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洁夫央视炒作死囚器官 泄中共更多黑幕

黄洁夫在央视访谈中高调承认中共长期使用死囚器官,被揭是掩盖真正的器官来源。(视频撷图)

人气: 532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近日,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移植专家黄洁夫上了中共央视《面对面》访谈节目,其除了承认中共移植器官长期使用死囚器官外,还披露了一些新的细节,让外界一窥中共器官移植领域更多的黑幕。专家表示,黄炒作死囚器官是为掩盖真正的器官来源,而其最新披露的内容,隐晦承认了中共活摘器官

黄洁夫炒作死囚器官13年 掩盖真正器官来源

15日黄洁夫在央视节目中承认,“器官移植成了一个灰色的地带。”他还称:“长期以来,中国器官移植来源主要依靠死囚,尽管法律规定死囚应‘自愿捐献器官’,但是法律执行上仍存在漏洞。”

中共卫生部前高官陈秉中认为,中国大陆作为世界自愿捐献器官人口比例极低的国家,却在2000年迅速窜升为世界移植大国,其器官来源不仅是一个“灰色地带”,更是“黑色地带”。

长期关注中共器官移植黑幕的旅美政论家横河对大纪元表示,“中国器官移植使用死囚器官,从头至尾都是黄洁夫一个人在那里炒作。从2005年11月世卫组织(WHO)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召开会议时他第一次提出来后,这十三年来他通过各种方式炒作死囚器官,现在承认以前对很多死囚没有按国际标准来做,目的就是让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死囚身上,而掩盖真正的器官来源。”

获得2017年“好莱坞国际独立纪录片”最佳外语纪录片奖和最佳导演奖的纪录片《活摘‧十年调查》披露,江泽民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为了达到消灭法轮功的目的,下令可以摘取法轮学员的器官。于是这种活摘行为从死刑犯延伸到了法轮功学员、良心犯和政治犯。与此同时,从2000年起,中国的器官移植业呈现出爆炸性的几倍、几十倍的增长。

该纪录片援引移植专家的话表示,器官移植,一个最重要的道德前提就是自愿捐献。但是中国的器官移植在起步就违反了这个底线——从死刑犯身上强摘器官。

横河认为,光强摘死囚器官这一条,国际社会就没有理由去承认中共用死囚器官仅仅是犯错误,这是犯罪。

黄洁夫的角色

黄洁夫在节目中还称是自己宣布从2015年1月1日起停止使用死囚器官,没有得到上面的命令。

国际追查在2015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2015年1月1日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是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的骗局》中早揭示背后实质,中共对使用死囚器官从否认到承认,甚至高调承认,现在又宣布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中共利用黄洁夫的言论,有效地起到了替中共解释和回避国际舆论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反人类罪指控的作用,误导人们聚焦死囚器官讨论,转移了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注意。

报告还指,中共官方从未给黄洁夫公开授权,对他的言行和形成的结果也从未否定。这样一来,中共从中受益,但又不需为其负责,是一种不着痕迹的操控。

黄洁夫承认:刑场上拿不到合格器官

黄洁夫在节目中披露了一个细节,他说:“死囚器官的质量是非常不好的。器官的来源要求也十分严格的,在刑场上拿不到这样的器官。”他还称,因为心中总是有阴影,所以从来没有取过器官,只“负责做受体手术,把器官接上去”。

中共卫生部前高官陈秉中认为,黄洁夫隐晦地承认了“活体”移植器官的事实。他说,自己在对医疗公共卫生事件的调研中,也曾听闻远比“死囚器官移植”更骇人的“活摘”事件。

横河表示,如果死囚器官是枪决打死后再取器官,器官能保存的时间很短,因此在中共的司法系统跟医疗系统的配合下,为了让医院拿到新鲜的器官,在处决死囚的时候故意不打死,这是他们解决死囚死后拿不到好质量器官的方法。

他说:“黄洁夫知道这些器官来源,作为跟国际社会接轨的移植专家、卫生部副部长,他就可以任凭人家这样去取器官,自己不取就没有责任了?你知道器官的来源,你还这么做就有罪责。”

横河表示,关于利用死囚器官,中共在1984年出台过包括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等六个部在内的一个暂行规定。黄洁夫作为卫生部副部长分管器官移植最主要的人,他本人也是移植医生,他前几年竟然说自己没有看过这个规定。他们脑中何时有过法律、遵照什么规定,全部是做戏,做给别人看的,包括后来的一些改革也都是假的,经不起第三方调查的。

黄洁夫自曝取器官怕被别人看见出车祸

央视的报导中披露,在2015年前,黄洁夫担任中山医科大学的校长期间,由于取器官怕被别人看见,在匆匆忙忙赶过来的途中,中山医科大学出现翻车事故,死了两名医生,一名护士重伤,一位司机至今残废。

横河表示,他们取的器官肯定不是死囚的,因为到死刑执行场所去取器官,这是公开的,中共官方1984年就有规定,连秘密都不是,所以不可能是怕被人看见,匆匆忙忙、慌慌张张的。至少当局不会有人来质疑他们,老百姓更不可能管。

据调查报告《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披露,1999年以来,中共政府及其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机构,尤其是医院,还有拘留所和法院,已处死了大量法轮功良心犯,但具体数目不详。他们的重要器官,包括肾脏、肝脏、眼角膜和心脏,都被强行摘取并高价出售,有时出售给外国人,这些外国人在自己本国往往要长期等待有人自愿捐献此类器官。

追查国际:黄洁夫是中共卫生系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重要组织者

黄洁夫在受访中还自吹其对中国器官移植的所谓“贡献”,包括“改变了中国的器官移植”现状等。

追查国际在2017年2月5日发布的调查报告中,指黄洁夫是中共卫生系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重要组织者。

报告说,在2001年10月至2013年初的近12年间,黄洁夫是中共卫生部/卫计委负责中国器官移植的掌门人,这期间也正是江泽民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直线发展至最高峰期间。他推动大批医院成立了器官移植中心,连不具备条件的市级中医院、乡镇医院、基层军队医院都开展了大量器官移植手术。

报告还指黄洁夫本人涉嫌直接大量使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移植手术。黄洁夫曾公开对陆媒说,2012年一年,他一人主刀的肝移植就达500多例,其中仅一例是自愿捐献的。

国内媒体还曾高调宣传,黄洁夫2005年9月随以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为团长的中央代表团去新疆参加自治区五十周年庆期间,为新疆一个患肝癌的党官做手术,在一天之内就临时分别从广州和重庆找到、取来两个匹配的活体肝脏。

加拿大前国会议员、《血腥的活摘器官》作者大卫.乔高说,黄洁夫打了两个电话给两个地方,要了两个肝脏,这意思很清楚,有两个人因此被杀了,他们的器官在等著备用。#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8-07-19 11: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