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长生生物用废鸡蛋制疫苗 行业巨头黑幕曝光

人气: 3299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文朴综合报导)长生生物生产疫苗“造假”刚刚处理不几天后,该家公司又被发现用废鸡蛋制疫苗。随后,生产疫苗行业的多家巨头均曾陷入毒疫苗事件,其中几家国企在改制为私企的过程中被质疑“国资流失”。

7月21日下午15点左右,在吉林长春市超然街西侧的长生生物工厂里,两名员工正将废弃的鸡蛋倒入绿色的桶内,按照疫苗生产的相关工艺,有的疫苗需要用鸡蛋来做治病病毒的培育宿主。

《新京报》7月22日报导说,这是长生生物被官方宣布狂犬疫苗纪录造假的第6天后,该公司违规制药。

7月15日,长春长生生物因为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被官方下令停产。

据悉,本次涉事批次产品尚未出厂和上市销售,涉及数量约11.3万人份。

长生生物早在2017年10月就曾因为生产“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经检验“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遭吉林省食药监局立案调查。但直到今年7月,长生生物才被处罚。

7月22日,大陆律师王鹏上传了一张图片,并发帖说,山东有关部门去年早就知道了问题疫苗的存在,为何还藏着掖着!(网路图片)

长生生物毛利率高过茅台

报导说,当前A股52家以疫苗为主营产品的上市公司,今年一季度销售毛利率平均数高于50%。

其中,排前十名上市公司的是长生生物、康泰生物、长春高新、双鹭药业、四环生物、安科生物、沃森生物、生物股份、康恩贝、广济药业,对应销售毛利率分别为91.59%、91.07%、89.37%、85.24%、81.69%、81.00%、78.21%、76.14%、75.26%、69.24%。

而狂犬疫苗“造假”、用废鸡蛋制药的长生生物,以91.59%的毛利率占据行业首位,高于一季度销售毛利率为91.31%的贵州茅台。

多家巨头均曾陷“毒疫苗”事件

大陆疫苗造假,是一个普遍现象,而且多家疫苗巨头都曾深陷“毒疫苗”事件。

如2016年3月,涉案金额达5.7亿元、销往24个省市的“山东疫苗案”爆光,该案中,25种儿童、成人用二类疫苗未经严格冷链运输流入市场,其中包括长生生物、沃森生物等9家公司。

2013年的“乙肝疫苗事件”中,至少有8名中国南方婴儿在接受乙肝疫苗后死亡,康泰生物、北京天坛生物制等多家公司据卷入该起致死事件,其中至少有一名因注射了康泰生物生产的疫苗死亡。

康泰生物早在2010年也曾出现过疫苗中毒事件。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有46名学生在接种该公司生产的乙肝疫苗后,普遍出现“头晕、恶心、乏力”等症状。

2010年,山东郓城王海兰的儿子打流感疫苗后致残。王海兰今年7月16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她儿子当时“打的疫苗就是长春长生的……,我们疫苗受害者都恨死了,给孩子造成的伤害太大了,真是丧尽天良。”

多家中共国企资本疑流失

除毒疫苗外,还有多家疫苗公司都有国企的背景,但其在改制的过程中,被外界质疑“国资流失”、官商勾结行为。

深圳市民众王先生曾向大纪元披露,中国“这些疫苗都是垄断的,康泰公司以前是个不起眼的公司,大家都没听说过,前两年陡然一下上市,股价一下升到100多。有人说是造假,后来所有消息都被封锁不让报导。当时上市的时候有人挖过,这个公司的性质,说应该是有很深的背景,上面肯定有人,是官商勾结的。表现出来只是一个影子,真正可能是隐蔽下来做一些东西。”

《新京报》报导说,中共的这些国企在改制中,可能存在“利益输送和国资流失”问题。

以408亿市值的康泰生物为例,它此前为国资企业。据悉,这家创立于1992年的公司,最初设立的目的是作为中共卫生部引进国外先进技术的平台。其“基因工程乙肝疫苗(酵母重组)”生产技术是从默沙东公司引进,1995年正式投产。

2003年,康泰生物完成股份制改造,2009年之后,国有投资方相继通过转让的方式退出,康泰生物彻底变成一个民营企业。杜伟民成为企业控股股东,持有股权54.46%。

报导说,长生生物也被质疑国资流失。长生生物的前身是一家国有企业,十五年前,作为长春高新的核心子公司,作为控股股东的长春高新在2001年、2002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30万元、730万元。

2003年12月,长春高新决定受让长生生物59.68%的股权,每股2.4元。

时任长春高新的副董事长、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受让长春长生1734万股股权,占总股本的34.68%,转让金额为4161.6万元;上市公司亚太集团受让长春长生1250万股,占总股本的25%,转让金额为3000万元。

当时,一家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先后向长春高新董事长、吉林省政府的一名主要领导致函,表示愿意以每股3元的价格受让长生生物的全部股权,但该公司仍没有得到介入的机会。

在市场、媒体的质疑中,2004年4月,长春高新将长生生物的转让价提升到2.7元/股,高俊芳依然受让方1734万股份。

2006年8月,亚泰集团将它的股权转卖给高俊芳,退出长生生物。至此,长生生物成功私有化,被高俊芳牢固掌控。

“三巨头”都曾是长生生物股东

报导说,高俊芳、杜伟民和江苏延申的韩刚军,是国内狂犬病和水痘疫苗、乙肝疫苗、流感疫苗的领军人物,他们三人都是从长生生物走出来的。

康泰生物“掌舵人”的杜伟民,1963年出生于一个江西贫困山区的农民家庭。他1984年考入江西省卫生学校检验专业,1987年被分配至江西防疫站从事环境检验工作,并在当年考入江西教育学院化学系,脱产本科学习,毕业后又回到江西省卫生防疫站工作。

1995年2月,杜伟民“下海”到长春长生生物工作,任销售经理;而高俊芳是1994年担任长春长生总经理;两人当时就有交集。

2001年杜伟民回到老家江西,成为了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长生所)江西办事处法人。同年3月,杜伟民与韩刚君联合创办广州市盟源生物工程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广州盟源)。其中,杜伟民是法人,韩刚军是参股,双方各占股50%。

同年9月,长生所分别与广州盟源、韩刚君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长生所将其持有的长生实业 0.68%、30%的股权,分别以 43.79 万元、1932万元价价格转让给广州盟源和韩刚君。从此,杜伟民和韩刚军就此拥有了长生生物的股权。

报导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杜韩二人均是当时在长生生物负责销售的人,“因为能力较强又很忠心,得到赏识,高层决定给他们一些股份”。

韩刚军1962年出生,曾任开封市龙亭区卫生防疫站医师、副站长,开封瑞禾生物制品公司董事长。

报导说,杜伟民与韩刚军最为成功的创业当属江苏延申,他们是江苏延申的实际控制人。

2006年,中共政府刚开始对流感疫苗实施批签发制度时,江苏延申就拿下了流感疫苗的批文,签发360万人份,在国内生产企业中排名第一。

2008年,杜伟民在产权交易所购买了康泰生物的大部分股份,从而成为了康泰生物的实际控制人。

2009年5月,杜伟民辞去了江苏延申的职务,同时转让了股份,套现2亿元。

2010年,江苏延申就被查出有五批产品涉嫌造假,公司从此一蹶不振。目前,江苏延申已经更名为江苏全益,韩刚军也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责任编辑:李明宇

评论
2018-07-22 10: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