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陌生人一句话帮他闯过巨难

汪洋(手拿传单的男士)在渥太华闹市区讲真相。(李剑/大纪元)

人气: 272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7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梁耀报导)“第一天被非法关押在郑州白庙劳教所时,我谁也不认识。当我从第一个牢房走到最后一个牢房取被子时,有一人对面走来,轻声说,‘千万不要转化(指放弃信仰)!’当时这句话对我触动非常大,多鼓励的话呀,我才知道那里面有很多同修,同修的鼓励也让我的信念更坚定了。”

汪洋是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一家驰名世界的软件公司的高级工程师,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他做过项目经理,是单位技术骨干。然而,十九年前,他在中国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大法修炼人一样经历了惊涛骇浪,很难想像的是,帮他走过多年磨难、让他念念不忘是上述那位陌生人的一句话。

得法之初

在还是一个大学生的时候,汪洋身体特别不好,在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气功后,于1998年5月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

一年多后,汪洋的身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但摆脱了疾病,在精神层面的变化如醍醐灌顶一般。自小对传统文化感兴趣的他以前也曾学过佛家、道家、儒家的经典,“但是都觉得没有法轮功讲的这么清楚、这么真切,法轮功的著作通过浅显易懂的文字解答了我人生中许多困惑的问题,让我心服口服,”他说。

亲身经历的七二零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当年的情景对汪洋来说,至今还历历在目。

七月二十一日一早,他就骑车去了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要求停止迫害。去之前,他没和父母说,怕他们担心,只是给女朋友打了一个电话,“因为她也知道自己炼功,我打电话说:‘如果我回不去,知道我怎么回事就好。’”

看到许多法轮功学员都已经站在了信访办前的马路边上,挤得满满的,但排得很整齐,岁数大的学员,坐在里面,年轻一点的站在外面。

他描述说:“大概十点多,开来了许多的公共汽车,下来了许多军人,开始把法轮功学员往车上扔,而且越来越野蛮。法轮功学员开始就是手挽着手,尽量不被拉出去,那些军人就强行将我们扔上车,有的拽头发,有的就一个人抬手一个人抬脚,甚至几个人扔一个人。全部都上车后,车就开动起来了。”

在车上,很多法轮功学员给军人讲真相,这些军人虽然不说话,但也挺感动的。后来他们被拉到丰台体育场,所有人都被关起来。因为天气炎热,大家就坐在那学法、交流。

直到下午四、五点钟,大门开了,好多人就从那里面出来了,汪洋也从里面出来了,然后就坐车回到了国务院信访办门前,看到那里已经清场了,他找到自己的自行车,离开了,当时,夜幕已经开始降临。

当天,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基本都被放了,但是,许多外地法轮功学员被当地驻京办的人带走了。第二天广播、电视等媒体就开始滚动播出诬陷法轮功的宣传。

“同修的一句话让我更坚定”

七二零之后,面对铺天盖地的打压和家人的反对,让汪洋也经历了一段很严肃的思考,他说:“思考自己到底走的对不对,大概挣扎了一、二十天,最后就坚定了,认为我走的路对,就一直走下去。”

后来,汪洋即将毕业去外地工作,“在大学毕业和工作交接那段时间,大学里的人都知道我炼功,但是单位的人都不知道。在外地工作的时候,我就想办法让周围同事,让他们都了解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自己是知道真相的,而很多人是不了解真相的,就是听电视上宣传,所以当时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讲真相。”

在他工作的河南省,因为在家里上网讲真相,当地警察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查到家里的网址,2001年6月的一天,警察把汪洋从公司带到宿舍,并抄家。

“因为我当时电脑里有很多法轮功相关的资源,在网上发了很多真相材料,因为这个,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后来又转到劳教所。”

汪洋被非法关押的劳教所是郑州白庙劳教所,“第一天被非法关押在郑州白庙劳教所,谁也不认识。我从第一个牢房走到最后一个牢房,取被子时,有一个人对面走来,轻声对我说,‘千万不要转化(指放弃信仰)!’当时那句话对我触动非常大,多鼓励的话呀,我才知道那里面有很多同修,同修的的鼓励也让我的信念更坚定了。”

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

在那里,汪洋认识了许多大法弟子。那里和其它劳教所一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强制转化”,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每天把你关到一个很小的屋子里,坐小板凳,很矮的一个小板凳,一坐就一天,还给你看诋毁法轮功的洗脑宣传片。”

劳教所还强迫每个法轮功学员写体会,诋毁法轮功。汪洋就利用这个机会,写了好多法轮功真相,说明为何自己要坚持修炼法轮功,然后给警察、狱警看。

“我对他们讲,让我放弃信仰,首先你得说服我,不管你是劳教所所长还是谁,我都跟他们挨个说,他们无法说服我,我却可以说服他们,所以当时在那个环境里他们还是比较佩服我的。另外,法轮功学员之间也很团结,互相鼓励。”

汪洋说,“当时在我进来几个月以后,进来一个老人,岁数很大,进来的时候很健康,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身体就出现异状,脚就开始起大包。因为炼功,他可以练好,但是因为它(劳教所)不让炼功,之后很快就不行了,然后就去世了。”

当时也有大法弟子抵制迫害,包括不穿号服,绝食等,他们受到电棍电击等折磨。

汪洋说:“但是其实那些警察还是挺佩服大法的,大法弟子一般来说能力也都挺强的,当时我们那个环境,邪不压正。”

最后他没被所谓的转化,“他们也无计可施,我就堂堂正正的出来了。”

信仰的力量让我们风雨同舟走过磨难

汪洋说:“法轮功学员是一体,在劳教所那么严酷的迫害下,大家互相鼓励,那真是非常令人感动,后来我出来才听说,其实我刚出来,国外就报道了。我以前同学也说,知道我这个事儿是从明慧网上看到的报导。”

“国内国外也是一个整体,包括在监狱里、在劳教所里被迫害的同修,有海外大法弟子的支持,其实,这种力量我觉得给他们的鼓励还是挺大的。所以是信仰的力量吧。”

汪洋后来和女友结婚,并有了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妻子也得法修炼了。一家人移民至加拿大。出国后,汪洋和家人修炼更加精进。十几年如一日,通过各种方式向人们讲清法轮功真相。

“因为我自己也被迫害过,国内目前还有那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自己不能坐视不管,还得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们。”

通过长期讲真相,汪洋看到了身边的变化,以家人为例,因为受共产党的洗脑教育和无神论宣传,父母从一开始的反对,甚至认为他不太正常。后来汪洋的父母也出来探亲,看到海外的真实情况,跟国内想像的完全不一样,所以他们慢慢的明白真相了,也都做三退了,甚至回去也跟其他人讲。他说:“人心的变化非常大。”#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8-07-27 12: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