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媒披露:微信公众号上充斥着假新闻

像世界各地的许多人一样,中国公民现在正从社交媒体而不是传统新闻媒体获得大量新闻。澳广日前披露说,这种趋势在澳洲的中国留学生中表现的甚至更为强烈,他们通常不愿意去或不能够阅读当地的英文新闻。(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739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像世界各地的许多人一样,中国公民现在正从社交媒体而不是传统新闻媒体获得大量新闻。澳广日前披露说,这种趋势在澳洲的中国留学生中表现的更为普遍,他们通常不愿意或不能够阅读当地英文新闻。

澳广(abc.net.au)7月21日报导说,对他们来说,拥有超过10亿注册用户的中国社交媒体“微信”,是他们信息的主要来源。在针对澳洲华人发布新闻的平台上有100多个微信新闻公众号。

“根据我们几年前进行的研究,大多数中国学生不看英语新闻,但每天浏览微信却是一件必做的事情,”阿德莱德大学高级媒体讲师江莹(音译,Jiang Ying)说。

虽然这些公众号通常会发布一些受欢迎的餐厅、打折信息及其他生活话题,但江莹表示,他们的收入模式意味着上面会经常出现一些耸人听闻的,民族主义以及虚假的新闻。

“这些账号的主要目的就是赚钱,点击数决定了他们的广告收入。”她说,“因此,上面有很多标题党,耸人听闻的新闻,夸大的事实,甚至谣言。”

在澳洲,最成功的一个微信新闻公众号是“澳洲红领巾”,由前留学生吴(Nathan Wu)于2016年4月与其他人共同创立,并由15名员工运营,为大约20万订户提供服务。

吴告诉澳广,他不认为自己的小公司会制作新闻,而是更像一个分销平台,寻找并翻译澳洲媒体的报导。

但这些新闻很少只是单纯的翻译,往往夹杂着大量的观点以及引人注意的头条等。

“突发!ISIS正式宣布袭击澳洲!悉尼墨尔本众多著名景点沦为目标!”该公众号2016年的一个头条写到。

这篇报导是指2016年伊斯兰国(ISIS)发表了一份公告。当时警方曾向澳洲媒体澄清说,这只是ISIS的一个宣传,但“澳洲红领巾”的这篇文章根本没有提及警方的说法,文章内容是来自中国媒体。

吴说,虽然他的员工已不再使用中国媒体作为消息来源,但微信的收入模式使得“标题党”在这个新闻平台上出现得“非常普遍”。

“如果我们不这样写,根本没人会感兴趣点开。”他说,“但如果是假新闻或耸人听闻的新闻,我也觉得[公众号]不应该。”

江莹认为,是时候考虑对微信新闻公众号提供相关监管规定了。

“目前的媒体政策……在澳洲主要监管的是英文媒体,” 江莹说。

澳洲通讯部长费菲尔德(Mitch Fifield)的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澳洲政府已经委托澳洲竞争和消费委员会(ACCC)调查在线平台对新闻提供的影响。

2017年12月,“澳洲红领巾”的一篇文章报导说“封存67年的黑暗秘密被曝光”,在华人社区引发了极大的关注。

这篇文章写的是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在Maralinga和Emu Fields的原子武器试验,文章声称澳洲人因这些测试而“生活在核污染中”。文章说:“不仅核试验区受到污染,而且澳洲东海岸的每个城市都面临核危机。”此文还使用了具有各种健康问题的随机儿童的照片,并声称他们都是辐射的后果。其中一个照片是,出生时就患有面部肿瘤的澳洲作家霍格(Robert Hoge)。

微信自己的虚假新闻事实检查平台在该文被疯传后就收到了网友的举报帖子。该网友指出,测试几十年后一直不是个秘密,并且文章中的照片也都和核辐射无关。该帖子随后被删除。

吴承认,这篇文章是一个“大错误”。

除了“澳洲红领巾”外,还有其他的新闻公众号如“澳洲镜报”也有内容被举报造假。

民族主义以及澳中两国间正在进行的政治冲突也是微信文章的热门话题。今年6月,当澳洲航空(Qantas)屈服于来自中共的压力,将台湾列为中国的一部分后,“澳洲红领巾”评论称,“中国主权不容挑战”。文中使用了中国官媒常用的中国地图版本,将台湾及南海有争议水域作为中国的一部分。

地图下面还有一句问话“澳洲,可以消停消停了吗”?并且重复问了三次。

上周,“澳洲红领巾”发文批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对国际学生实习的新规定。

国会议员办公室的实习计划不再准许国际留学生参加。按照新规定,由国立大学组织的国会实习计划仅限于澳洲公民。这一规定被指是防范中国留学生帮中共获取信息而制定。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了解,一些议员们已经向参议院议长赖安(Scott Ryan)和众议院议长史密斯(Tony Smith)提出了担忧,他们认为中国留学生可能会利用实习中获得的进入议员和部长办公室的权利来获取信息。议员们提出这样的顾虑,正值中共干预澳洲政治的讨论备受关注之时。

国立大学发表声明说:“一些主办机构不允许非澳洲公民参与他们的实习计划。澳洲国立大学接受主办机构关于他们课程安排标准的建议,我们试图按照这些标准安排学生实习。”

“澳洲红领巾”还曾批评过澳洲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去年关于中共干涉澳洲政界的言论。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7-22 1: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