执业,为什么要骗人?现在没有任何理由不让执业啊。”

近日,“709案”涉案律师王宇的儿子包卓轩终于获准出境,已经前往澳洲留学。图为王宇一家,从左至右分别为包龙军、包卓轩、王宇。(自由亚洲电台)
近日,“709案”律师王宇的儿子包卓轩终于获准出境,已经前往澳洲留学。图为王宇一家,从左至右分别为包龙军、包卓轩、王宇。(自由亚洲电台)

儿病母担忧 儿曾被单独软禁2年

不过让她最揪心的是她的儿子包卓轩。

远在澳洲墨尔本读书的包卓轩近几天严重感冒,以至于只能在宿舍躺着。他这种经常感冒的体质,王宇说是在他们夫妻俩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当局逼迫出来的。

2015年7月9日,王宇被抓的同时,她的丈夫和16岁的儿子也被当局非法抓捕。随后,包卓轩被软禁在内蒙老家。一直到2018年1月16日,包卓轩才顺利抵达澳洲就读。在这期间,包卓轩曾三次被限制出境,一次护照被剪。

“在内蒙的时候,进出都是他自己,上学、放学都是有警察‘护送’,学校有国保来回转。一出门就有警察跟着。”王宇说,“在国内被软禁的2年半时间里,他哪儿都不去。回家就把门一锁,窗帘一拉,憋在屋子里。以至于后来体质很弱,一个月都得感冒一次。我在家就会陪着,照顾他。”

这次“说发烧躺了两天,没上课”,王宇心里很着急,也很难过,“我现在护照被扣著,不给我办。孩子躺着没人照顾,连个端水的人都没有。”#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8-07-18 9: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