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贸易战转货币战?央行调整人民币左右为难

人气: 381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在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就人民币贬值公开发表言论几小时后,中共央行(中国人民银行)于周五再次下调人民币中间价,多家外媒指,中美从贸易战转到货币战。

有分析人士认为这纯属偶然,人民币走势主要受市场机制作用,但也有人表示,中共当局在这节骨眼上是跋前踬后(左右为难)——既希望适度贬值,又不敢贬太多。

中共央行每日根据外汇市场最新汇价情况设定中间价,并允许人民币汇率在这一水平上下2%的区间内波动。中共央行周五(7月20日)将美元/人民币中间价定在6.7671元,下调幅度为0.9%,是两年来之最大的一次。

川普接连两天批评人民币被操纵贬值

川普周四(19日)接受美财经电视台CNBC采访时表示,近期人民币汇率“像石头一样下坠”,造成美元走强,“这对我们不利”。

几小时后,北京时间周五中共央行再度调低人民币中间价,似乎做实川普的批评,但随后人民币反而止跌为升。

当天,人民币兑美元早盘原延续周四暴跌势头,在不间断交易的香港离岸市场,人民币一度触及1美元兑6.8363元,为2017年6月以来最低;而境内询价市场人民币汇率也跌至一年来的新低。但在川普发言后,这两个市场收盘时已大幅收窄跌幅。

但从周线上看,在岸人民币本周仍累跌890点,跌幅1.4%,超过前两周。

周五(20日),川普再发推文批评中共、欧盟等一直操纵货币和利率走低。“在美国升息的同时,过去每天美元都在变得越来越强。”他写道,“这会剥夺我们的巨大竞争优势。像往常一样,不是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一般来说,如果一国货币走强,则对出口不利。外界认为,川普所言主要是指人民币贬值,这会使中国商品的价格低于美国商品。

外界解读人行突然调整中间价的意图

里昂证券(CLSA)经济研究主管菲什维克(Eric Fishwick)在周五写给客户的报告中表示,中共央行周五在亚洲时段进行了市场干预。

“可能当局要试图打破不断演化的动量交易(Momentum trade)。”他写道。动量交易是指交易方对收益和交易量设定过滤准则,当市场收益和交易量满足过滤准则就买入或卖出的投资策略。

在6月,人民币成为全球30多种货币中表现最差的一个。《华尔街日报》报导说,许多分析师和投资者认为,北京乐见人民币随市场价格波动保持走软,但前提是人民币波动范围不足以引发恐慌。

2015年8月,人民币大幅贬值就曾引发市场对中国经济放缓的担忧,随后导致全球股市和大宗商品价格重挫。当时面对大量资本外流,中共当局在17个月内,用减少1万亿外汇储备的代价,才控制住人民币的大贬。

而本周公布的中共官方数据显示,受中美贸易战的冲击,中国经济再次出现像2016年以来的低速增长,外界开始担忧是否会再现2015/2016年的股市汇市崩盘。

中共悄悄报复美贸易政策 让人民币疲软

分析师周五警告说,人民币可能会下跌更多。野村证券的亚洲宏观经济分析师克雷格.陈(Craig Chan)和张春妍(Wee Choon Teo)表示,“在贸易紧张局势恶化、中国宏观经济状况进一步疲弱以及国内扩张性的货币政策背景下,我们认为近期人民币贬值的风险正在增强。”

根据万得资讯(Wind Information)指数显示,在过去一个月,大陆人民币市场人民币兑美元贬值5.3%,人民币兑一篮子贸易伙伴国货币贬值3.5%。而且近几周以来,人民币已经回吐了上半年以来的涨幅。

中共央行的前顾问、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表示,北京意识到人民币疲软能在潜在的贸易战中帮助经济。

阿伯丁标准投资公司亚洲固定收益投资经理歌赫(Edmund Goh)表示,中共政府可能会欢迎短期疲软,作为对川普贸易政策“悄悄的报复”。

中共央行调整人民币汇率的三难

中共央行的汇率政策就是两头齐,既不能让人民币暴跌,也不能让人民币猛涨。但在中美贸易冲突升级的当下,中国出口受阻、投资乏力、经济增长放缓,中共央行的汇率政策就如同走钢丝般左右为难。

第一,要不要跟着美联储(FED)升息?向来中共央行的政策就是跟随美联储,保持适当的利率差。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本周在国会参众两院就经济和货币政策作证时表示,美国经济将在未来几年保持稳定成长,而目前的贸易冲突升级还不足以改变美联储的渐进升息路径。

市场预计,美联储年内或再加息两次,而美元可能继续上扬。在过去3个月,美元的涨幅已逾5%。

与此相反的是,中共央行已透露放松“去杠杆”努力,变为“稳杠杆”,以保证国内市场的流动性。

如果中共央行不跟着美联储升息,在两国货币政策分化、利息差扩大的情况下,中国市场的资金外逃更可能被激发,而这一直是中共当局的“雷区”。

第二,万一美元未来走软,人民币如何应对?

川普周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强劲美元令美国处于不利位置,同时担忧美联储的货币紧缩政策可能对美国经济和竞争力造成潜在不利影响。

分析师表示,虽然川普的发言不会直接影响美联储的独立决策,但有可能会让考虑买入美元的投资者推迟购买。

“此番评论给市场一个强烈印象,就是美国在谨慎关注汇率。”三菱日联金融集团首席外汇分析师内田(Minori Uchida)说,“对于考虑从现在开始买入美元的投资者来说,我认为这些讲话足以起到让他们等等再说的效果。”

如果美元走软,人民币就会相对走强,在川普政府陆续对华加征关税的情况下,这对中国产商品出口将是雪上加霜。

川普周五(20日)表示,如果有必要,“我已经准备好对价值5,000亿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

对中共央行来说,适度让人民币贬值对出口有利,并可部分抵消美征收关税的影响;但在美元走弱时,如何抑制人民币走强,这又是一个难题。

第三,中国国内经济的下行压力如何纾解,靠推动新一轮放贷能行得通吗?过去中国宏观经济有下行压力时,中共政府会通过财政政策或货币政策来调节,但近日中共两大宏观调控部门央行和财政部官员之间罕见公开互批,凸显政策层面的不协调和局限性。

一方面,中共央行释放的流动性到一些渠道,钱就不流动了;而另一方面,财政部的积极财政政策并不积极,只是让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不断堆积。

外界认为,关税不是中国经济受关注的真正目标,其更大的担忧在于,增长放缓速度超预期,而当局为保增长、放弃去杠杆化的指导,或招来新一波借贷狂潮。

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日前在《国家利益》上撰文说,美国在2008年全球大衰退当中第一个倒下,下一场衰退将轮到中国。

“在十年的低效投资和过度刺激之后,中共将无法通过放债逃过危机。”他写道,“实际上,中共没有逃过2008年的危机,它只是将危机推迟到了现在。”#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7-21 5: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