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中共渗透美国 拉拢政要当“带路党”

随着中共加大海外渗透力,其在华府及美国政界拉拢盟友的手段也趋老练。美媒日前披露,不少卸任的美国政府高层人士如今成为中共的说客,走入“带路党”行列,数量之多令人咋舌。 (Getty Images)
人气: 488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随着中共加大海外渗透力,其在华府及美国政界拉拢盟友也更加不择手段。美媒日前披露,不少卸任的美国政府高层人士如今成为中共的说客,走入“带路党”行列,数量之多令人咋舌。

美国新闻和政治网站“The Daily Beast”日前发表一篇调查性文章说,中共不但在华盛顿政治圈聘请游说和公关公司为其利益代言,而且也雇​​用了众多的前美国官员和议员作为游说者,他们有的曾在国会中地位很高,有的曾在政府敏感部门如中央情报局工作,还有的曾帮助美政府起草国家网络安全战略及制定网络安全措施。

文章说,虽然目前看起来华府政界一切如常,但有些人已有所警觉。

“20世纪80年代(冷战时期)没有人会(在美国)代表俄罗斯政府,但现在你却发现有这么多的人在为中国(共)政府游说。我在国会任职34年。我觉得这令人震惊。”前国会众议员、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共同主席沃尔夫(Frank Wolf)说。

中共拉拢美国精英为其服务

“The Daily Beast”总结了一些较具份量的政界人士和官员,他们或为中共游说或其商业利益与中共密切相关。其中包括前众议院议长博纳(John Boehner)。

博纳在2015年卸任众议院议长后,加入了“Squire Patton Boggs”公司,担任战略顾问。这家游说公司长期代表中共驻华盛顿大使馆,为其提供美国国会事务方面的咨询,包括国防授权法案和有关美台、美港关系、南中国海、人权等方面的议题。

博纳还曾在1990年代晚期主导促成中国获得最惠国待遇。

在中央情报局(CIA)服务28年的菲利浦(Randall Phillips),结束了驻北京站主管任期。在离开CIA后,菲利浦出乎意外的选择了留在北京,加入了私营调查公司“Mintz Group”。众多来源告诉“The Daily Beast”说,菲利浦决定在北京兜售自己的服务,引起CIA的关注和不满。

霍尔兹曼(Mike Holtzman)曾在总统行政办公室工作,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担任美国贸易大使在公共事务方面的特别顾问。后来又在小布什政府期间担任国务院政策规划人员的顾问。

霍尔兹曼后来成为公关公司“BLF Worldwide”的合伙人,曾负责管理中国申办2008年奥运会的活动。霍尔兹曼目前登记为“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的外国代理人,为其提供服务,以促进该基金会在美国的利益,包括扩大第三方支持者,进行媒体投放,安排代表团访华,支持CUSEF与美国的活动。

CUSEF由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在2008年设立。CUSEF这些年来将大量的美国记者、学者、政治和军事领袖带到了中国大陆。

虽然CUSEF否认其是中共的一个机构,但《外交政策》去年11月28日披露,CUSEF与中共军方(PLA)的项目有合作;在2016年,CUSEF花费近66.8万美元来做游说工作,雇用美国游说公司Podesta Group(现在的Squire Patton Boggs)和其它公司在国会就“中美关系”进行游说。而去年从年初到12月为止,该基金会已经在游说事务上花了51万美元。

此外,CUSEF还每月向BLJ Worldwide支付2万9,700美元的费用,除了推广基金会的工作外,还运行一个名为“中美焦点”(China US Focus)的亲中共网站。

曾担任众议院议员、美中工作小组共同主席的布斯塔尼(Charles Boustany),2017年离开国会后,加入了游说公司“Capitol Counsel”。他根据FARA注册为外国代理人,代表美中跨太平洋基金会(U.S.-China Transpacific Foundation),该基金会位于拉斯维加斯,其网站上写明,是由中共外交部相关部门申请。

该基金会在2017年底向Capitol Counsel提供了5万美元的初始费用。根据FARA 网站上的一份公开文件,Capitol Counsel的任务之一是将美国国会议员代表团带到中国。

普尔蒂(Donald Purdy Jr.)曾是小布什政府白宫的工作人员,在2003年帮助起草了美国国家网络安全战略。之后,转到国土安全部工作,并帮助制定网络安全倡议,担任国土安全部和美国政府的重要网络官员。后来他被华为聘用为美国业务的首席安全官员。

除了上述官员外,“The Daily Beast”列举的例子还包括前众议院议员克里斯坦森(Jon Christenson)、前美国驻华大使雷德(Clark T. Randt, Jr.)、前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萨盟(Matt Salmon)、曾担任职业外交官的佛斯坦(David Firestein)以及世界银行集团前主席沃尔芬森(James D. Wolfensohn)。

中共在美建立人脉 让美国人替自己发声

《外交政策》称,中共正在海外偷偷地重塑国外公众舆论和海外国家政策。

詹姆斯敦基金会研究员马蒂斯(Peter Mattis)表示,中共已经学会将其想要传达的信息渗入到美国人的特定群体中,然后再由这些人去施加影响。“有谁能够比美国人能够更好地影响美国人呢?”

“如果它们(中共)在正确的地区培养了足够的人,就无需直接出手发出自己的声音,也能够改变政策辩论。”马蒂斯说。

报导举例说,中共军队与美国合作的项目之一是“三亚倡议”,这是一个集结美中两国前高级军事领导人的交流计划。根据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2011年年度报告摘录的部分,在2008年2月,“三亚倡议”项目中的中方人士要求参与该项目的美国前高级军官说服五角大楼,延期发布即将公布的有关中共军事建设的报告。

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访问学者提弗尔德(Glenn Tiffert)持和马蒂斯类似的观点。他说,通过对在美国有影响力的人施加影响,中共可以实现让美国人把信息传达给其他美国人的目的。这比中共官员来传达那些信息要有效得多。华府需要明确美国机构接受中共献金的程度。“人们开始问到,一个为吹笛者出钱的人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控制吹笛人的曲调?”

“中国通”白邦瑞:美国应大力研究“带路党”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6月20日就其最新发布的报告“中共对外干预活动”举行研讨会,讨论中共在西方国家的渗透活动,并提出一揽子的全球应对计划建议。报告指出,中共不惜花重金在海外扩展影响力,每年相关的经费达到了约650亿人民币。

报告还说,中共利用金钱作为施加影响力的资本,借助“带路党”(Western Enabler),即那些乐于同共产党合作的西方人的帮助,创造一种长期寄生关系。

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美国知名的“中国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说,报告提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概念,也是今后美国智库和媒体应该花大力气研究的对象“带路党”。

“这些跟着共产党跑的西方人至关重要,”他说,“不仅仅因为他们可能会讲中共的好话,也因为这些人可以帮助中共理解那些他们试图影响的辩论。”

白邦瑞上个月刚刚从北京返回美国。回美前,他在那里亲眼目睹了两名统战部前官员向80家智库的专家部署如何反击白宫即将出台的一份有关中共威胁的报告。这些反击论调往往设计得很精巧,比如宣扬中国很弱小,很贫穷,不可能称霸世界。以此来弱化外界对中共威胁的看法。一些跟着共产党跑的御用西方学者专门撰文、出书宣扬这种理论,再通过海外宣传平台放大这些声音。

华为的游说曾警醒美国政界

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曾在BBC上发文说,从上世纪末开始,中共开始在游说业务上投资;从2004年开始,游说扩大规模;从2005年开始,中共驻美大使馆还和Hogan & Hartson与Jones Day两家公关公司长期合作,从事对美政府、国会和智库等机构的游说工作。Jones Day的主要业务是在台湾、西藏、宗教自由和经贸汇率问题上向中共提供简报,并代为联络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与中共政府有合作关系的美公关公司最多时曾达到8家。

卡特政府时期的美国贸易代表施特劳斯创办的Akin Gump Strauss Hauer & Feld 2005年受聘中海油,为收购尤尼科石油公司一案游说。中海油支付了315.92万美元,高居当年单项游说活动佣金排行榜第二名。

美国国会2012年6月批准一项修正案,禁止总统、副总统、国会议员、大使等在离职后10年内为包括中国在内的某些国家政府游说。

华为的案子被认为是促使美国国会通过以上修正案的因素之一。国会因为来自中共的间谍活动,当时正在敦促华为与中兴说明它们与中共政府的关系。但华为却想通过游说让美国国会放弃这种追查。美国之音称,华为至少雇用过两名前美国国会议员。

美国众议院2012年的一份报告披露,华为为中共军队的精英网络战机构提供特别网络服务。美国私营公司被强烈警告需考虑跟华为做生意的长期安全风险。

《纽约时报》透露,华为当年在游说上就花了120万美元。

虽然中共对海外的渗透是一种隐晦的形式,因此从来都否认干涉它国内政。但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已经逐渐意识到被渗透问题的严重性,并要求进行强烈抵制。澳洲便是一个典型例子。为防止中共进一步渗透,今年6月,澳洲国会以压倒性投票通过了打击外国干预法案。#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7-26 6: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