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部分 苏联的暴力、镇压和恐怖(59)

《共产主义黑皮书》:“医生的阴谋”

作者:尼古拉‧韦尔特(Nicolas Werth)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5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8日讯】14. 最后的阴谋

1953年1月13日,《真理报》宣布,据称发现了一起由一个“医生恐怖组织”实施的阴谋;该组织最初由9名知名医生组成,后来扩充到15名,其中一半以上是犹太人。他们被控受命于美国情报部门和犹太人慈善组织──美国联合分配委员会(US Joint Distribution Committee),滥用他们在克里姆林宫的高级职位,来缩短安德烈.日丹诺夫(一名政治局委员,死于1948年)和亚历山大‧谢尔巴科夫(Alexander Shcherbakov,死于1950年)的生命,并企图暗杀几名苏联军官。谴责这场“阴谋”的女子莉迪亚.提莫舒克(Lidia Timashuk)博士,被庄严地授予列宁勋章(Order of Lenin),而被告们则受到审问,并被迫“招供”。与1936至1938年一样,举行了成千上万次会议,要求惩罚有罪之人、展开进一步调查,并回归老式的布尔什维克式警惕。宣称发现“医生阴谋”后接下来的几周里,一场巨大的报刊宣传运动掀起,要求“彻底杜绝党内的过失犯罪,惩罚所有破坏分子”,重燃了大恐怖时期盛行的气氛。知识分子、犹太人、士兵、工业管理人员、党内高级官员,以及俄罗斯以外共和国的主要代表中存在巨大阴谋的想法开始大行其道,使人联想起叶若夫时期最糟糕的年月。

现今首次可得的与此事有关的文件证实,“医生的阴谋”(Doctors’ Plot)是战后斯大林主义历史上一个决定性的时刻。它既标志着始于1949年的“反世界主义”(即反犹主义)运动(其首次萌芽可追溯到1946至1947年)达到高峰,又标志着在这个阴谋故事被披露几周后,一场新的广泛清洗已经启动。这场新的大恐怖,仅因斯大林去世才暂停。有一定重要性的第三个因素是内务部和国家安全部里派系的权力斗争。国家安全部于1946年独立出来,从此不断进行重组。秘密警察内部的分裂是统治集团最顶端斗争的反映。在那里,斯大林的潜在继承人正持续地、不择手段地抢占有利地位。此事最后一个令人不安的方面是,在纳粹死亡营的恐怖被公开曝光8年后,它使布尔什维克以往所回避的、根深蒂固的沙皇时期反犹主义得以重新抬头,从而彰显了斯大林主义晚期的混乱状况。

此事件的复杂性,更准确地说是这几桩交会事件的复杂性,并不是我们在这里所关注的。它足以使人联想到这场阴谋的主要轮廓。1942年,为了向美国犹太人施压,以迫使美国政府尽快开辟对德国的第二战场,苏联政府成立了苏联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Soviet Jewish Anti-Fascist Committee),由莫斯科著名犹太剧院(Yiddish theater)的总监索罗门.米霍埃尔斯(Solomon Mikhoels)担任主席。数百名犹太知识分子很快积极投入这场运动,包括小说家伊利亚.爱伦堡(Ilya Ehrenburg)、诗人塞谬尔.马沙克(Samuel Marchak)和佩雷茨.马尔基什(Peretz Markish)、钢琴家埃米尔.吉列尔斯(Emil Guilels)、作家瓦西里.格罗斯曼,以及物理学家、苏联“核弹之父”彼得.卡皮察(Pyotr Kapitza)。该委员会很快发展得超越了其作为官方宣传机器的最初目标,反而变成一个真正的犹太人团结中心,也变成苏联犹太人的一个代表机构。1944年2月,委员会领导人米霍埃尔斯、伊萨克.费费尔(Isaac Fefer)和格里戈里‧爱普斯泰恩(Grigory Epstein),致信斯大林,提议在克里米亚创建一个犹太人自治共和国,以取代20世纪30年代建立的、基本上不成功的犹太民族国家比罗比詹(state of Birobidzhan)。在过去10年中,不到4万名犹太人移居到中国边境、西伯利亚最东部这个遥远而被遗忘的沙漠和沼泽地区。

该委员会还致力于收集关于纳粹屠杀犹太人的陈述,以及任何“关于犹太人的异常事件”──人群中有任何显著反犹行为的委婉说法。有相当多的此类“事件”。在乌克兰以及俄罗斯西部某些地区,特别是俄罗斯帝国古老的栅栏区(Pale of Settlement,译者注:即俄政府圈定的犹太人集中定居地),反犹传统依然强大。在那里,犹太人被授权依靠沙皇当局过活。红军的第一次战败揭示了反犹主义在民众中实际上是多么广泛。NKVD关于民众态度的报告显示,纳粹宣传声称,德国人只是在打共产党人和犹太人;很多人都对此作出积极回应。在德国人占领的地区,特别是乌克兰,对犹太人的公开屠杀几乎未受到当地人的抵制。德国人在乌克兰招募了8万多名军人。其中一些无疑参与了对犹太人的屠杀。为了对抗纳粹的宣传,也为了动员整个国家“为全苏联人民的生存而战”,布尔什维克的意识形态最初对这场特别针对犹太人的大屠杀相当抵制。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反犹太复国主义和官方反犹主义先后开始兴盛。反犹主义在中央委员会宣传鼓动部尤其致命。早在1942年8月,该机构就针对“犹太人在艺术、文学和新闻业环境中所扮演的主导角色”,发出了一份内部备忘录。#(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7-20 11: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