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彼得:上则不为而无意为 下则为之而有意为

人气: 26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3日讯】

从世足到少足

论命,有时是天生的,它造就了人的性格,通常刚烈、耿直、做人处事有碟话碟就容易得罪人,倘若遇到的人是心胸广阔、不拘小节,或许还能些许宽容,然而忽略了他人的感受,就非三言二语可以说完。尤其是在政治的领域上,如果天生是这种四处得罪人的性格,所可能引发的冲突,就很难加以评估,我们的总统川普就带有这种象征。不过也不用替他着急,从命格上,天常会巧妙的安排,自然会在某些事务上,具备足以绕过人事掣肘的能力,简单的说,就是“命”。

我们看到了泰国政府在“少足探险队”遇险时,不惜人力物力的救援,态度谦卑接受各国专业救援人员的帮助,一切以救人为前提,令人深深的感动。更令人窝心的是,即使已有一个救助人员遇难,并未令他们放弃与却步,包括民间采燕窝的人,带着家乡人的筹款,放弃工作到现场参与救援。抽水令附近稻田受到水浸,农民亦毫无怨言,只希望能救到人,一个国家从政府到民间,如此的“尊重生命”,是值得世人敬重的。

泰国各大媒体的报导中,我们竟看不到有任何一则新闻是讉责带小球员进去山洞的教练,反而都是赞扬他具有责任心,留守洞穴照顾每一个小足球队员,有队员的母亲还表示:“若不是他陪伴在我儿子身旁,儿子可能已凶多吉少。”这名教练在十岁时由于父母双亡,曾出家为僧,后因须照顾年迈患病的祖母而还俗,在危急中把自己所有的粮水分给队员,又教他们啜石饮水,用冥想保存能量,反倒在最后成为13位获救人中,身体最虚弱的一位,成了人间的菩萨。

今年足球世界杯,在俄罗斯的莫斯科平安成功的举行,所有过去曾发生在世足赛的意外事件,在事前;因为俄罗斯和英国素有恶名,更是被绘声绘影,造成紧张的气氛不断。然而当比赛正常进行时,竟成就了一个令人寡目相看的情况,在竞技场上出现了安祥与平和,虽然一些结果跌破专家的眼镜,不少劲旅被淘汰出局,但更引人注目的是,没有任何意外发生,造成人命的伤亡。

我们从头到尾,只全程的观赏了克罗埃西亚与法国的决赛,虽然赛前睹盘一面倒,都押法国赢,从实力上而言,也绝对是法国略胜一筹,但在观看时,一直是把心情押在克罗埃西亚的表现上。主要的原因,仍然是这个只有430万左右人口的小国,竟能争到打入世足冠亚军的决赛,真是不可思议,尤其是听到50岁的女总统,坐着经济舱到俄罗斯看球队比赛,并为球员加油,进到他们的休息室,与一身臭汗的队员们握手探望,那种亲和、温暖,在目前的世界秩序中,充满了领导人给力的“正能量”。

决赛克罗埃西亚的球员将士用命,整场都不亚于法国队向球门叩关,只可惜战术运用差法国队一级,叩关频频却没有斩获,反倒是法国队只要有机会就立即得点,因此克罗埃西亚虽败犹荣。女总统在输球后,笑容满面大方的拥抱法国总统,并恭贺法国的得冠,竟没有一点的失落与做作,使人们重新的记忆起这个久经战乱的小国,重新健康的烙印在世人的心目中,“克罗埃西亚”平安!(得到世足亚军的克罗埃西亚队,获得2600万欧元的奖金,除去足协拿走的部分,剩下的他们竟全数捐给儿童基金会,本身并不富裕的球员,能做这样的取舍令人刮目相看,据说这在克国已是一种常态。)

 民主党的共主是谁?

做为民主党党代表,我们不只一次在与同党政客的交换意见中,强烈的表示,不要光只顾着“骂川普”,我更希望听到的是,谁能强而有力的与川普在2020年一较高下?谁能有条理的使美国选民认同并否定川普的决策?民主党本身的问题不少,自由主义的年轻一代罔顾一切的在党的初选中把老一代干掉,并不代表他们一些激进的主张,能在大选中,可以被不分党派的选民所接受,而这就是民主党的“软肋”。

未来我们看到的是,民主党在台面上有不少跃跃欲试的人选,却缺乏能主宰局面的共主,我们从1976年看到新人出现,并能趁势而起,就再也没有见到过。1992年柯林顿以阿肯色州长赢得大选,是因当年民主党在中东战争后,没有人敢出来与老布希较量,柯林顿的命如日中天,原本被认为是炮灰的主,竟成了美国总统,才使我们有机会在1993年参加他的就职大典。(目前民主党的候选人中,绝对的超过10人,还不包括纽约州州长葛谟,倘若将来党内初选,充满相残血淋淋的腥味,如何有序的与共和党候选人作战?而且我现在几乎都可以感觉到那熟悉的血腥味。)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7-23 3: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