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学员受邀在美参院揭露中共迫害

7月23日,来自中国辽宁的法轮功学员迟丽华和16岁的女儿徐鑫洋受邀参加了美国国务院宗教自由部长会议的首场边会,讲述其家庭遭遇。(方明/大纪元)
人气: 51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美国华盛顿DC报导)7月23日,来自中国辽宁的法轮功学员迟丽华和16岁的女儿徐鑫洋受邀参加了美国国务院宗教自由部长会议的首场边会,讲述其家庭遭遇。

来自中国辽宁的法轮功学员迟丽华(左)和16岁的女儿徐鑫洋(右)。(方明/大纪元)

这场边会在联邦参议院大楼举行,主题聚焦发生在中国的宗教迫害。迟丽华的发言稿现场由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副主任Larry Liu代读,以下是她的发言译文:

2001年2月4日,我和丈夫徐大为因印刷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资料,在辽宁沈阳被捕。

警察将我们带到“610”办公室,我被锁在一间受刑室中。两个高大的男子粗暴地打我的头和脸,一人脱掉我的外套,抡起他的大皮鞋猛打我的背和头部。我被打得晕头转向、呕吐、耳朵嗡嗡作响。当时,我和丈夫结婚8个月,怀有身孕。

我后来得知,绑架我们的警察获得5万人民币(8千美元)“奖金”。

我被关押在辽宁省看守所一个月,因怀孕被保外就医。但是,我的丈夫徐大为被判刑8年;在此期间,被转过4座不同的监狱。

女儿一个月大的时候,我带着她去监狱看过他。在女儿只有4个月大、没有断奶的时候,我再次被捕。9天之内,我几乎被折磨至死,然后才被放回家。

丈夫8年冤狱期间,我带着女儿和家人到不同的监狱去探监,希望能见到他。不幸的是,我们大多数时候不被允许见他,因为警察说徐大为没有转化、没有放弃修炼法轮功。

丈夫在凌源监狱被关押期间,我接到那里一名犯人悄悄打来的电话。他说,他忍受不了那些狱警那样折磨我的丈夫:狱警指使犯人用针扎他的手指和脚趾,将他绑在柱子上,用电棍电击他,用破布等东西塞住他的嘴。

他还告诉我,徐大为被折磨得如此严重,以至于他都难以呼吸。监狱医院诊断,我丈夫胸腔有积液(肺积水)。我还得知,我们寄给大为的钱,他从来没有收到过。

8年监狱期满,我丈夫被释放回家。他骨瘦如柴,身上伤痕累累,脖子有被勒过的痕迹,腹部有被电棍电击的印迹。

回家13天,他就离世了。那13天里,他有时清醒有时糊涂。清醒时,他告诉我:在沈阳东陵监狱期间,他被注射了损伤神经的药物,并被迫服用了不明药物。

那13天,是我女儿和她父亲共度的唯一时光。当时,她才8岁。

丈夫离世后,我多次向当地政府申诉。数百个村民在我的请愿书上签署了他们的真实姓名以示支持。因为我的申诉,警察再次要抓捕我。我和女儿被迫逃离家园以免再次遭受迫害。2014年初,我飞抵泰国,申请了联合国难民。2017年,我们被安置到美国。

感谢联合国难民署和美国政府对我们的营救,希望你们继续支持那些还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数百万的法轮功学员。#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8-07-25 11: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