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撼不动的正信 华府法轮功学员烛光夜悼

2018年7月19日晚,来自美东地区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点燃烛光,悼念十九年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呼吁美国和国际社会制止中共暴行。(Mark Zou/大纪元)
人气: 15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乐予美国华盛顿DC报导)一盏盏烛光,汇聚起一份份信念;一幅幅遗像,诉说着一首首悲歌。夜幕低垂,莹莹烛火辉映满天晚霞,修炼人捍卫正信的壮举气贯长虹。

2018年7月19日晚,来自美东地区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点燃烛光,悼念十九年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呼吁美国和国际社会制止中共暴行。

Candlelight Vigil, Falun Dafa at Washington Monument, 07-19-201
7月19日晚,来自美东地区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点燃烛光,悼念十九年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大陆法轮功学员。(Mark Zou/大纪元)

1999年7月20日,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发动迫害,无以计数的普通中国民众因为坚持信仰而被抓捕关押、酷刑凌辱,甚至失去生命。根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超过420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平均年龄为54岁——这只是冰山一角。

Candlelight Vigil, Falun Dafa at Washington Monument, 07-19-201
法轮功学员手捧烛光,悼念在中国大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同修。(Mark Zou/大纪元)
2018华盛顿DC法轮功反迫害烛光夜悼
法轮功学员手捧烛光,悼念在中国大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同修。(李莎/大纪元)
2018华盛顿DC法轮功反迫害烛光夜悼
17岁的徐鑫洋手捧父亲徐大为的遗像。徐大为因为修炼法轮功,入狱八年,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出狱后13天去世。(李莎/大纪元)

十九年的时间,天真烂漫的孩童成长为意气风发的青年,最美好的年华却笼罩在恐怖的阴影下;十九年的时间,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步入壮年,坚定的面庞刻下饱经磨砺的沧桑——一代代人在残酷的迫害中长大、成熟,而他们对信仰的坚定从不曾改变。

Candlelight Vigil, Falun Dafa at Washington Monument, 07-19-201
十九年的时间,一代人在迫害中成长。法轮功学员对正信的坚定从不曾改变。(Mark Zou/大纪元)
2018华盛顿DC法轮功反迫害烛光夜悼
十九年的时间,一代人在迫害中成长。法轮功学员对正信的坚定从不曾改变。(李莎/大纪元)

亲眼目睹“四个犯人拽着她 抬了出去”

“一天晚上,我们被罚‘坐板’的时候,看到梅玉兰被四个犯人分别拽着胳膊、腿,脑袋耷拉着,就这么抬了出去。”原北京市法轮功学员赵玉凤回忆起2000年她被朝阳分局非法拘留期间亲眼目睹的一幕。

2000年5月13日,44岁的梅玉兰因为在家门口独自炼功被警察抓走。为要求无罪释放,她于次日开始绝食,被犯人强制灌食豆奶盐水后大口吐血,直至失去意识。5月23日,梅玉兰在民航医院去世。

2000年,年仅44岁的北京法轮功学员梅玉兰遭到野蛮灌食,被抓十天后死亡。(明慧网)

“我们同屋的孙金霞——现在还被关在监狱里——认识梅玉兰,她就开始哭,她说梅玉兰的丈夫已经被劳教了,女儿还不到20岁,自己一个人在家。我们也都是当妈的人,想想她女儿该怎么办呢……”

赵玉凤从毕业后进入国企工作,不久得了乙型肝炎,四处求医问药,还练了几种假气功,都不见好转,身体素质和免疫力日渐衰弱。1996年在同事的推荐下,她开始修炼法轮功,“明白了怎么做一个好人”,两个月后病症不治自愈。

从1999年到2017年,赵玉凤曾被多次非法绑架。一到“敏感日”,警察常常会去家中骚扰,丈夫和孩子因此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赵玉凤说自己一直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但是,直面生死的冲击和日复一日的恐吓威胁却没有使她退缩。“让我放弃信仰是不可能的,这是改变不了的。修炼法轮功对身体和精神上的改变、道德品质的提升,我自己都是有亲身感受的。”

在恐惧中长大的90后女孩

小时候,肖娜放学后从不在外逗留,唯一的心思就是赶紧回家,看看妈妈今天是不是平安。

“我妈第一次被抓去‘洗脑班’的时候,我才9岁。爸爸在国外出差,奶奶当时已经病危了,我不知道该去找谁。”

单位保卫处的人把小肖娜安置在一位阿姨家,小小年纪的她强忍着对母亲的依恋,小心翼翼地在夹缝中生存,学着帮大人干活、观察别人的脸色。奶奶去世了,“洗脑班”的人把妈妈押回来待了两个小时,匆忙地去了一趟殡仪馆。

此后十几年,这样的日子不断重现——为了躲避抓捕,肖娜放学后和妈妈去麦当劳写作业,在亲戚家东躲西藏;在妈妈反复被抓的情况下,忧心忡忡的爸爸出了车祸……

“我记得二年级时,有个同学在课堂上说我妈因为炼法轮功被抓,全班就沸腾了,都在议论这件事。当时心里很害怕,我想小朋友们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以后还能上学吗?”

本该无忧无虑的青春岁月笼罩在恐怖阴森的气氛下,但肖娜理解并支持母亲的选择。她还记得母亲在修炼法轮功前浑身是病、脾气不好,家里的氛围很糟糕,是法轮功改变了母亲。“我妈妈想做个好人,坚持‘真、善、忍’,是没有错的。这场迫害根本就不应该发生。”

来到美国读书后,肖娜时常羡慕那些在自由国家生活的孩子们。“我自己经历过这一切,那种孤独无助的感觉,寄人篱下的滋味……我希望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再也不用遭受这些痛苦。”

“法轮功学员是共产主义的受害者”

Liley大概就是让肖娜羡慕的那种同龄人。Liley来自欧洲,是一名职业背包客,她在美国已经旅游了一个多月,下一站准备去加勒比海,然后是东南亚。

偶然路过华盛顿纪念碑前,一直对打坐修行很感兴趣的Liley被这群祥和的静坐者所吸引。了解到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情况后,她默默在人群中坐下,举起烛光,加入到了悼念者的行列。

了解到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情况后,Liley默默在人群中坐下,举起烛光。(林乐予/大纪元)

住在附近的法语老师Isabela Walker和朋友Jessica Viera静静地坐在最后一排。瑰丽的彩霞映红了天空,两位西方女孩也显得格外庄重。

听说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后,Isabela说,“在我看来,(法轮功)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感觉很好。”

法语老师Isabela Walker和朋友Jessica Viera静静地坐在最后一排。(林乐予/大纪元)

来自古巴的Mario Barroso和Yoaxis Suarez站在旁边看了很久,Mario还用手机拍下视频发到社交媒体上。为了躲避古巴共产政权的迫害,夫妻二人在两年前逃亡到美国。

来自古巴的Mario Barroso和Yoaxis Suarez深知共产主义的邪恶,很同情法轮功学员的遭遇。(林乐予/大纪元)

“我也是来自共产国家,那里没有信仰自由。所以我很能理解他们(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共产主义的受害者,我非常同情他们的遭遇。”Yoaxis说。

Mario则说:“共产党是古巴的唯一政党,古巴政权和中共、朝鲜非常友好,都在迫害自己国家的民众。我们在网上写博客、为古巴民众做广播节目、支持信仰自由。希望法轮功学员能够继续坚持,愿神保佑(他们)。”#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8-07-20 7: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