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带一路”令亚非欧13国深陷债务危机

中共大力推动的“一带一路”持续引发债务疑虑。亚非欧三洲至少13个国家深陷沉重外债,恐引危机。图为中欧班列。 (Getty Images)
人气: 70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中共大力推动的“一带一路”持续引发债务疑虑。亚非欧三洲至少13个国家深陷沉重外债,恐引危机。统计数据显示,老挝的外债已占国民总收入(GNI)的93.1%。

一带一路”项目除了聚焦亚洲非洲的一些贫穷小国外,近年来更力图向欧洲发展,其背后目的引发质疑。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上的一篇文章曾爆出中共投资欧洲的野心。文章称“建设一带一路,必须抓住欧洲”,“得欧洲者得天下”。

亚洲11国深陷外债 恐引发危机

《日本经济新闻》日前报导,研究机构FT CONFIDENTIAL RESEARCH(FTCR)梳理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后发现,东南亚六个国家的外债水平,已明显高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恐引债务危机

这六个国家中,老挝的外债占国民总收入(GNI)比率高达93.1%,远高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26%。其次是马来西亚的69.6%,以及柬埔寨的54.4%。越南、印尼和泰国的外债占比也都明显高于整体平均值。

报导认为,这些国家的债务危机疑虑与中共的“一带一路”脱不了干系。比如,老挝和马来西亚一样,都因“一带一路”的基础建设项目背上了高达数十亿美元的相关债务。仅老挝首都永珍(Vientiane)到中国昆明的铁路建案,规模就高达58亿美元,相当于该国GDP近40%。

深陷外债的马来西亚,自新首相马哈迪(Mahathir Mohamad)5月就任后,对中共投资项目表现强硬。马哈迪已下令就前任政府与中共合作的4个昂贵的“一带一路”项目重新谈判,包括一条造价高达140亿美元的东海岸铁路。马哈迪还宣布取消了筹建中的新加坡至吉隆坡的高铁项目。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过去五年,这六个债务最深重的东南亚国家一直在积累外债,尤其是柬埔寨、老挝和越南。柬埔寨外债飙升142%,成为该地区外债飙升最快的国家。而中共是柬埔寨最大的双边债权人,2016年柬国70%的外债债权方为中共。

除了东南亚六国外,被点名的还有南亚的斯里兰卡。在“一带一路”下,中共贷款给斯里兰卡开发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结果,斯里兰卡因还不起债务,于去年12月正式将由中方建设的这个战略港口以99年租约的形式交给中共。专家表示,这一事件震惊了亚洲地区的国家,他们开始意识到北京大规模投资承诺所带来的失去国家主权的代价。

斯里兰卡去年因偿还不起债务,将具有战略意义的汉班托塔港的控制权移交给中国。(Deneth17/Wikimedia commons)

此外,另有研究表明,南亚国家巴基斯坦和马尔代夫也面临陷入“一带一路”债务陷阱。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此前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与中共就“一带一路”签署协议的68个国家中,有23个国家被发现有“相当高”的债务困扰(debt distress)风险。有8个会因为“一带一路”相关的“未来融资”(future financing),显著增加其陷入“主权债务”的风险。其中就包括南亚的巴基斯坦、马尔代夫,东亚的蒙古国,中亚的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

中共标榜“建设一带一路 必须抓住欧洲” 引欧盟担忧

中共利用“一带一路”等大型基建正进军欧洲,这一趋势在巴尔干地区尤为明显。路透社7月16日爆料,“一带一路”一期工程已经让欧洲小国黑山背上沉重债务。

这是个连结黑山巴尔港和其邻国塞尔维亚的项目。在第一阶段工程完成后,中共贷款使黑山的债务飙升,迫使黑山用提高税收、冻结部分公共部门的工资、取消一些福利政策的办法来解决其财政问题。

报导说,黑山今年的债务预计将接近GDP的8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该国无力承担更多的债务来完成剩下的工程。

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早在3月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所提到的有债务风险的国家中就包括黑山。

该智库按地区总结了与中共签署“一带一路”的68个国家。其中包括27个亚洲国家、17个中东和非洲国家、24个欧洲和欧亚大陆国家。

欧洲国家包括捷克、爱沙尼亚、匈牙利、立陶宛、黑山、波兰、罗马尼亚、塞尔维亚等国。

路透社指出,很多贫穷小国在参与“一带一路”后,已经发现受债务拖累,在经济上沦入仰人鼻息的境地。黑山是发现自己处于这样一个境遇的第一个欧洲国家。黑山目前正在就加入欧盟进行谈判。

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来自中共党媒《环球时报》的文章,尽显中共进军欧洲的野心。这篇题为“建设一带一路必须抓住欧洲”的文章强调,“一带一路”是中国(共)与欧美分天下,进一步拓展空间的“必由之路”,并说:“大国崛起须站巨人肩膀上,得欧洲者得天下。”

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上发表一篇来自中共党媒《环球时报》的文章,尽显中共进军欧洲的野心。(文章网站截图)

中共在欧洲的系列投资行动引发一些欧盟国家的质疑。去年9月, 时任德国副总理兼外长的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指出,欧洲应当团结、制定出统一的对华战略,也敦促中共不要试图“分化欧洲”。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希腊。希腊为东南欧地区接受中共投资最多的国家之一。《纽约时报》称,中共已经把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变为其庞大的“一带一路”项目的“龙头”。

报导认为,中共通过投资,试图利用希腊来对欧洲施加政治影响力。去年6月,希腊阻止欧盟谴责中共的人权记录。接着,希腊又对欧盟要严格审查中共在欧投资的提案表示反对。

德国之声称,中共总理李克强2014年就说过,希腊是“中国通往欧洲的大门”。

德国《商报》4月报导,欧盟有27国联署报告,严厉批评中共想要塑造全球化,以满足自己的利益。“比如,减少产能过剩、创建新的出口市场,保障(中共)能够获得原材料。”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社会研究院(Max Planck Institute)荣誉院长史崔克(Wolfgang Streeck)表示,中共现在用金钱在分化欧盟内部,但它们很有策略、很聪明,不会一下做太多、太快。但它们一旦去了欧洲,就不会离开,在非洲也是这样。中共看资源在哪就去哪。

“一带一路”在非洲同样引发债务风险

根据“全球发展中心”的报告,中东和非洲有17个国家与中共签署了“一带一路”协议,包括吉布提、埃及、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等非洲国家。报告提出吉布提恐会因为“一带一路”相关融资,显著增加债务风险。

吉布提在2016年底所有外债的82%都是对中共的债务。

7月5日,吉布提与中共合作的耗资35亿美元的“非洲最大自贸区”项目落成。德国之音称,吉布提国有海港经营者拥有其中的60%的份额,剩余份额为三家中资企业所有。埃塞俄比亚经济学教授雅拉塔(Gideon Jalata)指出,中方从中受惠多多,自贸区为中企带来新的市场机会。

报导担心,这个项目为吉布提带来众多风险。虽然吉布提寄希望于此项目能扩大当地人民的就业,中共商务部也曾做出此类承诺,但中共企业更愿意从中国带自己的劳工,这是有名的。

该项目的另一大风险是对中共的高额债务。IMF去年提出警告说,吉布提国债在短短两年内从GDP的50%上升到了85%。

美国联邦政府机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首席执行官沃史波恩(Ray Washburne)7月16日称,中共的策略为许多贫穷国家制造了债务陷阱。美国将加大对非洲等国家的投资,将它们从陷阱中拯救出来。

沃史波恩不是第一个警告中共基础设施项目给发展中国家带来沉重债务的人。

IMF主席拉加德4月份警告“一带一路”的伙伴国家不要以为中共的融资是“免费午餐”。

美国哈佛大学提供给美国国务院的最新报告指出,“一带一路”向周边弱小国家提供“战略贷款”,当这些国家无力还债时,中共会趁机获得该地区的战略资源,报告内容还明列出16个中共的“目标国”。#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7-18 10: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