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浩:媒体疯狂围攻川普 中共鬼影幢幢

川普致力恢复美国传统价值,遭到泛左派媒体频频攻击。 (Photo by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气: 138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0日讯】“假新闻媒体疯了!”7月19日清晨6点半,川普在推特上批评道,“他们编造报导,没有佐证,没有消息来源,没有证据。”

川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芬兰会面后,美国泛左派媒体便刊登大量报导与评论炮轰川普,批评川普没有对普京“强硬”,甚至宣称川普“牺牲国家利益”、“叛国”。

让我们先摊开近日各大媒体关于川普的报导标题:

“特朗普正与独裁领导人结盟?”(英国广播公司BBC)
“FT社评:特朗普背叛国家利益”(金融时报)
“参议院民主党想质问双普会传译员”(美国广播公司ABC)
“可耻、叛国、不光彩 双普会记者会 川普招各方批评”(国家广播公司NBC)
“和普京会面后,特朗普为何被骂‘叛国’?”(纽约时报)
“安德森.库珀:川普表现不光彩”(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克拉珀:我想知道 俄罗斯是否有川普的把柄”(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欧盟官员促川普普京 别摧毁全球秩序”(华盛顿邮报)

这些新闻标题,用词相当尖酸、负面或极尽挖苦之能事,毫不留情地对美国总统进行抨击,引导社会舆论对川普产生敌意。

媒体围攻川普的主因之一,是因为川普上任后,致力恢复传统价值,并改变各项前政府留下的左派政策,扭转美国“向左倾”的危机,让社会主义、进步主义的左派价值观不断边缘化。因此,泛左派媒体不断对川普发动围攻,试图逼迫川普下台,或阻止他在下届大选连任。

[详见另文讨论:失控的假新闻 美国媒体为何围攻川普(上)]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部分媒体,在报导美中贸易战时,报导角度与内容出现罕见的偏颇与挑衅,用词上也相当极端。例如:

“贸易战将摧毁特朗普所有经济成果”(金融时报)
“特朗普关税政策受到国会两党批评”(金融时报)
“特朗普用贸易战制造全球乱局”(金融时报)
“中国试图以柔克刚应对特朗普贸易战攻势”(金融时报)
“特朗普正出卖国家安全,以换取中国的贿赂?”(纽约时报)
“特朗普是中国人眼中的傻瓜”(纽约时报)
“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战重挫美国”(纽约时报)
“特朗普,真相的头号敌人”(纽约时报)
“如何与中国争夺未来?靠特朗普关税可能没用”(纽约时报)

这些媒体都是国际知名媒体,同时具有中英文双版本网站,但他们在美中贸易战的报导上却炮口一致,猛烈抨击川普,用词辛辣甚至谩骂;但却又对中共方面立场温和,试图在贸易战中维护中共——即便美国贸易战将中共打得无力招架,这些国际知名媒体却依然卖力护航。

为什么?

很可能,与中共长年渗透海外媒体、操控舆论有关。

中共长臂渗透海外 操控媒体 塑造舆论

中共渗透海外各国的政治、经济、教育、华人社区、新闻媒体甚至娱乐界、文化界,已经行之有年,却在近期陆续遭到各国曝光与围剿。

去年,澳洲政府公布报告指出,中共对澳洲进行严重渗透与监控,“可能严重危害我们的国家主权、政治体系稳定、国安应对能力、经济与其它利益”。澳洲国会也在今年通过反间谍法,打击外国政府干预渗透。

去年11月,美国著名政治期刊《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披露,中共在海外透过金钱收买,建立人脉,悄悄地重塑国外公共舆论,影响外国政府政策。

中共的下属机构“中美交流基金会”自2008年成立后,便大量邀请美国记者、学者、政治及军事领袖前往中国大陆进行所谓的“交流”,同时通过各种手法拉拢这些美国精英,影响他们,希望他们在美国各界传达有利于中共的信息。

去年12月,《外交政策》再次披露,中共收买、控制美国媒体,借此建立中共对美国社会的影响力,并借此塑造“全球舆论认同中共政策的好感”。

今年5月,美国参议院12名议员联名向总统川普发出公开信,指控中共对西方社会长期渗透干预,使得许多欧美政客频频发表有利于中共、却违背母国利益的言论说词。中共试图操控言论,在海外累积政治资本,进而颠覆西方国家的民主社会与价值。

综上所述,不难发现,中共多年来通过各种手法,对西方中外文媒体进行渗透,试图借此操控舆论、影响外国民意观感与政府政策。这种隐晦潜伏、长期发酵的“锐实力”(sharp power),如今已经遭遇世界各国的警戒与反抗。

事实上,笔者在新闻业界也曾经多次观察到,公司同事或同行受邀前往中国大陆“考察”后,其言论态度出现明显的“偏好或维护中共”;也曾多次听闻中共方面通过金钱收买、下广告、大量购买报纸或杂志等手法,辗转对自由社会媒体进行统战收编;更甚者,还对男性记者或媒体高层使出“美人计”,目的正是为了控制舆论,并在关键时刻起到“帮腔中共、打击敌人”的作用。

媒体猛烈围攻川普 力阻美俄交往合作

在美中贸易战议题上,几家西方大媒体不约而同地出现“抹黑川普、维护中共”的齐一立场,而且言词高度极端而鲜明,颇有“文革”斗争意味,很可能与中共势力渗透西方媒体、在幕后操控言论有关。

此外,在“双普会”相关报导上,众多西方媒体对川普同步围攻,言词之激烈、手段之凶猛,不下于美中贸易战,其背后也同样有中共“锐实力”的黑影舞动。

当然,绝非所有批评川普的媒体,都与中共渗透有关。但不论是泛左派媒体或者受到中共渗透的媒体,他们都一致批评川普与普京会面,甚至无限上纲到“叛国”的高度,背后的主要动机,主要有二:

一、阻止美俄关系修复,制造美俄冲突。左派媒体与政客,在大选前祭出花钱捏造的“黑卷宗”(dossier),宣称俄罗斯握有不利川普的录像,试图借此抹黑川普,让其落选。但,最后落选的是希拉里。

川普当选后,他们又推出所谓的“通俄门”来抹黑川普,试图逼迫川普下台,但,迄今查无实证。

反之,俄罗斯方面很可能对这些抹黑川普的行动有所了解。加上奥巴马、希拉里与克林顿基金会的“铀矿门”案件,又与俄罗斯紧密有关,万一川普与普京交好,是否有可能得知这些案件背后的真相与细节?是否可能对美国左派势力带来更不利的影响?是否甚至可能使得前总统、前高官面临司法调查?

这些警讯,都是左派阵营的迫切担忧。

所以,如果美国无法与俄罗斯重建关系,甚至发生冲突、战争,将是最有利于左派反击川普政府的另一个契机。

对此,川普也知之甚稔,他在推特上批评,“假新闻媒体迫切地想要看到我们与俄罗斯发生冲突,甚至引发战争。”“他们粗暴地往前推动,厌恨我和普京可能建立良好关系。”

二、阻止川普与俄罗斯合作,联合对付中共。这项目的,主要是中共渗透的媒体所期望的。

中共正与美国进行贸易交火,原本高声叫嚣的中共在开战后便泄了底气。倘若美国与俄罗斯真的建立关系、展开合作,很可能对中共带来几项迫切的不利后果:

1. 中共产能过剩的制造业,可能失去俄罗斯市场帮助分散压力,并且不利中共向俄罗斯进口更多能源。

2. 川普表示,俄罗斯已经答应在朝鲜议题上合作,有可能使得朝鲜失去俄罗斯的走私能源支撑,只剩下中共独力护航,朝鲜将面临更大的物资短缺压力。

3. 朝鲜遭遇更大制裁压力,又看到中共被贸易战打得灰头土脸,可能促使金正恩脱离“中朝同盟”,转而考虑真正放弃核武,与美国合作,保住朝鲜与自家政权。

4. 中共一旦失去对朝鲜的控制力,将失去与其长年“唱双簧”、向国际社会坑蒙拐骗的小兄弟,也失去向美国进行贸易谈判的重要筹码,未来中共在国际上将更为孤立。

5. 一旦朝鲜离去,中共又被贸易战长期压制喘不过气,很可能促使中国内部的经济、金融、社会问题相继爆发,甚或衍生出中共的政权生存危机。

6. 美俄若能取得合作,并与北约﹑欧洲进一步缓和紧张关系,则可望让欧洲的区域安全获得稳定,并且在国际上共同应对中共的海外渗透与扩张。

美国“联俄制共” 并非空穴来风

诚然,美俄要全面合作,若从过往的国际经验与各项现实条件来看,确实仍有相当大的阻力,例如乌克兰、叙利亚问题等。然而,美国“联俄制共”的战略,亦非空穴来风。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中心(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国防研究部门主任哈利.卡奇雅尼斯(Harry J. Kazianis)日前表示,目前美中俄的三角关系局势,确实可能促成美国与俄罗斯进行合作。

川普上任后主张,“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而政府内部的贸易政策,目前以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等“对中共强硬派”为主导。

他们认为,中共目前是美国及全球最大的政治、经济与军事威胁,中共不但透过不公平贸易造成美国巨额贸易逆差,还窃取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技术专利以及军事机密。因此,强硬派主张可以考虑与俄罗斯合作,联手反制中共。

尽管美国与前苏联在冷战时代曾是宿敌,但如今俄罗斯不再是共产体制,除了保有较多核武外,俄罗斯的军事、经济实力也大不如前。

此外,目前俄罗斯表面上看起来与中共互动稳定,但其实俄罗斯也担忧,中共的“一带一路”政策,可能促使俄罗斯周边的中亚及东欧小国向中共靠拢,威胁俄罗斯的区域利益。

同时,俄罗斯与中共长年来存在着领土主权纠纷——包括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将10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出让给俄罗斯,倘若未来北京当局向俄罗斯索讨,双方难免发生冲突。

再者,俄罗斯因为入侵克里米亚半岛缘故,自2014年起被欧美国家实施经济制裁,连续两年出现经济衰退,人均收入下滑,因此俄罗斯目前实力有限,亟需发展经济。这正好给予美国与俄罗斯重修关系、沟通合作的契机。

况且川普出身企业界,在商人眼中,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为了解决问题或谋取双边利益而采取务实的决策、行动。加上川普向来擅长“以跳脱常规的创意思考,解决复杂的问题”,因此,美国“联俄制共”,看起来虽是高度“政治不正确”的举措,但川普却愿意冒着政治风险去挑战。

川普在双普会的记者会上,说明他希望与俄罗斯修补关系的动机,“我宁愿冒着政治风险去追求和平,也不愿为了追求政治而让和平蒙受风险。”

川普企图透过“联俄制共”寻求的和平,不只是美俄之间的和平,还有朝核问题的和平解决,甚至是全球社会的和平。

令人瞩目的是,7月18日,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公开表示,中共在全美50个州都有间谍人员渗透,中共是目前美国“最广泛、最具挑战、最重要的威胁”。

是故,对于美国来说,中共是目前美国防堵的首要目标,中共是全球最大的强权威胁,甚至已经渗透到美国的身体、细胞与大脑。

媒体对川普的猛烈围攻,将让川普更加感同身受中共的危险,更加坚定反制共产主义的决心。#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7-20 7: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