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佚名:救人不是罪—电影《我不是药神》观感

人气: 16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3日讯】

一、生之向往

“领导,求你个事啊!我只想求求你,别再追查印度药了……你们把他抓走了,我们都得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身患慢粒白血病老奶奶,被逼问卖假药的幕后人时说。

面无血色、没有眼泪,没有责骂,没有叹息,只有无奈,只有祈求。她贫病交加,警察要她交出手里的救命药,还要她供出卖药的人。

只为活着,有的人寻医问药,有的人寻仙求道,这本无可厚非。而中共的堵截追查,使他们的境遇更雪上加霜。这些白血病患者,只是中国众多弱势群体中的一个缩影,更多的苦难,更大的迫害,被扭曲著,被掩盖着。

很多法轮功修炼者,就是在生不如死的病痛中,走入修炼,继而绝处逢生的。

汪志远先生是原美国哈佛大学学者。他毕业于中国第四军医大学,曾任神经科主治医生,《航空军医》杂志编委。1983年突然发现自己患了绝症——“渐冻人症”,这种病从发病到死亡的平均生存期为3至4年。在他靠医治已经毫无希望可言的时候,1998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十九年过去了,汪志远先生仍然健康的活着。

求生,这是人的本能,也是人的权力,生之向往,就是生之希望。

二、何罪之有

“他才二十岁,他就想活命,他有什么罪?”——黄毛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为了掩护程勇离开,惨死在重型货车下,一片狼藉中。程勇得知了黄毛的噩耗,撕心裂肺的质问员警。

在中国,政府对病人的救济少、安慰少、理解少、同情少。病人要想活下去,就要擦干眼泪,自己去求医问药,自己去冒险联络,自己去长途运输。自己去买药治自己的病痛,这也是罪吗?这是什么罪?如果买药治病也是罪,那么在中国,那么还有什么不是罪呢?

然而在中国,不但买药治病是罪,炼功治病更是罪。很多人修炼前百病缠身,修炼后无病一身轻,自己减少了痛苦,家人少操了心,国家节省了药费。然而他们的病好了,中共的迫害来了。是炼功活命,还是不炼等死,病患者只能选择其一。很多病患者左右为难,抑郁压抑。

“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法轮功前,我浑身是病,生不如死。修炼法轮功后,短短几天,所有的病都消失了。我身体好了,才能支撑这个家。”“我告诉你们每个人: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要再迫害我们!”这是2018年3月30日,戴着沉重的手铐和脚镣,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王锡玉的陈述。

身体病痛炼功好了,手铐和脚镣又被戴上了。王锡玉何罪之有?就因为他炼了法论功?如果是这样,那么他的活路在哪里?他的明天会怎样?

三、良知之灵

“这案子我真的办不了。”——曹斌是警察,负责假药案件的侦破工作。听了病人奶奶的告白,目睹黄毛因追捕而丧命,他这样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也许在此刻他是明白的:法律的威严是要维护人性的尊严,恶法非法,对恶法说不,才是真正的维护法律的神圣。

“人们的内心深处有一个精灵,我们做任何事情的时候,它都在观望着,每当我们想做坏事的时候,良知的精灵就会跳出来阻止我们,对我们说‘不可以’。但若这是一件该做的事情,精灵则不会做出任何举动。良心的谴责,会让我们对错的行为不安和不忍。”(苏格拉底)
虽然中共随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依然如故,但良心警察已经不再惟命是从。有的接到报警后,并不出警抓捕,有的走个过场就放人。重庆市大足区法轮功学员曾祥金于2018年1月16日被菜市管理和协警绑架,又被劫持到大足区北门派出所。曾祥金给员警讲真相,派出所当天放人。良心警察、正义律师、公义法官越来越多。听从内心良知的召唤,对迫害说不,不害人不害己,才会有社会和谐。

四、不忍之心

“我犯了法,该怎么判,我都没有话讲,但是看着这些病人,我心里难过,他们吃不起进口的天价药,他们就只能等死,甚至自杀。不过,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一天能早一点到吧。”——在法院,法官问程勇还有什么要说的,他如是说。

寻药找药,贴钱卖药,救人救命,是违法犯罪,那么金盆洗手还是知法犯法?程勇害怕过,怀疑过,退缩过,放弃过,彷徨过,最后还是选择救人。即使日日赔钱,即使手铐在身,即使铁窗牢狱,他无怨无悔。他不忍心,不忍眼睁睁的看见病人因吃不起药而病入膏肓,而跳楼自杀,而家破人亡。能救人,是幸福幸运的,也是前途未卜的。

很多人不明白:法轮功修炼者为什么在自身被严重迫害下坚持讲真相,因为讲真相就面临着中共的抓捕、酷刑、牢狱。其实,他们也是不忍。不忍看见众生被中共谎言欺骗,不忍众生被毒害后,造下谤佛害法之罪,继而走向危险与灾难。

让众生看见真相,让众生识破谎言,让众生明辨是非,让众生远离危险,这就是修炼者重压之下讲真相的缘由。每个人都会害怕、会犹豫、会彷徨、会放弃。当心中有别人,有了不忍,有了拯救,就不再恐惧,就有了力量。就会勇往直前,就会无畏付出。

五、感恩之心

电影中,程勇判刑后,带着手铐,穿着黄马甲坐在警车里,透过车窗向外张望。成百上千的病人,自发的站立在路旁,他们摘下口罩,直面为他送行。这一刻,他们不是药贩与病人的关系,而是恩人与知恩人的关系。这是一场无声的送别,没有诗句,没有哭泣,没有安慰,没有祝福,只有深情,只有目送,只有无奈。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面无血色,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满怀感恩。曾经给他们以生之希望的人,如今自己却锒铛入狱。这是闹剧,还是悲剧?病人的希望在哪里?程勇的明天在哪里?中国的未来在哪里?

病痛没有药治,可以去寻;金钱花光了,可以再挣;人没有感恩,虽生犹若死。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心怀感恩,真情回馈,是生命的灿烂,也是人性的光辉。很多法轮功修炼者,无论怎样迫害,都坚持说法轮大法好,这是他们发自肺腑的感恩,也是惊天动地的勇敢,让神佛敬畏,令苍天落泪。

四川成都的程怀根2006年修炼法轮功而绝处逢生,2015年5月13日在社区悬挂条幅“世界需要真善忍”,后被绑架、非法判刑4年,被劫持到乐山嘉州监狱,于2017年5月29日被迫害致死,年仅54岁。
程怀根表达感恩不对吗?世界需要真善忍不好吗?他罪重致死吗?

六、救人不是罪

在电影中,是活着还是死去,是坚持还是放弃,是卖药还是不卖,是自保还是掩护,是抓捕还是放手,这些都是人必须面对的问题。
人的良心时时在被拷问:如果救人违法,那么救还是不救?这是一个中共制造的两难的问题,也是一个无解的方程,让人左右为难,无所适从。而事实上,跳出对错,跳出事件,用朴素的道德来衡量,才知道:救人不是罪,救人是大善。

儒家孟子讲:“无恻隐之心,非人也”。佛家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希伯来语中有“救一人即救世界”。见死不救,心无恻隐,是披着人皮的兽,是禽兽是非人。慈悲是最好的真诚,救度是最大的善举。这是至高之真理,人性之根基。

法律的宗旨是以人为本,维护人得公平正义。法庭是裁判是非、审判罪恶的殿堂。而中共的迫害,颠倒了是非善恶,导致了法制的黑暗,更加剧了道德的崩溃。也就是说:中共对人权的践踏才是最大的违法犯罪,揭露迫害无罪,救人无罪。

请记住:人权至上,恶法非法,信仰无罪,救人无罪,真相无罪。
如果现行的迫害政策是恶法,是害人的。那么,作为执法者的警察、检察官、法官站中共一边,就是协同中共在迫害民众。事实上,如果没有百姓的告发,没有警察的抓捕、没有公诉人起诉、没有非法审判,迫害政策根本执行不下去,也就不会有几千个炼功者被酷刑折磨致死,也就没有千百万个家庭支离破碎,更不会有几百万人的迫害持续十九年之久。

站在时代的立交道口,我们应该怎样对待法轮功的被迫害?是出于人性的同情体恤、理解帮助、正义扶持?还是站在中共一边的谩骂指责、告密陷害、酷刑折磨?你的良知精灵会提醒你,还会制止你。听从良知召唤,不害人害己,就不会误入歧途,才能走向光明。

《我不是药神》再一次告诉世界:救人不是罪!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7-23 2: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