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400例”是骗局 这些数字告诉你

 

【大纪元2018年07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综合报导)中共江泽民集团在1999年7月20日镇压法轮功后,立即开足马力舆论上大肆造势,炮制了诸多谎言诋毁法轮功、欺骗民众。其中所谓“1400例”死亡案件就是其中一个弥天大谎。十九年来,法轮功学员不断揭露、曝光中共制造的多个骗局,帮助民众认清真相。

1999年6月10日,在江泽民的命令下,成立了一个凌驾于法律之上,操控国家机器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610”办公室。在“610”的指使下,全国居委会和公安系统到处收集和罗织自杀、杀人(包括精神病者杀人或自杀)以及住院濒死者等案例,再通过媒体的炒作和司法系统的伪造,编造出所谓练法轮功致死1400例的谎言,企图以此妖魔化法轮功,毒害民众,进一步升级迫害。

本文以“1400”这个数字为线索,通过第三者的质疑、对比、分析及媒体的调查,揭露中共“1400例”的骗局。

看完整影片

1. 不可信的数字

1999年10月25日,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访问法国前夕,接受了法国《费加罗报》社论委员会主席佩雷菲特的书面采访。江说:“据不完全统计,因练‘法轮功’致死的达一千四百多人。”第二天,这番话被中共党媒《人民日报》转载,之后,中共所有的媒体开始炒作这个数字。

中共拥有2000多种报纸、杂志、广播和电视等宣传机构,仅中央电视台就有十多个电视频道,覆盖全国。

大陆著名律师、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认为,“1400”的数字是“不可信的”。他表示,中共掌握了国家信息,就可使这个数字具体落实到个位数,“不应该是笼统的1400多例,就算当时还不能到个位数,后来也应当补充完善”。

张赞宁还阐明一个观点,按中共的说法,假如法轮功真的有那么大的危害,那麽1400这个数字应该会不断增大。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十八年过去了,法轮功仍然存在,而这个数字却没有变化。这说明了什么呢?

张赞宁说,“那说明江泽民这个数字是杜撰的,没有事实依据的。”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也认为1400例是个“可疑”的数字。

2. 只被官媒使用的数字

对于江泽民咬定的“1400例”的数字,在中国大陆没有任何一个官媒做过考证,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机构做过调查。在中共的强权专制下,更不可能有独立调查机构实地调查,来查证这个数字的真伪,做出第三方判断。

至今,1400这个数字也只是被中共媒体使用。

3. 另一组官方统计数字

中国《医药保健报》于1997年12月24日刊登了标题为“祛病健身首选法轮功”的文章。

《医药保健报》1997年12月4日的报导。(明慧网)

1998年,由前人大委员长为首的中央老干部在详细调查后,得出了“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向中央做了汇报。

1998年,大陆医学界为配合国家体委对各气功功派的调查和申报工作,在北京市、武汉市、大连地区、广东省及其它地区(如南昌、广西、安徽等地)对当地炼功点上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初步的医学调查。五次调查收回调查表格近35,000份。

调查的综合结果为:修炼前患有各种疾病者为31,030人,占总调查人数的90.3%,修炼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8%以上。

从调查结果发现,平均每位法轮功学员每年节约医药费2,600元以上,提高了国家经济效益,利国利民。

其中,武汉报告显示,99.5%的学员戒掉了吸烟、饮酒和赌博,而这是现代医学根本无法达到的疗效。

美国“世界新闻周刊”于1999年2月刊登了上述大陆国家体委官员对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及其带来的社会经济效益的高度评价。

4. “绝密文件”中的数字

2012年5月15日,新唐人电视台播出了特别节目“解析‘1400例’- 诬蔑法轮功的‘1400例’真相”,其中曝光了一份来自中共高层的“绝密文件”,叫《案件线索情况工作表》。表格中提供了1404名死亡者的线索,但没有证据,更没有查证,而且“查证情况”一栏全是空白。

中共官方宣扬的所谓1400例,意味着“死不查证,死无查证”。

《案件线索情况工作表》(视频截图)

5. 基于什么样的案例得出的数字

由以下案例可以看出中共“1400例”是如何编造出来的。

例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新华乡崔家屯的农妇李淑贤,婚后住在阿城区大岭乡。1999年7月,她患胃溃疡住进哈尔滨第四医院,因家里穷缴不起住院费。医院院长告诉她,若是她称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就可免费。她照办了。

哈尔滨市《新晚报》的记者迅速赶来采访她,让她丈夫按编好的台词说话。事后李的病情加重,被医院强制出院,回家不久病故。

李淑贤的案例被编进1400例,在哈尔滨电视台、黑龙江电视台播出,然后又在中央电视台“走进千家万户”栏目中播出。

后来,阿城区办洗脑班,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播放此录像。法轮功学员说:“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包括你们和大家都知道是谎言和欺骗,还拿出来给我们看?”当时,洗脑班马上收场,不敢放了。

例二,山东新泰市泰山机械厂工人王安收,因精神病发作用铁锨将其父亲打死。王患病杀父,这一点在当地法院的王与妻子尹彦菊离婚的判决书上写得非常清楚。

山东省新泰市人民法院(1999)新城民初字第245号民事判决书的部分内容为:“本院认为,被告(王安收)婚前患精神病并隐瞒,婚后精神病多次复发,且经久治不愈,曾因精神病发作杀害自己的父亲,原告(尹彦菊)坚决要求离婚,夫妻感情已完全破裂,原告离婚请求予以支持。”

可是王守安的案例却被收入“1400例”中,他因精神病行凶一事被用来栽赃法轮功。

例三,王喾是机关公务员,1984年得过乙型肝炎,1998年50岁时死于肝硬化,竟也被收入1400例。

王喾的妻子2001年投书给明慧网,写道:“1998年8月,不知记者采访的谁,在报上登出来了说白发人送黑发人,栽赃陷害法轮功。我丈夫纯属正常死亡,根本不是炼法轮功炼的,他本人从未炼过法轮功。”

她还提到,“50岁的他去世的原因是:1. 在工作中说真话受排挤;2. 工作中叫人骗了一把,自己拿钱给补上;3. 因为他哥哥在1995年8月25日去世,死于肝癌,时年50岁,弟弟在1997年5月9日死于肝病,时年46岁,因为他们兄弟都有肝病,所以对他压力很大。”

在中共所谓的1400例中,最多的案例是“因有病拒绝就医致死”,其中一例是北京市宣武区居民马锦绣。但是,马锦绣的小女儿金女士向国际社会揭露了中共的谎言。

马锦绣的女儿说,在她小时候,她妈妈已经身患重病。在她记忆中,妈妈每天要吃大量的药。“1997年的时候,她身体忽然又出现了一些不适的症状,亲戚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她在医院接受了半年多的治疗,各个方面的护理都做了,最后因为脑梗塞去世了。”

6. 相比较的数字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表示,即使假定中共造的“1400例”数字是真的,那么法轮功群体的死亡率也远远低于正常人的死亡率。

胡平做了以下比较:

在中共说的1400例中,有136例自杀案。从1992年至1999年,在230万(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声称法轮功学员的数字)法轮功学员中,年平均自杀率为0.84/10万,即十万个人中,不到一人自杀。

从《美国百科全书》(1998年版)提供的数字看,自杀率最低的国家爱尔兰,1968年自杀率为3.5/10万;美国,1967年自杀率为10.8/10万;法国,1968年自杀率为15.3/10万。

中国大陆有个数字说,中国每年有20万人自杀。《南方周末》出版的《真相》一书中提到,在农村,每年自杀人数超过30万人。

这样对比计算,这个自杀的比率是“1400例”的0.84/10万的20-30倍。更何况,法轮功学员的人数远远不只230万。中共内部在1999年统计,有至少七千万人炼法轮功,超过了共产党员的人数。胡平认为,那么那样的话,自杀率就更小。

此外,按照中共的说法,从1992年至1999年,在230万法轮功学员中有1404个死亡案例,那么年平均死亡率为0.87/万、8.7/10万,即每年一万个人中不到一人死亡,每年每十万人中死亡近9人。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字,从1992年至1999年,中国年平均死亡率为0.65%、65/万,即一万个人中有65人死亡,高于1400例的76倍。

以上两组数字的比较表明,“1400例”的死亡率极其小、极其小,这也反证了法轮功强身健体的效果。

7. 遭报应的数字

杨永亮是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安邑镇东街人,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刚开始时,他患有精神病的妻子李玉亮正在住院。山西省运城市公安局政保科和运城市电视台合谋,要给杨的妻子录像,杨得按编好的台词对镜头说,妻子是炼法轮功炼成精神病的。交换条件是其妻的治疗费减半。

杨永亮昧著良心照办了,运城市电视台将编造的录像在黄金时间播放了几个月。

当地的法轮功学员找到杨永亮夫妻俩,告诉他们谤佛要遭报的,劝他们向民众澄清事实。他们说,事情已过去,不说了。

十六年过去了,2015年7月21日晚上,杨永亮与朋友喝完酒后开车回家,却鬼使神差地开到了地里,连人带车掉入一口大井中。第二天,一个放羊的人发现他时,杨已丧命,年仅44岁。

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长、“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自2000年起升任广电总局副局长、中宣部副部长,他在“7.20”后竭力罗织“1400例”,利用舆论工具,诬陷诋毁法轮功。他也是“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导演之一。

十六年后,2016年1月12日,李东生被判有期徒刑15年。

2000年至2008年,担任新华社社长的田聪明,追随江泽民迫害集团,大肆刊登诽谤法轮功的文章,仅在2000年1月至2003年10月间,新华网对法轮功的诋毁文章达522篇之多。他也是炮制“自焚伪案”的责任当事人之一。

十七年后,2017年12月26日,田聪明患急性流感而死,媒体称其死得很恐怖。

其实,以上几例只是因迫害法轮功遭到报应者中的冰山一角,更多事例不胜枚举。

明慧网报导了大量参与迫害法轮功者而遭遇厄运的有名有姓的实例。他们中有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610”的人员,也有政法委的,公检法司的,从高官到平民,从中央到地区,囊括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从事文宣工作者首当其冲。明慧网统计,至少有100名参与诽谤法轮功的文宣官员遭报,包括李东生、田聪明。

谤佛遭报者自古有之。以史为鉴:后周世宗柴荣亲自用大斧子砍毁菩萨像,胸生恶疮而死,年仅39岁。

俗话说:“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

资料来源:新唐人、明慧网 #

责任编辑:高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