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凌晓辉:毒害人类灵魂的共产主义理论(下)

--由马、恩两《言》的荒谬理论所感

共产主义政权出现的残酷的内斗,为的是增强自己魔鬼的力量,其最主要的方式就是血腥和杀戮。另一方面,共产邪灵在毁灭人类的同时,自己也将被毁灭。(SHUTTERSTOCK)

人气: 59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1日讯】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最重要的两篇文章,即所谓两《言》:一是指1848年马、恩合著的《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二是指1859年马克思为他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写的《序言》。两篇文章用“混乱的逻辑”和对共产主义“相悖的定义”,着实写出了共产主义的本质特征和邪灵毁灭人类的途径,同时包含了“暴力共产主义和非暴力的共产主义。” [1]作为共产主义的魔鬼教义无疑就包含了相互对立的表现形式,也即两《言》中对共产主义理论完全矛盾的表述。这也是共产主义邪灵为了蒙蔽人类的心智、毒化人类的灵魂,以达到毁灭人类的目的而精心设计的。

(续前)

七、共产主义理论是毒害人类灵魂的毒药

马、恩合著的《宣言》,问世已经有170年了。他们本来是为西方发达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者写的,成为推翻资产阶级、毁灭人类的宣言书。可是《宣言》发表以来,到19世纪末时,欧洲少数几个国家,如法国、德国、西班牙等,曾掀起过短暂的武装夺取政权的斗争,时间最长的要算有名的巴黎公社的武装革命了,也仅存在了三个多月就被镇压下去。

一直到了五十年以后的20世纪初叶,俄国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爆发了十月革命,可是它实质是不符合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一文中所讲的社会主义“不能首先在一个国家发生”[2]而将在一切文明国家里,即至少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同时发生的预言,因为它需要的“物质条件”当时在俄国还不具备。但却符合《宣言》的基本精神,因此当时列宁被史达林说成是“帝国主义时代的马克思主义” [3]

不久,十月革命的熊熊烈火,在东方国家普遍燃起。共产党在许多国家武装夺取政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特别是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形成了一个国际共产主义阵营,统治了占世界五分之二的人口。这个完全用暴力、无情的杀戮、抢夺来的共产主义政权只是应用了《宣言》中的最邪恶“暴力”理论。从这一方面来讲,也是西方国家和文明社会为什么把共产主义看着是洪水猛兽。因为只有被共产主义如此邪恶的理论灌输后,人才有可能像魔鬼一样的残暴。毫无疑问,共产主义理论就是魔鬼给人类注射的最致命一剂毒药。

看似浩如烟海的共产主义理论搜集起了所有宇宙败坏了的垃圾,由“恨”使这些垃圾聚集起来,形成了共产主义这个极端邪恶的生命。垃圾也有种类,因此各类垃圾都要在共产主义理论之中占有一席之地,这就铸成了共产主义理论如下特征:

垃圾整体败坏会释放出有害物质,这种有害物质在“恨” [4]的使坏过程中,就如同会产生和形成剧毒一样,使得共产主义成为毁灭人类的最致命的一剂毒药,这也是共产主义理论的一个共性。它就是坏、就是邪而不可能不毒害人,谁若沾上它就会中毒而在不知不觉中灭亡;

被共产主义邪灵毒害越深的人,越会表现成为“非人”,除开外表的人形暂时没有变外,其思想和灵魂已经脱离了人,它们自称为“高级动物”,实质上远不如自然界的动物。而这些“非人”还会像传染病毒一样迅速传染和毒害其他人;

不同阶段、不同环境构成的共产主义理论的不同部分、甚至同一概念由不同共产主义理论家们表述时,会有不同意思,有时甚至理论会出现自相矛盾和完全相悖。即使这样,为了其终极目的,在魔鬼的操控下,共产主义信徒们同样还是把魔头摆在神坛上膜拜;

不同时期、不同民族被共产主义邪灵附体后,对于其理论的应用会不同,甚至会相反。但是它们毒害人类的特性是一脉相承的。

共产主义邪灵本身由于邪恶的特性会自相残杀,即使被单个附体的共产党员之间也会人人是劲敌;大到不同共产主义篡夺了政权的国家之间也会相互交恶,甚至大打出手。因为魔鬼为了生存和充实能量,要吸取人的鲜血。共产主义政权出现的残酷的内斗,为的是增强自己魔鬼的力量,其最主要的方式就是血腥和杀戮。另一方面,共产邪灵在毁灭人类的同时,自己也将被毁灭。

八、毁灭人类的阴谋

这个相悖的共产主义理论,这个众所周知的,特别是所谓共产主义理论家们无法理解和认识到的,写在共产主义最具影响力的,被称之为雄文和纲领性文章、著作中的相悖的理论,其实蕴含着共产主义正在实施的“毁灭人类的阴谋”。这个由“恨” [5]将宇宙垃圾聚集起来的邪恶生命,这些正在被宇宙淘汰的垃圾因“恨”的注入和控制形成的“剧毒”,自从魔鬼随着《宣言》来到人间就一直在配制著毒害人类灵魂的最剧烈的毒药,并将这“剧毒”向人类倾倒,使人类中毒而亡。

《宣言》尽管在工业和经济发达的欧洲发端,可是它却落脚到了比较落后的东方。暂且不论其为什么会绕一大圈,其实是针对生活在底层社会的民众。利用某些有所谓理想和抱负之人的善良、同情和恻隐之心作为表面包装;选择一些特别的案例,挑动被称之为“劳苦大众”对社会现状的不满情绪;同时,挑起对上层社会的妒忌,阴险、恶毒的将邪灵的“恨”置入到这些人的意识和理念之中。用《宣言》里的歪理邪说去毒害他们、频繁而反复的刺激他们,直至使他们变成愤怒的人群:“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有了这些愤怒的“群众”足以把这个星球搅乱,所以它选择了作为人类的“中心之国”[6]—中国,作为最终的破坏目标和它的主战场,这也是中华民族从未有过的天大的劫数……。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一书中,详细揭示了马克思是被魔鬼附体,他带着魔鬼附体后被灌注的邪恶“能量”,加上本身的“聪明”写出的共产主义理论就不只是人间的东西了。正如《〈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中揭露的:“魔鬼选定马克思等人间代理人。……在东方它发动暴力革命,建立政教合一的极权国家;在西方通过高税收、高福利进行财富再分配,搞渐进式的非暴力共产主义;在全世界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渗透进各个国家的政体,通过摧毁一切社会秩序的世界革命而达到消灭国家的目的,最后建立一个世界性统治机构取代所有国家和政府,让魔鬼掌控世界权力。这便是共产主义许诺的建立一个没有阶级、国家和政府,并且进行集体生产的社会,最终使人类社会达到‘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所谓‘人间天堂’。” [7]

这一阴谋作为“人”的马克思、恩格斯以及后面的共产主义领袖们本身是不知道的,只是他们被共产主义邪恶幽灵附体后,利用了作为人的欲望(无论是善的还是恶的)并求得和接受了邪灵的能量,才能具有如此大的影响力来绞动整个世界。

《序言》是在《宣言》发表十一年也紧接着就出炉了。共产主义理论出现的完全相悖的结论,其实是针对毁灭全人类而设计的,在人类社会具体实施的方案是针对东西方不同的国家和民族而设计的。因此,马克思主义理论是近现代出现的毒害人类最致命的毒剂。为了装饰和掩盖其剧烈的毒性,马克思写了大量的文章、书籍,利用人类对知识和智慧的崇敬和向往,编纂出几十卷的所谓“理论”著作,其实很少有共产主义信徒能够通读其原文,这也许就是共产邪灵的故弄玄虚之处。

结语

以马克思为代表的共产主义理论超过百卷之多,显得浩似烟海的理论也使得共产主义信徒们几乎无法读完全部,加上信徒们绝大多数的母语都不是原著的语言,只能凭翻译阅读,而翻译就无法精确反映其所谓“理论”的全貌。除了自成一套“共产主义的魔鬼教义”外,根本算不上有一定规范的“理论”。这也许是被共产主义幽灵附体的御用文人们极力掩盖、狡辩、并无限吹捧和美化,装饰于神坛之上的原因。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十分深刻的揭示了这一真相:“人们也许认为共产主义就像其它各种各样的主义一样,是一种人间的什么思潮,或者说是一种失败了的尝试。非也!共产主义不是思潮,也不是尝试,它不是人自己搞出来的什么东西。共产主义是魔鬼教义,是邪灵强加给人的、专门以祸害人间,毁灭人类为目的而来的。” [8]

这个生僻、逻辑纷乱,自相矛盾的共产主义理论的唯一相同作用就是毒害人类的灵魂,使人变成“非人”、变成它们自称的“高级动物”,也就是将人的灵魂毒化后变成只剩人类外形的真正意义上的“魔鬼”,促使人类迅速走向灭亡。

[1]   《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http://www.epochtimes.com/gb/18/5/19/n10410036.htm

[2]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I卷221页

[3]   史达林:《论列宁主义基础》1924年原文是:“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

[4]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http://www.epochtimes.com/gb/17/11/19/n9865857.htm

[5]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http://www.epochtimes.com/gb/17/11/21/n9876205.htm

[6]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http://www.epochtimes.com/gb/17/11/21/n9876205.htm

[7]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http://www.epochtimes.com/gb/17/11/21/n9876205.htm

[8]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1),http://www.epochtimes.com/gb/17/11/19/n9865857.htm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7-21 8: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