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府拟禁民族党运作 泛民批损港人言论自由

九七后首引社团条例 民主派批评政治打压

保安局考虑引用《社团条例》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民主派批评当局政治打压,质疑做法反助长“港独”。(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4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称,收到助理社团事务主任建议,考虑引用《社团条例》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以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这是中共接管香港后首次引用《社团条例》,民族党有21天作出书面申述。民主派批评当局政治打压,不理解为何针对一个小小政治组织,质疑其做法反助长“港独”。

李家超昨日中午突然见传媒,他表示,正考虑警方助理社团事务主任建议,决定是否行使《社团条例》并作出命令,禁止香港民族党继续运作:“建议是按照《社团条例》第八条第(1)(a)款,基于维护国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护他人权利自由需要而作出。何谓维护国家安全,在社团条例有订明,就是解为保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完整及独立自主。”

他直言,今次是九七后首次引用《社团条例》第8条,民族党有21天的时间提出书面申述,当局将按申述做出考虑和决定,一旦刊宪后,有关组织就会变成非法社团,营运、捐助等协助有关组织也属违法,有关人士会被罚款甚至判监。刊宪生效之后,该组织有30日时间向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上诉,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有权取消和改动其建议。

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直言,今次是九七后首次引用《社团条例》第8条。(蔡雯文/大纪元)

李家超多次被追问是否受到政治压力,他强调公平公正处理。即使民族党未有申请成为社团,社团事务主任也一直留意各个案发展,并强调政府有责任确保国家安全。由于是首次引用《社团条例》,李家超被问到是否意味民族党比九七以来成立的任何社团、包括三合会或犯罪组织更加危险。他称目前不适宜谈及太多细节,不想影响民族党申述。

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指,警方早上到他家,书面通知他指民族党涉嫌违反《社团条例》,要求他在限期内以书面回应,警方的书面文件,包括他过往言行记录。他表示会找律师跟进,又相信事件可能与7月1日他曾经到台湾谈论香港人权状况有关。

质疑损港人言论结社自由

泛民会议召集人莫乃光直言对事件感到震惊,指目前社会气氛较和谐下,政府的做法是“无事生端”,反而会助长港独势力,他质疑港府是否受到外来势力的影响。他并指今次做法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打压”,政府以《社团条例》打压一个非常小型的政治组织。他并担心《基本法》23条尚未立法,政府已利用现有的法例打压政治组织,为所欲为。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强调,虽然民主党一直不认同香港民族党的言论,也不支持港独,但是今次政府的做法,反而会助长港独这种非主流的思潮,以及损害《基本法》保障市民的言论及结社自由。

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强调,公民党完全不认同民族党的政治主张,但港人在《基本法》下有言论及结社自由。他指,当初订立《社团条例》的原意是针对黑社会,“讽刺的是回归20年来,从未取缔过任何一个黑社会,但今日就用来取缔一个政治组织。”他又说,政府想扑灭港独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用自身良好管治说服港人,比现在用“麻鹰捉鸡仔”、“杀鸡用牛刀”的方式好:“法治社会不应该动辄将与自己政治主张不同的组织,用这种方法处理,这样对香港完全没有好处。”

毛孟静则形容政府是“用大炮去射一只蚊”:“它今次是赤裸裸地、变相地向香港人说,香港已经成为一个警察的社会。今次先例一开,以后任何一人以上的团体,只要说你危害公众安全,可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又说港人从此失去言论及结社自由,甚至政治权利。

朱凯廸形容事件是“项庄舞剑,志在沛公”,质疑将来不认同共产党管治及叫“结束一党专政”的团体,都会成为取缔的对象。

香港众志亦严正谴责香港政府的行为,常委罗冠聪批评事件侵害了香港人的言论和结社自由,他认为是延续近年北京对香港打压的主旋律,象征政府新一轮对于公民社会的打压,而打压比以前更严重和更大,对港人的集会、结社和言论自由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