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部分 苏联的暴力、镇压和恐怖(62)

《共产主义黑皮书》:密谋与反密谋

作者:尼古拉‧韦尔特(Nicolas Werth)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3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05日讯】1950年10月列宁格勒事件主嫌被处决后,安全部门和内务部内进行了大量的密谋和反密谋。由于变得对贝利亚本人怀有疑心,斯大林捏造了一个虚构的明格列尔人民族主义阴谋。据称,该阴谋的目的是,把贝利亚起家地格鲁吉亚的明戈瑞利亚(Mingrelia)地区并入土耳其。贝利亚因此被迫在格鲁吉亚共产党内部领导了一场清洗运动。1951年10月,斯大林逮捕了安全部队和司法机构中一群年迈的犹太干部,给了贝利亚又一击。这些干部包括:依照贝利亚命令组织暗杀托洛茨基的纳姆.爱廷贡(Naum Eitingon)中校、参与开启莫斯科审判的里奥尼德.瑞克曼(Leonid Raikhman)将军、曾对巴别尔和梅耶荷德进行刑讯逼供的列弗.施瓦茨曼(Lev Shvartzman)上校、预审法官列弗.谢宁(Lev Sheinin)(1936至1938年莫斯科审判秀中维辛斯基的左右手)。所有人都被控在国家安全部部长、贝利亚主要助手阿巴库莫夫的领导下,正策划一场巨大的犹太民族主义阴谋。

几个月前,1951年7月12日,阿巴库莫夫被秘密逮捕。他最初被控蓄意杀害了著名的犹太医生雅各布.艾丁格(Jacob Etinger)。艾丁格于1950年11月被捕,不久后在拘禁中死亡。据称,通过“除去”艾丁格,阿巴库莫夫确保了“渗透进国家安全部最高层的犹太民族主义者犯罪集团不会被揭穿”。艾丁格在其漫长的职业生涯中,照料过谢尔盖.基洛夫、谢尔戈.奥尔忠尼启泽、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帕尔米罗.陶里亚蒂、蒂托(Tito)和格奥尔基.季米特洛夫(Georgi Dimitrov)。几个月后,据称阿巴库莫夫本人就是整个犹太人民族主义阴谋的幕后策划者。因此,1951年7月阿巴库莫夫的被捕,就构成了制造一场巨大的“犹太教—犹太复国主义阴谋”(Judeo-Zionist plot)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并在对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的整肃与“医生的阴谋”之间提供了过渡。前者依旧是秘密;后者以后成为一场新的清洗启动的公开信号。因此,可得出结论:这一剧本开始成形是在1951年夏季,而不是在1952年底。

对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成员的秘密审判,从1952年7月11日持续到15日。1952年8月12日,13名被告被判死刑,并与其他10名“工程师破坏分子”一起被处决。这10人都是犹太人,来自斯大林汽车厂。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事件总共导致125例判决,其中包括25例立即执行的死刑判决,以及100例监禁刑期为10至25年的集中营判决。

到1952年9月,这场犹太教—犹太复国主义阴谋的方案已经备妥,但直到10月十九大(在十八大13年半之后)之后才付诸实施。大会一休会,后来在“医生的阴谋”中被控的犹太医生多数便遭到逮捕、监禁和折磨。这些逮捕事件曾被保密了一段时间。它们恰逢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前总书记鲁道夫.斯兰斯基(Rudolf Slánský)和其他13名领导人受审。这些审判,于1952年11月22日始于布拉格。其中11人被判处死刑并被绞死。整个这场滑稽审判是由来自秘密警察的苏联顾问所组织。它的一个怪异之处是公然的反犹主义特性。14名被告中有11人是犹太人。对他们的指控是,他们成立了一个“托派—蒂托派—犹太复国主义者恐怖组织”。这些审判的准备工作包括在所有东欧共产党内搜捕犹太人。

斯兰斯基审判中11名被告被处决的次日,斯大林强迫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投票支持一项题为“关于国家安全部现状”的决议。它下令“在国家安全机关内部加强纪律”。该部本身被置于聚光灯下:据称,其纪律过于松弛,表现出缺乏警惕,并使“医生破坏分子”得以逍遥法外。因此采取了进一步措施。显然,斯大林的意图是,用“医生的阴谋”来对付安全部和贝利亚本人。而贝利亚本人就是这类事务的专家,一定对他所能看到的意味着什么心知肚明。

斯大林死前的数周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基本仍不为人知。审讯和审判被捕医生的准备工作,作为一种官方运动在幕后继续,因“加强了布尔什维克式警惕”、“与一切形式的自满作斗争”以及对“世界主义刺客”的警戒性惩罚而势头强劲。逮捕人数与日俱增,扩大了这场“阴谋”的范围。

1953年2月19日,外交部副部长、莫洛托夫的主要助手之一伊万.麦斯基(Ivan Maisky)被逮捕。他曾任​​苏联驻伦敦大使。在无情的审讯后,他“供认”,他同亚历山德拉.柯伦泰(Aleksandra Kollontai)一起,被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招募为英国间谍。柯伦泰是布尔什维克主义历史上的一位大人物,1921年成为工人反对派(the Workers’ Opposition)的领导人之一,并曾任苏联驻斯德哥尔摩大使直到二战结束。

尽管从1月13日此阴谋发端到3月5日斯大林死亡,在“揭露”阴谋方面取得轰动性进展,但值得注意的是,与1936至1938年不同,该政权其他领导人都无一公开站出来推动并公开支持调查此事。根据尼古拉.布尔加宁1970年的证词,斯大林是“医生的阴谋”的主要灵感来源和策划者;其他高层领导中仅4人真正了解发生了什么,包括格奥尔基.马林科夫(Georgy Malenkov)、米哈伊尔.苏斯洛夫(Mikhail Suslov)马尔特姆亚姆.柳明(Martemyam Ryumin)和谢尔盖.伊格纳季耶夫(Sergei Ignatiev)。因此,其他每个人都必定感受到了威胁。布尔加宁还称,对犹太医生的审判原定3月中旬开始,并计划以将苏联犹太人大规模放逐到比罗比詹收场。由于一直无法访问保存着最秘密和敏感文件的俄罗斯总统档案馆,鉴于目前所知,不可能确切知道,1953年初大规模放逐犹太人的计划是否真的在进行。只有一件事是确定无疑的:斯大林之死终于为在其独裁统治下受害的数百万罹难者的名单划上了句号。#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8-06 12: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